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3月20日 星期二


抗战时期日本在西藏的间谍战

2014-07-17 09:02:41   来源:中国西藏网   作者:秦永章

抗战时期,日本帝国主义从对中国侵略的政策出发,觊觎中国西藏,从事了一系列染指西藏的侵略活动。其中接近和拉拢西藏宗教上层、利用藏人和直接派遣特务潜入西藏刺探情报等都是他们惯用的伎俩。


  揭秘:抗战时期日本在中国西藏的间谍战

  摘要:抗战时期,日本帝国主义从对中国侵略的政策出发,觊觎中国西藏,从事了一系列染指西藏的侵略活动。其中接近和拉拢西藏宗教上层、利用藏人和直接派遣特务潜入西藏刺探情报等都是他们惯用的伎俩。这些活动对西藏上层集团个别人的政治倾向产生了一定影响,无疑也对当时西藏分裂倾向的增长起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自19世纪末叶,日本推行“大陆政策”,日本当局利用各种手段,从事了一系列旨在分裂中国西藏的活动,妄图将西藏纳入“大东亚共荣圈”中。日本佛教净土真宗东、西本愿寺派亦以与我国西藏地方政权及藏传佛教界接触的方式参与其中。1937年7月,抗日战争全面爆发以后,考虑到西藏重要的战略地位,日本侵略者采取接近和拉拢西藏宗教上层、利用藏人和直接派遣特务潜入西藏刺探情报等各种手段,加快了对我国西藏的渗透步伐。这些侵藏活动都是秘密进行的,一直持续到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其情况仅见于日本军部及外务省等部门的秘密卷宗里,因此不为公众所知,中国社科院藏学及西北民族史专家秦永章根据日文原始档案以及“旅藏”日本人的秘密报告等资料,揭开了抗战时期日本染指我国西藏活动的黑幕。

  接近和拉拢西藏宗教上层

  日本统治者深谙藏传佛教上层的政治倾向不仅对日本的对藏政策具有举足轻重的作用,而且对同属藏传佛教圈的蒙古地区(包括“满洲”部分地区)具有同样重要的作用。因此,自20世纪初,日本当局即把拉拢西藏宗教上层作为其对藏政策的一个重要方面。抗战时期,日本当局进一步加强了对西藏宗教上层,尤其是对驻在内地的西藏上层的拉拢活动。引诱他们到日本“观光”、“访问”则是其重要手段之一。当时曾奔波于西藏与祖国内地之间的西藏高僧安钦呼图克图以及雍和宫住持旦巴达扎成为日本当局接近和拉拢的重点。

  关东军曾谋划邀请安钦活佛到日访问 最后取消计划

  安钦活佛(1884—1947年),原名丹增晋美旺秋,法号“安钦多杰锵”(意为大密宗师金刚持)。

  1937年12月班禅大师圆寂后,安钦呼图克图成为班禅集团中举足轻重的人物,因此日本当局对他的拉拢活动进一步加强。 1937年11月,“为了对满洲帝国的成立表示祝贺”,日本当局曾斡旋安钦活佛“谒见”了伪“满洲国皇帝”溥仪。另据日本陆军秘密档案资料,关东军甚至计划邀请安钦活佛到日本访问。

  但他们担心,如果让外界知道安钦访日一事的话,会给安钦的返藏活动带来不便,以至影响日本军方利用安钦返藏之机进行的其他图谋。日本关东军最后取消了邀请安钦访日的计划。

  日本政府酝酿新阴谋 丹巴达扎等一行访日

  1942年5月,日本军队侵占缅甸以后,西藏战略地位的重要性更为突出,日本对西藏的兴趣也迅速增强,他们认为进一步将势力延伸到西藏是顺理成章的事情。

  在日本外务省外交史料馆有一份题为《西藏政府代表访日成果及对西藏问题调查的看法——西藏代表招致报告》的档案资料。在这份报告中详细记录了丹巴达扎一行的访日时间、访问机关、访问感想以及日本拟对西藏采取的“调查”计划等。

  丹巴达扎原是拉萨哲蚌寺郭芒扎仓的格西喇嘛,1935年接替原雍和宫堪布、札萨克贡觉仲尼出任雍和宫札萨克堪布。

  与丹巴达扎一起到日本观光的另一位藏族人士是雍和宫喇嘛拉布吉,俗称“杨喇嘛”。他是青海塔尔寺著名活佛、六世阿嘉呼图克图罗桑隆多晋美丹贝坚赞(1910—1948年)的驻京代表。关于邀请丹巴达扎一行访日的目的,青木文教毫不避讳地说:“随着大东亚战争的进展,本省(即外务省)为了获取西藏现状形势的情报,派遣笔者到中国出差。当我听说西藏代表驻在北京后,与之接触,建立了联系。邀请他们访日,这除了满足他们的访日要求外,同时可以成为我国对西藏进行调查的良好开端。由外务省邀请西藏代表访日,是一件值得大书特书的事情”。

