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巴“公主”的故事

2014-12-05 09:44:29   来源:中国西藏   点击:   作者:文/爱新觉罗·蔚然 图/白玛娜珍

尼巴村地处西藏昌都地区八宿县林卡乡,这是一个深藏在层峦叠嶂的大山深处,只有150 多口人的藏族村落。

\

四郎次西在吃干苹果。

  尼巴村地处西藏昌都地区八宿县林卡乡,这是一个深藏在层峦叠嶂的大山深处,只有150 多口人的藏族村落。

  在尼巴村,春天成熟的比较晚。四月都将要进入下一个轮回,尼巴的春光才姗姗露出半边羞怯的脸颊,另一半还藏在雪白的面纱后面。自五月始,山野之花好似猛然间苏醒了过来,竞相开放。进入六月、七月,在尼巴村人祖辈颗颗汗珠垒砌起的梯田里,足金闪耀的青稞迎风如浪迭起。在尼巴,不论是雨雪还是雷电,从不听从天气预报的调遣,它们比这里的山风还难以琢磨。一日之内,几乎不清场的上演湛蓝湛蓝的天空、絮状雪白雪白相互追逐的云团、炙热得能把大地点燃的阳光、玉液琼浆般倾盆而至的雨,转身就化作身着白纱的少女翩跹于群峰、山巅之上……

  在尼巴,纷繁、野性又富有奇幻色彩的野花,在这个寂静的村落以及山野里各自有着自由的绽放空间,每天都给我以超越想象的实景冲击。可有一个让我很是困惑的问题,这就是我从未看到整日在田间劳作的尼巴妇女,对这些千姿百态、芬芳又热烈地包围着她们的山花有过什么眷顾。可这些不问回报、馨香弥漫的山花,还是毫不吝啬地把美姿与芬芳与尼巴融合,让深闺尼巴在夏日里愈加的异彩纷呈。

  本文想叙述的尼巴“公主”四郎次西与尼巴村芬芳争艳的山野之花,有着密不可分的天然之和。四郎次西是地地道道的灰姑娘,她也有着童话故事般美好的梦想,她更有着一个连我们这些时常讲美学、谈艺术的文学创作人都为之自愧不如的爱好。

  第一次看到四郎次西时,那是我到尼巴村的第三天,第一眼让我深刻难忘的就是一个灰黑色污垢紧箍的“脏小孩”。起初,我还以为那个“脏小孩”只是不沐浴、不洗漱,日积月累的后果。可令我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在六月中旬我帮她家“拔收”青稞(不用镰刀收割,而是用手连根带泥土一起拔出,所以我在这里叫“拔收”)时才发现,一身“污垢盔甲”根本无需数日数月数年,只干一个上午农活就会让你由白雪公主变成灰姑娘。

  尼巴村的农牧民对大自然给予的这身胶着于肌肤上的“盔甲”,不知是早已习惯还是故意视而不见?总之,每日我看到的只有不断增多增厚,却很少看见他们做任何处理,也许这身“盔甲”的存在有它的好处,如阻挡严寒酷暑,阻隔蚊虫叮咬。由此,尼巴“公主”看上去比灰姑娘更“灰”,近似于她脚下灰黑色的土地。

\

姐妹俩在采小野花。
 
  我清楚记得,娜珍第一次见到这个刚满七岁的小女孩时,几乎是惊叫着对我说:“你看,那个女孩好漂亮啊!你看她那双眼睛明亮又传神,脸型也好美!那么累、那么脏、那么破旧的衣服,一点都遮挡不住她的美,她就像一个小公主……”

  有一天,临近天黑时,四郎次西与姐姐扎措天使降临般在我和娜珍的面前。尼巴“公主”手捧一大束山花,一双眼睛极为生动地一眨一眨看着娜珍和我,一语不发只是一直笑着。捧着山花的那双泛着乌光黢黑的小手,把花缓缓地送到娜珍的怀里。

  一个几乎日日蓬头垢面,泥里来石头堆里去的女孩;
  几乎每天都在那窄小蜿蜒的梯田田埂上割草又割草的女孩;
  正午阳光如毒鞭抽身时,背着如山大的一捆草才回家的女孩;
  满头汗珠滚落与脚下的土地、碎石牢牢地绞链在一起的女孩;

\

五星红旗在空中飘扬。
 
  正是这个令人难以相信,却又活生生在我们的视线内每日都出现的藏族小女孩,汗水如露珠还挂满发梢,她就和姐姐扎措手捧着一大束山花送到我们的住处……这就是我和娜珍最最惊诧,又最最感动之处。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相约海螺沟
下一篇:堆绣唐卡:《达赖班禅握手图》

| 收藏
更多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