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3月20日 星期二


“俗人羌姆”传人白玛群觉的晚年生活

2015-01-09 10:46:54   来源:《中国西藏》2014年第5期   作者:文·图/扎洛

“我叫白玛群觉,我们祖上就是本地人。老伴叫索南拉珍,70岁,她虽出生在本地,但算是外来户,她父母因为生活贫困流浪到此地。

 \

◎拉康镇远眺。

  拉康镇算得上是洛扎县最古老的村镇。因为吐蕃松赞干布时代在当地建有镇魔神殿——空廷拉康因而得名。历经千年沧桑的神殿今天仍然伫立在拉康镇的中央,正在经历新一轮的维修装饰,仲夏季节,每天从青海、四川开着私家车前来朝拜的信徒络绎不绝。

  拉康镇下辖拉康、杜鲁、门切三个居委会,其中拉康居委会位于洛扎河与边巴河交汇处的东山坡上,现有人口226户,776人。当地气候湿润,森林茂密,物产丰富,自古以来是西藏有名的木料、木器产地,也是藏南地区著名的商业贸易中心。

\

◎白玛群觉夫妇。

  今年72岁的白玛群觉老人是拉康镇上的文化名人,他是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俗人羌姆”的传承人。笔者在调查当地与不丹发展小额边贸情况时,居委会干部推荐说,白玛群觉老人小时候去过不丹,对两地边贸的历史比较了解。

  2014年7月18日下午,笔者专程前往老人家,听他讲述几十年前跟随父亲到不丹从事贸易的亲身经历,以及他的晚年生活。

  “我叫白玛群觉,我们祖上就是本地人。老伴叫索南拉珍,70岁,她虽出生在本地,但算是外来户,她父母因为生活贫困流浪到此地。拉康离不丹(当地人仍用传统称呼——竹巴)比较近,30多公里,两边气候不同,物产不同,自古以来就有相互贸易的传统。贸易往来的通道就是洛扎河谷,主要在秋冬季节举行贸易,那时河水水位较低,比较容易在河上架桥通行。自古形成的惯例是双方在各自境内的河上架桥。据说要全部道路畅通需要在河上架24 座木桥,也是很不容易的。我们这面由拉康宗宗本负责,下令给某村,村里组织有经验的人开始架桥。所有的桥架完,砍一棵大树顺流而下,那边人看到信号就知道桥已架好,可以贸易来往了。当时架桥比较矮,春天雪山消融,河水上涨,木桥多被冲毁,河谷无法通行,来年秋天又得重新架桥。

  “我们家当时是拉康宗的属民,属于政府差巴,家里共有5 个孩子。家里虽然有地,但是税粮负担很重,粮食不够吃,需要通过与不丹的贸易来补充粮食。我7、8岁时,跟爸啦去过不丹做买卖。当时有5个亲戚一起去,赶着驮货的牲畜,沿河而下,到了不丹地方也没有固定的贸易地点,在伦孜宗古日河上游一带到处走,寻找出价好的地方。那边也跟我们这里一样,都是只有几户人的小村子。我们带的货物主要有氆氇、帽子、鱼干(主要是浪卡子人从羊卓雍湖打鱼做成的,据说能治某种病)、牛油(不丹人因为信奉佛教,不宰杀牲畜,只等牛羊老死后才食用,老死的牲畜几乎没有脂肪,因此他们缺少动物油脂),偷带一些食盐。当时,用西藏的盐交换不丹的大米是双边贸易的大宗,但是,由拉康宗垄断,不许民间贸易盐粮。我们换回来的东西有不丹特产木碗、木盒、茜草(寺院僧人用于给袈裟染色)等,偷带大米、玉米等,偷带粮食如果被宗官员发现要受惩罚。那次,我们家有两头驴的货物,偷带过来的大米约25斤。

  “不丹人过来从事贸易的人很多,冬天有两百多人过来,我们这面也没有固定的贸易市场,都是租住在居民家里,但有几家大的生意人,与不丹人有合作关系,不丹国王的姐姐也做贸易,在这边有合作人。不丹商人在贸易季节会多次往来两地。我们村子上面的卡久寺也经营贸易,寺院有经济实力,僧人们有时直接去印度阿萨姆进货,比如绸缎、布料等。

\

◎洛扎河峡谷。

  “1959年,西藏发生叛乱,有许多人从这一带出逃,军队加强边境管理,两边的贸易逐渐少了。改革开放以后,鼓励发展经济,不丹人夏天也有过来的,但是规模不如从前。听说色乡色卡古托寺那边的物资交流会上,不丹商人过来的多。

  “我自己年轻的时候当过民兵、团员,当过村干部,后来在电站工作了15年,还当过治安委员,那时候加入了中国共产党。现在我们两口子都老了,完全是个休养的人。我们自己有6 亩地,但不自己种地,都租给别人耕种,每年租金为1000斤小麦,够我们吃饭。我们俩主要是收拾自家院子周围的果园,有苹果、桃子、花椒等,不指望它挣钱,主要是让自己有点活干。在果园里看着果树开花,结出果实,自己心里也觉得快乐。我们的收入中,国家的政策性补贴占了很大的一块。我和老伴属于老党员、老干部(党龄在30年以上),每月每人有300元的补助,一年两个人有7200元。60岁以上有养老保险,每月每人55元,一年1320元。边民补贴每人每年1200元,两个人是2400元。2011年开始,我成为自治区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每年有5000元补助,2013年开始成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传承人,补助将达到10000元。这几项加起来就有近20000元,可以说我们衣食无忧。”

  “我有5个孩子,两男三女,大儿子是卡久寺的堪布,小儿子是个驾驶员。三个女儿都已出嫁,家境都不错,不需要我的照顾。我现在的任务就是想办法培养一批能懂会跳本地特色的俗人羌姆的年轻人,使它能够一代一代传承下去。另外,村委会、村党支部时常会来征求我们的意见,我们就实话实说,也算是为集体出力吧。”

  “这两年有工作组住在村里,他们一方面宣传国家的政策,一方面在村里做各种建设性项目,这些项目都要和我们一起商量。第一年干部们重点做发展庭院经济的项目,争取到40万元,鼓励人们养奶牛、藏鸡、藏香猪等,都是免费发放给各家各户。第二年重点修了农用道路。村里有好多果园在山上,以前人们都是用牛驮、人背,运出去出售,水果损耗比较多,现在路平整后,可直接用汽车、拖拉机运输,方便快捷。今年准备盖牲畜暖棚,给果园修渠等,这些项目与村民的生活息息相关,大家都欢迎,希望这样的政策能够持续下去。”

  “来过我们这里的人都说拉康很美,山野翠绿,鲜花遍地,我们自己从小生活在这里,这些都习以为常了。俗话说,世事变迁,祸福无常,但是,从几十年的生活变化来看,我们老两口的晚年生活可以说是非常幸福了。”

\

◎作者与白玛群觉夫妇。

\

◎拉康风光。


 

上一篇:扎根西藏22载 阴法唐将军的西藏往事
下一篇:唐卡师徒:“不会再过只有牛羊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