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3月20日 星期二


堆纳乡 口口相传的英雄往事

2014-07-24 08:41:40   来源:西藏人权网   作者:丹增平措、米玛、王杰、陈敬

西藏的许多历史或以民谣、或以故事的形式流传于民间。曲美雄谷作为抗英保卫战中最惨烈的战役遗址和著名的“曲美雄谷大屠杀”事发地,成为我们《寻找英雄故事》的重要采访点之一。


  西藏寻找英雄故事:堆纳乡 口口相传的英雄往事

\

  在江孜抗英斗争110周年到来之际,亚东县投入300万元建设曲美雄谷遗址纪念馆。图为施工现场。记者 米玛 摄

  “柔软羊毛编织的‘唔朵’(抛石的鞭子),抽在曲美雄谷的英军脸上”。这是在亚东一带广为流传的一首民歌。说的就是1904年西藏军民在曲美雄谷边关浴血奋战的故事。当地军民用最原始的“唔朵”与当时手持世界最先进武器的英军对抗,英勇杀敌,歌颂了当时西藏军民不畏残暴保家卫国的英雄壮举和可歌可泣的民族精神。

  西藏的许多历史或以民谣、或以故事的形式流传于民间。曲美雄谷作为抗英保卫战中最惨烈的战役遗址和著名的“曲美雄谷大屠杀”事发地,成为我们《寻找英雄故事》的重要采访点之一。

  汽车驶过康马县峡谷进入亚东县堆纳乡境内,眼前的美景给了我们几分惊喜。如同一位美丽的女郎缓缓揭开面纱,空旷的堆纳草原、清澈泛蓝的多情湖以及屹立在远方的卓木拉日雪山(神女峰),相继映入眼帘。经过70多公里的路程,我们到了曲美雄谷遗址。

  遗址上唯一的老建筑是当年藏军的堡垒废墟,墙上密集的弹孔残痕清晰可见,战斗的惨烈程度可想而知。废墟的旁边,是2004年自治区人民政府在江孜抗英保卫战100周年之际,为缅怀英勇牺牲的西藏军民而修建的纪念碑。

  纪念碑陪伴堡垒废墟,屹立在草原和蓝天之间,仿佛提醒人们勿忘那段悲壮的历史。

  我们来到这里时,看到工人们正在施工,据亚东县委副书记、常务副县长徐兆吉介绍,由于遗址长期处在日晒雨淋中且无防护措施,风化现象严重。亚东县预计投入300万元,建一座钢结构全玻璃的透明纪念馆,新修一座英雄纪念碑和小型广场,以门行回廊连接纪念碑和纪念馆,并完善景点配套服务设施。“将其打造成为红河谷旅游的重要一站和红色教育基地。”徐兆吉说。

  瞻仰完曲美雄谷纪念碑,我们来到堆纳村“故事大王”——丹增诺布的家。

  和西藏的许多农区一样,这里的人们也有给房子取名的传统。在西藏,宅名多以传统的吉祥词汇或地名为主,但丹增诺布的宅名让人耳目一新。

  丹增诺布今年53岁,现在所住的房子是2008年分配的安居房,当时他给新房取名为“金珠康桑”,“金珠”意为“解放”;“康桑”意为“吉宅”。如同他独特的宅名,丹增诺布生活富足而美满,家有13亩地、300多头牲畜,家中家具电器应有尽有,生活悠闲而自在。

  看到我们的到来,他的老伴马上摆出点心,并倒上热腾腾的酥油茶,一一给我们敬茶。喝著醇香的酥油茶,我们的对话开始了。

  “村里大部分人都知道曲美雄谷战役,只是我比较健谈,所以乡政府经常带专家和记者来找我。”丹增诺布虽谦虚地说自己只是健谈,但据陪同我们的乡干部介绍,他不仅能详细地讲曲美雄谷战役的历史细节,而且对当地的传说也是无所不知。

  “小时候祖母经常给我讲故事,其中包括曲美雄谷的故事。她活了103岁,是村里年纪最大的人,也是最能讲故事的人,经常有孩子和成年人听她讲故事。”

  曲美雄谷保卫战发生的那一年,丹增诺布的祖母15岁,故事的真实性和准确性极高,可见丹增诺布是寻找英雄故事的不二人选。

  随著故事的展开,丹增诺布充满激情的声音把我们带回了110年前的曲美雄谷……

  “英国侵略军从西藏南部边境印度锡金邦进入亚东。天真的英军妄想畅通无阻进入拉萨。但他们没有想到,等待他们的不仅是来自西藏各地的英勇军民,更可怕的还有高山反应、水土不服的折磨。”

