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3月20日 星期二


藏戏拉巴次仁 措麦藏戏团的“国王”

2015-01-07 15:20:21   来源:中国西藏新闻网   

措麦藏戏团珍藏的老戏服,洛桑王子的衣角,手绣金龙,衣料摸起来牛奶一般柔软舒滑,不是一般的仿绸缎机绣品所能比的。

  这次采访的对象——措麦藏戏团的正副团长拉巴次仁和旦巴曲达,都生活在堆龙德庆县马乡措麦村,距拉萨市区40多公里。马乡,在藏语里的原意为“红色的土地”。当开车经过不长不短的这一段路程,接近目的地时,我们都看到村庄附近的山确实在冬日明丽灿烂的阳光下,呈现明显的紫红色,非常美丽。从大路上拐过一座铁路桥,沿着平整干净的水泥路面继续前行8公里左右,就到达了宁静的措麦村。

  约好采访的地点就在刚进措麦村的村委会,村长丹增、藏戏团的两位团长及其他人员已经在等候着我们。院子里有一个醒目的舞台,台上拉着横幅、飘着彩旗,一派喜庆和热闹。原来刚刚在这里举行了各地藏戏骨干的观摩学习活动。我们的采访就在村长和两位老师的热情招呼中,一边参观着戏团的活动室,一边开始了。

  马乡措麦村位于堆龙德庆县,距拉萨市40公里,该村下属有6个村民小组。全村共有243户、979人,该村耕地面积3187亩,经济作物面积185亩,草场面积10.57万亩,林地面积229亩,人均可耕地3.44亩。

  措麦藏戏团珍藏的老戏服,洛桑王子的衣角,手绣金龙,衣料摸起来牛奶一般柔软舒滑,不是一般的仿绸缎机绣品所能比的。

  从小的热爱

  拉巴次仁老师,现年45岁,任措麦藏戏团团长。如果不是藏戏表演艺术家这个身份,你会觉得他质朴得与普通农人无异——除了那双格外清澈透亮的眼睛以及颇为贵气的大耳垂和发福的肚子。也许正因为这个外形特点与气质,现在拉巴老师在剧目里的主要角色就是国王一类。比如今年雪顿节在罗布林卡表演的《朗萨雯蚌》里,他饰演国王一角。巧的是,笔者正好观看了这一场演出,当时虽然并不了解藏戏团背后的故事,却对精彩的表演、观众的热情有深刻的印象。当时一整天的演出,没有一个时段观众不是挤得水泄不通,里三层外三层把演出场地包围得严严实实,以至于外围的观众得租凳子才能看得见。

  现在,主角就在眼前,虽然笔者不能算最热诚而专业的戏迷,也难免有些兴奋。我仔细地观察着,不知台上的魔力此刻是否蕴藏在面前这位穿着、举止再普通不过的中年男人身上。拉巴老师极为腼腆,也许因为汉语不好,话很少,多由村长和另一位大学生村官代为作介绍和翻译。但是他常常温暖地冲我们笑,有问必答,不紧不忙,没有丝毫“成功人士”的骄气。我想这是因为他的内心如此单纯,就像他单纯的回答一样。拉巴老师平易近人的气场,让我这个藏戏门外汉放心大胆地问了很多“稀奇古怪”的问题。老师的回答往往十分简洁。

  拉巴老师的个人经历,可以极为简单地拉出一条线:措麦村有着极为悠久深厚的藏戏传统,据说传承已有350多年。在这样的环境熏陶下,老师从小就十分喜欢藏戏,他童年时代的主要玩乐项目就是观摩表演、揣摩人物、思考模仿。13岁时,他正式拜师,并且因为天资过人,当年就开始登台演出。第一个角色是《卓瓦桑姆》里的王子,花仙桑姆的小儿子。第一次演出非常成功,这让拉巴老师记忆犹新,他说演出时,他感到自己真的就是那位小王子一样。此后很长一段时间,他一直在措麦藏戏团里扮演这个角色。这个角色让他对藏戏从原发的喜欢,变成坚定的热爱,让他下定决心要把藏戏演好并传承下去。

  自力更生的现状

  措麦藏戏团虽然有几百年的发展历史,但是以前的表演零散,是拉巴老师组建了现在30多人规模的正规团队,建章立制,形成系统的演出。今天我们看到的几间虽然不大,但整洁有序的活动室,也是拉巴老师一连数月十次往返于县委宣传部,带领藏戏团其他成员向村委会及驻村工作队提出希望,并在其投资帮助下,团员自力更生投劳100%这才建立起来。其中一间有模有样地展示着各种造型独特、五彩缤纷的戏服,让我们眼花缭乱、流连忘返。

  目前藏戏团刚申请成功拉萨市级非物质文化遗产,能排演八大藏戏中,除了《文成公主》《顿月顿珠》的其他所有剧目,每年演出四五十场,多集中于两个时段:一为8、9月的雪顿节和望果节,6、7月份开始排练;二为藏历新年,元月排练。演出地点除了雪顿节的哲蚌寺和罗布林卡,望果节和新年都是在各个村。这种传统的走村串户,让民间群众喜闻乐见的形式,一度让藏戏团在报道中被称为“大篷车剧团”。

  这一系列“创立”的成绩,突显出拉巴老师在现实中与台上一样的“国王”角色。与国王的威严庄重相伴的是责任压力。然而也许因为藏族乐观的天性,拉巴老师几乎没有谈及藏戏团发展中的种种艰辛。虽然困难是显而易见的:演出费的微薄、受众的局限、现代娱乐形式的冲击、传承的责任……拉巴老师不抱怨不吐槽,他只是在讲自己能做和在做的各种努力:比如为了在一部为时一整天8小时的演出中吸引观众,他整合藏族传统民间舞蹈,吸收现代舞、小品、独唱等多种多样的形式。但是这些节目都是作为单独的串场演出,传统藏戏则必须原汁原味地继承下来。当然,拉巴老师在传统藏戏诸多流派中又没有门户之见,而是广泛学习融合。对于“创新”,他有明确而良好的观念和平衡。这正是作为“国王”应有的素质。

上一篇:索朗扎西:从牧羊人到春晚歌手
下一篇:扎根西藏22载 阴法唐将军的西藏往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