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08月21日 星期一


藏族历史上使用的汉字印章

2014-01-26 13:02:24   来源:《中国西藏》2013年第六期   作者:文·图/邹西成

藏族历史使用的汉字印章,无论是印章器形、雕刻、内容都与纯正的藏式印章有相同之处。藏族使用汉字印章究竟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藏族文献史料中没有太多的记载。


\
图一 吐蕃后宏期唃厮啰政权陇拶王封号 “顺义宝记”印章。

\
图二 同图一。印章的印面雕刻有朱文篆体汉字“顺义宝记”。

\
图三 同图一。印面从左至右雕刻的篆体汉字“顺义宝记”朱文拓印。
  
  藏族历史使用的汉字印章,无论是印章器形、雕刻、内容都与纯正的藏式印章有相同之处。藏族使用汉字印章究竟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藏族文献史料中没有太多的记载。但是通过查考敦煌吐蕃古藏文卷子,发现其中的卷尾所加盖的印章不少是以古藏文译音的汉字印章。印章素有“以方寸之地见大千世界”之誉,从这些藏族印章所表现的汉字、图纹、工艺等内容,我们看到了藏汉民族历史上在文化方面相互共融的关系。
  
  汉字印章在藏语中称作“嘉忒兀”,即为汉字画押的印章。据考在吐蕃时期藏族就已经使用汉字印章了。敦煌藏文写本P·T·1059号藏文医学文书卷子、P·T·1124号一份关于放牧通知的藏文卷子、P·T·1189号藏文卷子等均在藏文卷尾加盖有数个方形的汉字印章。公元786年吐蕃占领敦煌后,为了适应吐蕃人学习汉文的需要,或是由于吐蕃僧人学习,阅读汉文佛典的动因,产生了一批用古藏文拼写的汉文文献。譬如:河湟在天宝以前属民族杂居之地,汉文有一定基础;陷入吐蕃后,也大抵在汉文化的包围、影响之下,所以到了唃厮啰时期汉文也对他们产生了影响。河州大首领木征(唃氏之孙)晚年就任宋朝秦州钤辖时,有职无权,终日无所事事,亦教其子习用汉字。张齐贤在一份奏折中也说:西凉蕃部多是华人子孙,例会汉言,颇识文字。以此可见;汉字和汉字印章在古代西藏的使用由来已久,也说明吐蕃时期藏汉文化已经相融;同时藏语、汉语兼用及藏语译音,恰恰又反映了当时藏、汉语言的历史语音情况。
  
  下面笔者从收藏的诸多藏族古印章中筛选了六枚不同历史时期的汉字印章,从多个视角去了解历史上藏族使用汉字印章本身所诠释的家族名号,官号、封号及人名称号,解析汉藏文化交流的意义。

  一、吐蕃唃厮啰政权 陇拶王顺义宝记
  
  顺义宝记印章为如意纽头错金铁圆形印章,纽头刻有缠枝莲纹,并系有原配鹿皮印绶,印颈下端刻有如意云头纹,印面刻有篆体的朱文汉字“顺义宝记”(图一、图二、图三)。

  以印中所刻“顺义宝”应该是一个特殊的封号,其“记”在汉字中亦作印、押、符号、标记、钤记等义。这里的“顺义宝”封号,它是吐蕃后宏期唃厮啰政权陇拶王以特殊汉字命名的一个封号;据《藏族编年史料集》记载,此号为宋代中央政府所赐。

\
图四 明代藏区松潘镇守都指挥使“杲广图记”象牙印章。

\
图五 同图四。印章的印面并雕刻以篆体汉字“使杲广记”朱文拓印。

  诸多汉字封号,足以说明当时宋王朝对西蕃王陇拶之厚爱。而且陇拶亦是吐蕃赞普后裔唃厮啰兄长之孙溪巴温之长子赵怀德。吐蕃赞普之后人的祖上即是唃厮啰,他以湟水谷地为根据地建立小王朝,自称“宗喀杰波”,即宗喀国王。又称宋代宗喀吐蕃地方政权、宋代西蕃青唐地方政权、宋代唃厮啰地方政权或宋代安多青唐吐蕃地方政权,成为历时一百余年的宗喀吐蕃政权的奠基人。青唐管辖部族有去青唐马行六十三日者。其范围远远超过湟、鄯、廓、积石军地区,人口达100万。在历史上这个吐蕃唃厮啰王朝于公元十一世纪还组成了以宗喀、六谷部、西夏王国三个政治实体,对当时中国大地的政治气候产生了极大的影响。
  
  这枚陇拶王封号“顺义宝记”的汉字印章,大约刻于宋朝授封予陇拶王“八宝顺义王”的大观二年(1108年)至政和六年(1116年),以改唃厮啰政权的属地为宋朝郡县之番称,说明此印距今有九百多年时间。同时这枚汉字封号的藏族古印章,亦是迄今发现最早的一枚汉字印章,尤其是该印为宋王朝敕封吐蕃唃厮啰政权首领陇拶王封号顺义宝——记。此印表达的文字、内容和雕刻工艺,都有珍贵的史学价值。

上一篇:法轮双鹿
下一篇:传承藏刀文化

|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