  “在通往江孜的必经之路——曲美雄谷,由拉丁色和朗色林等藏军将领率领的1400余西藏军民在这里修建了坚固的防御工事,以土枪、大刀、‘唔朵’为武器,严阵以待。荣赫鹏和他的部队几次攻打都处于下风,士气也在持续下降。”

  遥想当年西藏军民在被誉为“日不落帝国”的军队面前,毫不畏惧,奋力杀敌,用冷兵器与英军的先进武器对抗,不禁令人热血贲张。西藏军民的顽强和英勇有力地震慑了英军。

  “英军将领看到藏军布防有序,不得不转变策略。荣赫鹏利用西藏军民渴望和平的心理,假借友善的名义提出谈判,英军佯装退出子弹,表示要与藏军将领交朋友,并送去礼品提出‘双方停火解除戒备’。忠厚老实的西藏军民,真诚希望通过和平谈判解决问题,因此欣然接受了荣赫鹏的建议。”

  故事开始出现转折,战争的胜负已经定局。

  “谁知在谈判中,英军暗中包围藏军阵地。拉丁色和朗色林当场受到英军军官的突袭,随后,埋伏的敌人用机枪、来复枪和大炮密集扫射轰击藏军部队,手持土枪、大刀和‘唔朵’的西藏军民来不及回击,惨遭血腥屠杀,千余西藏军民倒在了血泊之中。”

  故事到此收尾,但浮现在我们眼前的悲壮场景久久不能散去。

  丹增诺布在讲故事的过程中,一直不忘强调在战争的开端英军并没有胜算以及战争过程中西藏军民的英勇和奋力抵抗对英军造成了巨大打击,英军的狡诈是他们赢得战争的关键。

  曲美雄谷抗英故事,在像丹增诺布一样的“故事大王”口口相传中,从没有在人们的记忆中淡忘,甩著“唔朵”冲锋陷阵的英雄身姿也变得如此清晰。

  采访结束离开时,丹增诺布把我们送到他家门口的马路边,并不时向我们介绍村里的变化和村民的生活。“现在村民的收入越来越高,生活水平一个比一个好,这种生活是老辈人的愿望。我要把现在的新生活作为一个关于曲美雄谷新生的故事,讲好,讲下去!”丹增诺布意味深长地说。

  战事资料

  曲美雄谷位于江(孜)亚(东)公路必经的堆纳村和多庆村之间,帕里角姆次仁巾阿雪山脚下。古时这里是牧区和农区的分界线,因这里有一眼常年不断的泉水,故而得名,“曲美”意为“泉眼”,“雄谷”意为“田头”。

  荣赫鹏带领的英军到达曲美雄谷前,西藏地方政府把原在江孜一带的藏军布防前移,扎林代本的藏军在恰鲁至多庆一线布防,门吉林和然巴代本率领的藏军在莎木堆一带布防,拉丁色和郎色林代本率领的藏军在曲美雄谷一带布防。

  英军首领荣赫鹏看到这一情况,从堆纳写信给藏军前线指挥部提出:“此前英藏主要首领未见过面,未能谈判,此次双方首领在曲美雄谷碰面进行谈判”。当时在曲美雄谷的藏军指挥官信以为真,同意在曲美雄谷进行谈判。

  在曲美雄谷,双方见面后,英军提出:为了表示谈判的诚意,双方枪支子弹退膛,西藏方面要熄灭火绳枪导火索的火。但是英方却暗中包围藏军的阵地,并命令英军?、骑、炮兵向藏军阵地曲美雄谷后方推进。这一情形被谈判阵地附近的拉丁色代本的警卫郑堆发现,一声怒吼“我们的人被杀了”。但是这时藏军导火索上的火已熄灭,藏军手中的枪起不了作用,英军用机枪、步枪、山炮等屠杀西藏军民,500多人当场壮烈牺牲、受伤200余人。

  在这次曲美雄谷屠杀中藏军遭受了极大的损失,但他们为保家卫国而英勇杀敌的事迹,至今仍在当地人民群众中广为传颂。

  ——据《江孜县志》

上一篇:川藏公路修建史
下一篇:青藏公路修路史 从绝境到通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