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藏:曾经是郭将军的兵 不能丢郭将军的脸

2015-03-17 15:44:20   来源:中国警察网    点击:   作者:郑永波 宋歌

“时间过得很快,一转眼算算在西藏也已经27个年头喽,但是自己回想一下,当新兵的那两年还是记忆比较深刻的,特别是与郭毅力将军接触的日子,更是记忆犹新。现在想想,我在西藏工作的时间,有很多时候都是以郭将军为榜样才走过来的。”提起郭毅力将军,卢家林政委感慨万分,对郭将军的尊敬溢于言表。

  郭毅力将军在任西藏公安边防总队聂拉木边检站政治委员时,现任聂拉木边检站政治委员的卢家林同志是还一名入伍刚到部队的新兵,然而仅仅一年多的接触时间里,郭政委以站为家、吃苦耐劳、固守边疆的忘我精神给卢家林同志留下了深厚的印象,也极大地影响着他以后27年在藏的工作生活。

  “时间过得很快,一转眼算算在西藏也已经27个年头喽,但是自己回想一下,当新兵的那两年还是记忆比较深刻的,特别是与郭毅力将军接触的日子,更是记忆犹新。现在想想,我在西藏工作的时间,有很多时候都是以郭将军为榜样才走过来的。”提起郭毅力将军,卢家林政委感慨万分,对郭将军的尊敬溢于言表。

  卢家林政委告诉我们,27年的西藏工作生活中有太多的故事、太多的心酸,他只希望用这些事情来缅怀他尊敬的政委——郭毅力将军。

  冒着被杀的危险,在边境线打击违法犯罪活动

  卢家林同志最初在聂拉木边检站工作的时候,部队的条件非常差,守护的中尼边境线在出入境现场距离中尼友谊桥的8.9公里范围是完全敞开的,让许多偷渡和走私分子在政治利益和金钱的驱动下,无视国家法律和双边约定,疯狂地在边境线上进行着各种非法活动。

  1996年夏天的一个晚上,边检站收集到一条情报线索:十余名尼泊尔边民将于近日携带大量走私物品夜间由中尼界河波曲河上搭桥偷渡入境,企图谋取非法暴利。那时卢家林还在聂拉木边检站监护班当班长(当时是干部当班长)。受领任务后,卢家林带着8名干部与监护班12名战士开始了设卡堵截行动。

  樟木镇地处亚热带原始森林,每年半年雨季、半年旱季。雨季每天都下雨,且树林中蚂蝗特别多。

  第一天的蹲守从晚上22点到第二天早上6点,8个小时中整整下了5个小时的雨,一行人在轮流值守的情况下在雨中坚守到第二天早晨,结果却没有等到任何情况。卢家林回到单位后换衣服时却被吓坏了,只见全身上下叮满了不下30只蚂蝗,一个个吸的全身圆圆的,依然紧叮不放。被蚂蝗叮过的人都知道,蚂蝗叮咬后,如果硬扯,蚂蝗很容易被扯断,一旦蚂蝗被扯断,其吸盆就会留在伤口内,容易引起感染、溃烂。而且蚂蝗叮咬后的伤口也很难止血、愈合,一般在取下蚂蝗后还会流血5-7个小时。

  第二天晚上,卢家林又带领大家在简单的防护下再次前去蹲守。直至凌晨2点多,14名可疑人员背着一包包东西出现在边检官兵的视线范围内。负责指挥的卢家林在可疑人员走进伏击范围内后果断下令出击。看到边检官兵们手中的枪械,原本就做贼心虚的他们纷纷丢下东西,四散逃跑。其中一人更是不要命的冲出包围圈后纵身向波曲河中跳去。由于夏季雨水充足,波曲河水流很大,加上峡谷中有很多的巨石,一不小心,很容易撞到巨石上丧命。卢家林看到有人要逃跑,二话没说跟着就跳下了河里。最终将所有走私人员全部抓获,并缴获虎皮4张、犀牛角25对、象牙饰品40付、水獭皮116张、名贵药材35公斤。

  由于卢家林经常带领战士打击走私偷渡,也由此成为了一些不法分子的眼中钉,甚至有人悄悄放出话来,让他小心一点,迟早要将他置于死地。面对不法分子的恐吓,卢家林没有丝毫的退缩,他说:“我是一名边防军人,和违法犯罪势不两立!”

