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3月20日 星期二


索朗扎西:从牧羊人到春晚歌手

2015-01-06 14:26:24   来源:中国民族报   作者:肖静芳

18岁前,索朗扎西过着平缓而安静的放牧生活,但追逐歌唱的梦想让他背起行囊,走出家乡。从马尔康到九寨沟,再到成都、北京,从一个牧羊人到登上央视春晚舞台、拥有自己专辑的著名藏族歌手……

\


  18岁前,索朗扎西过着平缓而安静的放牧生活,但追逐歌唱的梦想让他背起行囊,走出家乡。从马尔康到九寨沟,再到成都、北京,从一个牧羊人到登上央视春晚舞台、拥有自己专辑的著名藏族歌手……索朗扎西一次次出发,去寻找音乐梦想。如今,领略过人生沉浮的悲喜,他内心更加豁达、通透,追梦的信念也更加纯粹。

  18岁去远方

  18岁之前,索朗扎西没走出过自家的村寨。刚读完小学,家庭贫困的扎西就辍学了,从此拿着一根牧羊鞭,当起了放牛娃。夏天,他在草场上与蓝天白云和成群的牛羊为伴;冬天,他帮别人盖房子、打零工,一天挣15元钱。如果没有什么意外,扎西还将继续过着这平缓而安静的乡间生活。但一位远房叔叔的话给了扎西当头棒喝:“你打算就这样一辈子放牧吗?有什么前途呢?”

  是啊,扎西第一次开始认真思索“前途”的问题。可是,没有学历和一技之长,自己能干什么呢?

  有人提醒他:“你会唱歌啊!”不错,扎西会唱歌,而且唱得不错。磁带里流行的藏族民歌,家乡的山野调调,扎西都爱唱,并且模仿得惟妙惟肖。村子里过节时搞活动,扎西是少不了的角色。

  但是,唱歌真能赚钱吗?扎西不知道。管他呢,趁年轻出去闯闯,闯不出名堂大不了再回家放牧嘛!于是,扎西背着行囊来到了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的州府马尔康。这一年,扎西刚过18岁。

  马尔康有间酒吧叫嘉绒歌城,聘请民间歌手唱当地嘉绒藏族的歌曲。扎西“投奔”了这里。每天晚上,清亮着嗓子唱自己喜爱的藏歌,挣取每月1500块的收入,扎西的生活简单而快乐。

  一晃三四年过去了。随着社交圈的扩大,扎西不断听到靠唱歌吃饭的歌手的故事,比如谁在外面混得咋样,谁得到了经纪公司的包装……听得多了,扎西也蠢蠢欲动,便辞职到了九寨沟。九寨沟的旅游搞得风生水起,原生态藏族歌舞大受欢迎。扎西不仅收入翻了近一倍,更重要的是结识了许多藏族歌手,大家能在一起切磋。

  两年过去了。此时的索朗扎西越来越不甘于唱来唱去就是那么几首歌,他强烈地渴望拥有属于自己的歌,拥有更大的舞台。于是,索朗扎西又来到了成都。

  两头牦牛换来一首属于自己的歌

  在成都唐古拉酒吧,老板在面试扎西时,边听他唱边陶醉得击节伴奏。曲毕,老板高兴地说:“你的声音很干净,我喜欢。”

  扎西平常唱歌很投入,3年下来,他虽有了向他献哈达的“粉丝”,但是,他更羡慕那些有自己专辑的歌手。

  终于有一天,他命中的“贵人”出现了。一天,音乐人、词作者余启翔到酒吧来吃饭,扎西知道后立马找到他,诚心诚意地向他敬了杯酒,说:“余老师,我特别喜欢您的作品,您的《水中月亮》我不知唱了多少遍,请允许我唱给您听。”说完,他就深情地唱起这首《水中月亮》。

  余启翔十分高兴,不仅因为扎西歌唱得好,也因为他率真可爱。当得知扎西还没有一首自己的歌时,余启翔鼓励他:“你的嗓子很干净、很独特,以后如果你有什么想法可以告诉我,我来帮你写歌。”

  得到余启翔的许诺后,扎西欣喜若狂。他开始思考内心的想法,直到有一天他终于打电话,把脑海里经常浮现的那幅画面告诉余启翔:那是在草原上,一个年轻的牧羊小伙子很喜欢一个女孩,可他总是那么远远地欣赏着、祝福着,却不敢当面把自己的爱慕倾吐出来……

  “我知道你的感觉了。没问题,一个星期我就能写好!”电话那边,余启翔肯定地说。果然,一周后,翘首等待的扎西拿到了余启翔写的歌。“长长的头发,黑黑的眼睛,好像在什么地方见过你……”歌词虽然简单,却道出了扎西的心声。

  余启翔还推荐了著名作曲人绍兵,让扎西找他谱曲。一个月后,当扎西看到绍兵抱着一把吉他,轻声弹唱刚创作完成的《姑娘我爱你》时,他的心醉了。如此美妙的歌,马上将完完全全属于自己了!