  丹巴达扎一行的访日活动结束后,青木文教撰写了上述题为《西藏政府代表访日成果及对西藏问题调查的看法——西藏代表招致报告》,他在该报告中进一步赤裸裸地指出:“我们应该探讨如何诱导西藏对我方采取协同工作,加强我国国防外围线的方策。西藏的向背关乎到我国的利益,无论从地理上、政治上、宗教上、还是军事上都不能轻视西藏的特殊地位。西藏是否对我方进行协力,对我国的国策带来不可预料的影响。这是彼此进行提携(合作)乃至开拓国交的必要性”。为了推进以上工作,青木文教提出了具体的《西藏调查要纲》,该《要纲》的方针是“为了确立大东亚共荣圈,乘邀请西藏政府代表访日为契机,进一步强化对西藏的调查研究。”具体要纲是:”1、当前西藏调查的重点是搜集准确的情报及进行恰当的宣传;2、为进行以上调查设立特别机关;3、设置特别调查机关后,要培养从事特务工作的调查员。”在另一份报告中,青木文教曾建议日本政府,“应该通过以上的西藏政府代表,积极与西藏本国建立联系,指导他们切断西藏政府与重庆政府之间的关系。”以上这些赤裸裸的言论似乎只是个人意见,实际上表明日本政府正在酝酿新的侵略阴谋,其险恶用心在这里暴露无遗。

  利用藏人搜集西藏情报

  抗战期间,刺探和研究相关西藏方面的情报是日本外务省“西藏工作”的重要内容。外务省嘱托青木文教认为,印度大吉岭的噶伦堡、中国上海、蒙古等地是搜集西藏方面情报的重要基地。在搜集西藏情报的诸多手段中,最有效的方法是秘密潜入西藏,但这种方法具有很大的危险,不是最好的手段。因此,派遣西藏人入藏或从滞留在内地的西藏人中获取情报成为他们得到西藏情报的重要手段。

  1942年2月,日本外务大臣东乡茂德指示驻北京、上海,以及内蒙古地区的领事,要求加强搜集西藏方面的情报,派遣熟悉西藏情况的当地人进藏。配合东乡的指示,驻在中国的日本使馆人员开始物色合适人选,并派遣入藏,从事搜集西藏情报的工作。这时,一名重要的西藏人“蒙那昌”出现在上海等地。据1942年4月的一份日本外务省档案资料记载,“蒙那昌”系“西藏政府的两大御用商人之一”,当时34岁,他于1939年冬离藏,1940年9月,赴重庆会见了担任蒙藏委员会委员的友人,并会见了蒋介石、吴忠信,与他们进行了商谈。

  1942年4月7日,日本驻上海领事馆派遣谍报人员将他带到上海。专门负责西藏调查工作的外务省嘱托青木文教与他同行抵达上海。抵沪后,青木文教与上海领事馆副领事、专门刺探我大后方情报的“特别调查班”负责人岩井英一一起,与蒙那昌进行了详细的商谈。

  1943年,蒙那昌经华北从陆路返藏,岩井派特别调查班的谍报员李淇将他送到北京,并与当地陆军特务机关联系,给蒙那昌通过日占区提供方便。日本最高当局接到报告后,拟定日后若占领西藏,就让岩井英一任最高顾问,即最高指挥官。不久,岩井、青木文教返回东京,向外务省汇报了与蒙那昌接触的结果。

  派遣特务潜入西藏

  抗日战争全面爆发以后,为刺探情报,日本的间谍特务活动进入了一个新的高潮,其间谍特务活动几乎涉足中国所有省区,其中包括西藏。日本的间谍特务活动,大致分为由军部指挥的军事间谍特务系统,由外务省领导的外交特务系统,以及由一些右翼团体组成的民间特务系统,但以前两种为主。

  抗战时期,日本情报特务机关曾多次试图派遣特务秘密进入西藏,其中成功潜入西藏的共有3人:野元甚藏、木村肥佐生、西川一三。

上一篇:西藏:从“逃离”到“归来”
下一篇:乃宁寺:铁血峥嵘的群体记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