  在西藏,与大雪和严寒的战斗从来没有间断过

  回忆起在西藏的日子,卢家林最难以忘记的经历中总是少不了大雪和严寒,他说有好几次自己都是在大雪和严寒中与死神擦肩而过。

  2002年3月初,刚刚从聂拉木边检站调到普兰边检站任账务科副科长的卢家林,接到任务带车前往拉萨接新兵回单位。那时条件艰苦,单位没有客车,卢家林带着一辆东风车便与驾驶员出发了。从阿里到拉萨的219国道路况非常差,全是典型的“搓板路”,1300余公里的路程车要开3天,还要起早带晚。

  按计划,第一天要在晚上9点左右天刚黑时赶到日喀则地区的帕羊镇休息,可让人没有想到的是,当车辆刚过阿里的最后一站——马攸桥二线检查站不久,开始下起了暴雪。很快道路就被大雪全部覆盖,驾驶员最终也因为找不到路而迷失了方向,原来只有1个小时的路程,两人在山里转了5个多小时硬是没有走出来,那时的西藏还没有通手机,和单位也联系不上。看着车辆指示仪表上的油表指针逐渐在向零靠拢,又冷又饿的两人渐渐陷入了绝望。如果找不到帕羊,两人在零下20度的严寒中将非常危险。卢家林拿起电筒下了车开始了仔细的搜寻,最终,他看到了一根电线杆,一根木头桩子的电线杆。“对,顺着电线杆走肯定可以找到帕羊。”卢家林一下子有了希望。就这样,又在风雪中挣扎了1个多小时的两人终于看到了星星点点的亮光——帕羊镇上的灯光。到达帕羊的时候车辆的油表也开始了不停的报警。

  卢家林告诉我们,像这样的情况还有很多。还有一次他带车从拉萨运送物资到聂拉木,半路车辆因配件损坏无法行驶,他只好拦了一辆东风货车到日喀则买配件,车上坐满人他只有坐到货箱里,等到达日喀则时人已经冻得僵硬无法从车上下来了。

  回想过去,愧对最多的还是默默为自己和家庭付出的妻子

  从1997年结婚的18年来,卢家林大部分时间都在单位,和家人一直是聚少离多。每一年,妻子黎小燕几乎都要不远数千里来队探亲,缓解一下相思之情。最让卢家林难忘的是2003年妻子利用暑假从老家来队探亲,那一次妻子的经历,让这个经历过无数次生死考验的男子汉流下了心痛的泪水。

  那一年暑假,黎小燕就带着刚满2岁的儿子提着给丈夫带的特产和衣物踏上了前往阿里探亲的旅途。正常的行程如果不耽误总共需要9天,从老家中到县城要1天、从县城到重庆要坐3天轮船、从重庆到成都要1天多的火车,从重庆到拉萨飞机2个多小时,加上候机什么的基本也是一天,从拉萨到阿里正常也是3天3夜。可是那时的车票、船票、机票并不好买,也不能像现在一样通过网络电话什么的提前预订。买不到只好等第二天再买。就这样,等妻子黎小燕到拉萨时已经整整过去了8天。在拉萨,黎小燕告诉卢家林她很幸运地找到了一辆到阿里送菜的车,当天晚上就会出发。

  此时的卢家林已经等得十分心焦了,当听到妻子说找到了到阿里的车,心中还是稍稍安稳了一些。再有三天时间,妻子和儿子就会到单位,想想都开心得不得了。

  漫长的三天等待,卢家林可以用坐卧不安来形容。觉也睡不安了、饭也吃不香了,可是苦于没通电话,只能干等。第四天早上,卢家林早早地来到了唯一的大道上迎接妻子。来了一辆车,他就上前问一下,有没有看到一辆拉菜的东风车……就这样他问了整整一天也没有等到妻儿的消息。晚上,他裹了件大衣又来到了大道边,希望老婆到来时第一眼可以看到自己。这一夜,从山上根本就没有下来几辆车,他就这样在路边等啊等,等了一夜。第五天早上,在战友们的安慰和替代帮他问车的情况,他回去休息了不到三个小时就又心急火燎地来到路口,他说他不放心。直到晚上还是没有等到妻儿消息的卢家林再也等不下去了,他向站长汇报了情况,站里决定让他坐唯一的一辆吉普车顺路去找。他一路走一路问,第二天凌晨5点多,终于在距离普兰县城近100公里的地方从一个牧民那里打听到:一辆东风车因道路被雪山溶化的雪水冲断绕道行驶时陷进了沙地,到现在还没上来。按照牧民指点,他很快找到了一直困在沙地里的东风车。下了车,当看到妻子在抱着因高原反应一直不停哭泣的儿子时,卢家林流下了愧疚的泪水。

  卢家林说:“从结婚的那一天,自己一直没有让妻子过上幸福的生活。我的梦想就是等自己老了离开部队,可以带着妻子环游中国。”

相关热词搜索:西藏 边防

上一篇:虚云和尚与藏传佛教
下一篇:最后一页

| 收藏
更多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