  可是,一道现实的难题马上横亘在面前。由于之前3000多元的歌词费已花光了扎西的所有积蓄,他没钱买下这曲子了!

  扎西无奈,只能向家里人求助。可父母一直务农,生活清贫,一时也拿不出5000元。

  “妈妈,把咱家那两头牦牛卖了吧!”听到儿子的请求,扎西的父母真以为儿子疯了:卖了牛,地咋种?以后的生活咋办?

  可儿子在电话里一再地恳求:“这是一首我等了很多年的曲子,这首曲子一定会火的!”

  为了帮儿子实现梦想,哪怕是孤注一掷,扎西的父母也认了。两头牦牛,扎西家最值钱的家当,就这样换来了扎西的第一首歌。

  上央视春晚,恍如梦中

  也许是老天爷体恤索朗扎西为《姑娘我爱你》倾注了太多的热情,下了太大的“赌注”,这首歌真的火了。

  在短短的时间内,这首藏味十足的歌曲就传遍了成都的大街小巷,也传到了北京。一天,扎西接到一个电话,电话里的人说是央视春晚的导演,邀请他到北京唱《姑娘我爱你》。扎西想也没想就挂了电话:骗子!央视春晚有那么好上的吗?

  可那人一再地打电话,还把2010年央视春晚的资料发过来,扎西这才相信了。直到他来到北京,站在央视春晚的彩排舞台上,还有点恍若梦中的感觉。

  第一次彩排,看到那么多明星大腕,扎西难免紧张,声音都发抖了。下台时,导演笑着拍了下他的肩膀,说:“小伙子,不用紧张!”

  扎西在心里为自己加油,家里人还专门在寺庙里请喇嘛念经为他祈福。直播那天,他自信地站在央视春晚的舞台上,完美演绎了《姑娘我爱你》,让全球亿万观众听到了一个年轻藏族歌手圆梦的声音。

  一夜之间,索朗扎西成名了。很多唱片公司、经纪人向他抛来了橄榄枝。他趁热打铁,相继推出了《兄弟情》、《幸福香巴拉》等民族风味浓郁的歌曲。

  正当扎西沉浸在喜悦中时,殊不知他的名气和曲目都成了别人觊觎的对象。一个盗用者打着索朗扎西的旗号四处走穴,盗用者的艺德差、影响坏,导致真的索朗扎西也失去了市场,而自己的唱片公司因为实力不够,又无法帮他维权,这使索朗扎西感到彻骨之痛。他知道,他就像当初那个放牛娃一样,除了从头再来别无他法。好在,他还有勇气。

  重新开启音乐旅程

  因为北京的春晚舞台成就了扎西,扎西就把自己又一次的音乐寻梦之旅定在了北京。在新经纪公司的帮助下,他果断地拿起了法律武器,联合词作者余启翔召开了新闻发布会,并推出了歌曲《我才是索朗扎西》,向观众亮出一个真正的自己。

  这一场费尽心力的维权行动在外界看来像是炒作,但在娱乐圈却震动不小。毛宁、容中尔甲等很多音乐人公开联名支持扎西,那个盗名者也从此销声匿迹。

  2012年,索朗扎西推出了第二张个人专辑《家乡的姑娘》。2014年,一首快节奏的单曲《郎啊郎》通过网络又迅速流行,被誉为新“神曲”。扎西在歌曲中加入了独特的藏族颤音,使得这首现代通俗歌曲又具有了民族韵味。

  如今的索朗扎西,走过初出茅庐的青涩,领略过人生沉浮的悲喜,内心更加豁达、通透,追梦的信念更加纯粹。

  (题图为索朗扎西近照。资料图片)

  

上一篇:达曼人的幸福生活
下一篇:藏戏拉巴次仁 措麦藏戏团的“国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