2018年03月20日 星期二


藏族美术学者康·格桑益希

唐卡艺术发展应寻求修行与市场间的平衡

2015-05-08 11:18:19   来源:中国民族报   作者:李媛

唐卡,是用彩缎装裱后悬挂供奉的宗教卷轴画。这一藏族文化中独具特色的绘画艺术形式,因其内容涉及藏族历史、政治、社会文化生活等多方面,被称为“藏族的百科全书”。唐卡不仅在藏族百姓心中具有神圣的地位,也是藏族文化的一张靓丽名片。近年来,随着人们对藏族文化了解的加深,以及收藏市场对唐卡的追捧,社会上掀起了一股“唐卡热”。怎样正确认识唐卡艺术?唐卡画师、藏族美术学者康·格桑益希对此作了解读。

\

\

\

  唐卡,是用彩缎装裱后悬挂供奉的宗教卷轴画。这一藏族文化中独具特色的绘画艺术形式,因其内容涉及藏族历史、政治、社会文化生活等多方面,被称为“藏族的百科全书”。唐卡不仅在藏族百姓心中具有神圣的地位,也是藏族文化的一张靓丽名片。近年来,随着人们对藏族文化了解的加深,以及收藏市场对唐卡的追捧,社会上掀起了一股“唐卡热”。怎样正确认识唐卡艺术?唐卡画师、藏族美术学者康·格桑益希对此作了解读。
 
  问:唐卡是一种古老的藏族文化艺术形式,请您简单介绍一下它的发展进程。
 
  康·格桑益希:从公元7世纪有相关文字记载算起,唐卡已经有1300多年的历史。在漫长的历史长河中,唐卡经历了盛衰、融合、传承和发展的过程。
 
  据《大昭寺志》记载,吐蕃赞普松赞干布在一次神示后,用自己的鼻血绘制了《白拉姆像》,由文成公主亲手装帧。这是藏族的第一幅唐卡。五世达赖喇嘛在其《释迦佛像记·水晶宝镜》中,也明确记载了此事。
 
  在公元7世纪到8世纪,唐卡开始了缓慢的发展。之后的一个世纪,是西藏比较动荡的年代,直到公元978年(历史上称为佛教后弘期元年),鲁麦、喜饶楚臣等人在桑耶寺、噶迥寺授徒传法,佛教在西藏地区再度传播。公元10世纪,唐卡艺术迎来了第二个春天,开始稳步发展,风格凸显,逐渐形成了勉唐、钦则、噶玛嘎孜、热贡等画派。
 
  问:现在,唐卡艺术受到越来越多人的追捧。我们应该如何欣赏唐卡?
 
  康·格桑益希:对唐卡的理解分两种:内容的理解决定高度,技艺的理解决定水准。一般来讲,文化内涵、绘画技巧、用金多少,是衡量一幅唐卡价值高低的主要元素,三者缺一不可。但在现实生活中,大多数时候,唐卡的价值与观者的取向有关。不同的需求、兴趣爱好,会使收藏者对唐卡价值的衡量各有侧重。
 
  唐卡讲究“修心”。好的唐卡一看就会使人身心愉悦,心灵得到净化;不好的唐卡不仅视觉效果不佳,还会因为度量失调,或者内容存在错误,使人产生误解。
 
  问:一些当代画师主张,将唐卡的传统技法和现代绘画风格相结合,创作一些现代题材的作品,您如何评价这种现象?
 
  康·格桑益希:用唐卡来表现当今的现实生活,表达现代人的情绪,这是很好的,这种变化也是合情合理的,我也曾画过10年的创新唐卡。当时,我的老师李焕敏对我有三点要求:一是要坚持以线造型,这是东方绘画、也是藏族绘画的关键技巧;二是要深入生活,多和群众交朋友,发现新题材,表现新动态,这是一个画师的时代使命;三是作为一名藏族画家,必须走民族化道路,无论是在继承传统,还是创新开拓的时候,这一点都非常必要。
 
  问:您如何看待唐卡艺术传承与发展的关系?
 
  康·格桑益希:其实,唐卡的发展一直在与时俱进,不断创新。比如,医药学唐卡、格萨尔说唱唐卡等,都是根据人们的生活需要而产生的。唐卡的功能也逐渐改变了过去单一的宗教色彩,以更多元的形式存在于生活之中。近年来,西藏启动了“百幅唐卡工程”,涌现出很多现实题材作品,比如,纪念川藏公路和青藏公路通车、纪念解放军进藏等重大事件的作品,这些都非常好。
 
  但是,现在社会上也存在滥用藏族文化符号进行创作的现象,这是对藏族文化的不尊重。我相信,这些不尊重民族文化的画法,会因为没有市场而逐渐消失。
 
  唐卡的创新,还体现在绘画技法上。最近,耷·琼培画师创作了一组线条极其简洁却传达了丰富精神内涵的唐卡作品。唐卡是对人进行教化的工具。简单的线条、画面,同样可以浓缩深刻的道理。
 
  唐卡创新是个大课题,但无论如何创新,传统不能丢,根不能丢。
 
  问:过去,唐卡对于画师而言是一种修行,然而,今天画师的创作越来越注重市场的考量。作为一名唐卡画师,该如何在修行与市场之间寻找平衡?
 
  康·格桑益希:唐卡传承,过去靠寺院传承和家族传承两个渠道。现在,唐卡传承走入民间,政府、企业家开办的画院、传习所以及家族传承,成为唐卡传承的主要方式。
 
  近年来,我经常到基层考察。有时,看见画师们在优雅的环境中安安静静地作画,我找到了一种精神家园的感觉。作为画师,我非常羡慕他们。游客们可以敲门进来,与画师交流,选购自己心仪的艺术品。
 
  以前,唐卡只为藏族同胞服务,是纯粹的宗教信仰文化,只具有供养功能。改革开放以来,越来越多的游客、学者走进藏族聚居区,唐卡的艺术价值被开发出来。在这种情况下,唐卡怎么走,面临着重要关口。
 
  在经济利益驱动下,出现了许多粗制滥造的作品。对此,我认为不必过度紧张。在市场经济背景下,不可能要求画师不受社会环境的影响。应该认识到,首先,唐卡市场化有助于解决就业问题,这对藏族聚居区的社会稳定是有益的。其次,随着消费者鉴赏水平的提高,必然会对唐卡质量提出更高的要求,这是促使画师提高素养的最大动力。通过以上两点,我们不难看出,市场化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现在,最大的问题是,有的作品文化内涵差了一些。很多人是因为失业,才把画唐卡作为谋生手段。传统的唐卡绘画,讲究用修行来体现文化价值,它是一种修炼式教育,需要时间。因此,我呼吁,寺院恢复工巧明学院,从文化、技巧、做人等方面,全方位提升画师素养。
 
  问:您认为,未来唐卡艺术发展空间在哪里?
 
  康·格桑益希:可以说,当今唐卡迎来了发展的“后弘期”,国家、政府、社会机构、民间都在努力。如果各方面能加强合作,形成合力,我相信,唐卡艺术必将与时俱进地迈向更加美好的未来。

上一篇:西藏军区:救助站里的“光明使者”
下一篇:藏援尼警务联络官尼玛云旦:不负人民却负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