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藏公路修建史

2014-07-22 09:18:00   来源:西藏商报   点击:   作者:

在西藏高原120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上,纵横交错的公路已经有了7万公里,这些路或是黑色柏油路面,流畅而充满生机;或是白色水泥路面,平坦、快捷;最不济的沙石路面,汽车也一路通行。

\

不怕艰险 完成任务

  1950年,11万人民解放军、工程技术人员和各族民工以高度的革命热情和顽强的战斗意志,用铁锤、钢钎、铁锹和镐头、劈开悬崖峭壁,降服险川大河。在4年多的时间里,川藏公路穿越整个横断山脉的二郎山、折多山、雀儿山、色季拉山等14座大山;横跨岷江、大渡河、金沙江、怒江、拉萨河等众多江河;横穿龙门山、青尼洞、澜沧江、通麦等8条大断裂带,战胜种种困难。工程的巨大和艰险,在世界公路修筑史上是前所未有的。在整个川藏公路的修筑过程中,2000多名干部、战士和工人英勇捐躯,一代业绩永垂青史。

  高原上艰险的官道与商道

  在西藏高原120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上,纵横交错的公路已经有了7万公里,这些路或是黑色柏油路面,流畅而充满生机;或是白色水泥路面,平坦、快捷;最不济的沙石路面,汽车也一路通行。今天西藏的道路虽说还不是四通八达,但是县县有公路,乡乡走汽车已经不是太遥远的事情了。许多大大小小镌刻在高山峻岭中的羊肠小路,跨越江河的藤桥溜索,即便历史上著名的唐蕃古道,茶马古道、丝绸之路,这些千年官道、商道,也无一不崎岖、艰险。高原之路,就那么在人们的脚下,骡马的踢踏中,慢慢伸延着,直至西藏和平解放之前。对于这些路的状况,前人的描述已很难寻找,但却留下了一些耐人寻味的故事。

  公元641年文成公主进藏的路线应是唐蕃古道,从西安经青海到拉萨。在史书的字里行间,我们还能听到“吱吱呀呀”牛车的声音,而车辙已掩埋在历史的尘埃之中。车拉马驮,文成公主一行数年才到达拉萨。从拉萨继续向南,就是这条古道的南线,前些年考古学家在后藏吉隆县境内发现了一处《大唐天竺使出铭》的唐代初年摩崖石碑。这是对唐番关系、中印古代交通等问题的新史料。

  数千年过去了,一直到了上个世纪的中叶,西藏的交通基本上还是处于人背畜驮的状况。

\

不怕困难 努力筑路

  大渡河桥头的石碑

  准确地说,西藏现代意义上的公路是伴着西藏的和平解放同时诞生的。由王震将军负责的西路军考察道路后报告说,“昆仑以北至布鲁段较难行,均为绕河爬山路,有十公里险要石峡,两岸均直崖尖峰,山顶不能通过。建议由修路部队炸石砌路。”

  西北路进军部队领导彭德怀将军要求部队,一定要投入军力在较短时间,修通从西宁至黄河之间长499公里的公路。

  而东路部队刘伯承将军在听取十八军汇报时则指示,“和平解放西藏,关键问题是交通运输,从某种意义上说,修路运输比打仗还重要。”

  二郎山是康藏公路翻越的14座高山的第一座,海拔3213米,“古树荒草遍山野,巨石满山冈”,一六二团的士兵,挖稀泥,清塌方,炸顽石,修路面,只用了两个月的时间,修好了二郎山的道路。

  当时从川藏线进军西藏的十八军部队的三个师,五十二师、五十三师、五十四师的绝大部分官兵都在修路,康藏工程处西南公路局7000多技工和3000多民工历时一年的努力,至1952年康藏公路东线至昌都通车,毛泽东主席为此专门为筑路人员题辞:为了帮助各兄弟民族,不怕困难,努力筑路。

\

军人、民工用顽强的意志修建公路。

  康藏线上的险要工程

  康藏公路即现在的川藏公路,自四川成都到西藏拉萨,全长2416公里。1950年4月动工修建,沿途翻越二郎山、折多山、雀儿山等14座大山,跨越大渡河、雅砻江、金沙江、澜沧江、怒江、帕隆藏布江、拉萨河等10多条河流,还要经过冰川、森林、流沙、泥石流、地震等特殊地带,工程艰险举世闻名。

  雀儿山工程是在海拔5000多米高处凿石开路。悬崖上无立足之处,战士们搭人梯上下,身系安全带,放炮撬石。先后出现了千锤英雄和张福林班的英雄人物。跨越怒江的工具竟是一只橡皮舟,在怒江激流中犹如一片树叶,拖着一根钢丝绳,像长长的尾巴,摆来摆去,随波逐流。就是这样一根根的过江的钢丝绳,架起了修路吊桥。

  最困难的就是帕隆藏布峡谷,这里地处藏东南大冰川群的腹部,地质构造运动激烈,泥石流塌方、雪崩流沙不断,加上气候炎热,施工十分艰难。最要命的是这里的30多公里的路段一次次修好,又一次次冲毁,3次部分改线,给施工部队增加了24万个工作日。在修路过程的数次塌方中,五十三师牺牲了35位筑路战士。

  军人和民工的友情

  在历时4年的康藏路修建中,解放军、技术人员和藏族民工做出了很大贡献。同时,解放军和民工也结下了深厚的友谊。

  康藏公路的西线段是由拉萨方面往林芝方向修,当时修路条件比较艰苦,一是施工工地不通公路,远离后方,供应非常困难;二是参加修路的民工较多,组织管理难度大。当时参加西线修路的主要是中国人民解放军五十二师步兵一五五团,军区炮兵营和8000多藏族民工,他们在由西藏工委、噶厦地方政府和西藏军区共同组成的筑路委员会的领导下施工。

  战士华振和当时就是40个民工的金珠玛米觉本。他第一次走进民工班的时候,一位50多岁的民工扎西次仁在工棚里,他想和这位老人说几句话,拉着他坐下来,谁知扎西次仁吓得弯腰吐舌,口中不住地“拉索,拉索”,就是不敢坐。华振和看着这位和他父亲一般年龄的老人,心里一下产生了许多亲情,从此他就对扎西次仁特别好,经常帮他烧茶做饭,干这干那。人都是有感情的,时间长了,扎西阿爸也觉得这位解放军班长和藏官不一样,相互熟悉起来。一天,华振和看见扎西阿爸挖土时,脚一踏上铁锹就皱眉头,他过去一看,原来扎西次仁的鞋底破了,他马上脱下自己的鞋要给老人穿上,老人说,“你是本布啦(长官),没鞋怎么行,再说,鞋破的也不是我一个人呀。”小华一了解,全班有3个人的鞋破了,他立刻跑回连队,用连里的牛皮为民工缝了3双牛皮鞋,鞋子缝得不怎么样,但是真皮的,穿上真管事。

  扎西阿爸穿上鞋,把觉本拉到一边,流着泪,用手势比划说,他只有一个儿子,叫索朗,是他唯一的靠山,他在家也经常没有鞋穿,可索朗也没有给他做过一双。解放军真比儿子还要亲。

  后来这个班的民工就唱出了这样一首歌:

  筐子破了柳条编,

  鞋子破了觉本连;

  解放军呀解放军,

  都有菩萨一样的心田。

 

相关热词搜索:川藏公路 修建史

上一篇:乃宁寺:铁血峥嵘的群体记忆
下一篇:堆纳乡 口口相传的英雄往事

| 收藏
更多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