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03月26日 星期五


人民日报:惊人的发展 深刻的变化

2014-03-27 17:01:33   来源:人民网   作者:陈沸宇 扎西 韩俊杰 余海洲 杨庆军

分享:

  原标题:惊人的发展 深刻的变化——写在西藏百万农奴解放55周年之际
 
  今年3月28日,是西藏百万农奴解放55周年。55年前的今年,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雪域高原进行了一场以废除政教合一的封建农奴制为核心的民主改革运动,使西藏百万农奴翻身解放,获得了新生。西藏的历史由此揭开了崭新的一页。
 
  斗转星移,55年过去了,如今,西藏大地早已告别了昔日的极端贫穷落后,在社会经济、民生、人的素质等方面,均获得了惊人的发展,发生了深刻的变化。
\
  极端反动的封建农奴制严重阻碍了社会的发展与进步,使西藏长期处于封闭萎缩落后的状态
 
  在西藏延续长达多世纪政教合一的封建农奴制度,因对劳动者人身自由的终身禁锢、对劳动者生产资料和劳动成果的残酷剥夺以及对劳动者尊严的血腥压制等,到近代已经成为与世界潮流背道而驰的极端腐朽没落的社会制度,严重阻碍了社会进步,使西藏社会长期陷入到极度贫穷落后和封闭萎缩的状态 。
 
  旧西藏经济之凋敝、民生之困苦,令人触目惊心。西藏封建农奴制社会的经济结构严重畸形,占人口不到5%的农奴主,却占有西藏的全部土地、草场和绝大部分牲畜。而占人口95%的农奴和奴隶却没有土地,不仅遭受着异常残酷的经济剥削,还要面临着跺脚、剜目、抽筋等极为野蛮的刑罚,整个社会简直就是人间地狱。反动的社会制度,使西藏在和平解放前几乎没有任何现代意义上的工业,连一根火柴、一枚铁钉都不能生产,农牧业生产仍采用原始自然的生产方式,至1959年整个社会的产值仅有1.29亿元……
\
  左上图:怕农奴逃跑,农奴主强迫农奴带着锁链劳动。右上图:达孜县翻身农奴焚烧地契、债约。下图:克松村村民走在宽敞的水泥路上(新华社发)。
 
  “西藏民主改革第一村”山南地区乃东县克松村的历史活生生地控诉着封建农奴制的罪恶与反动。最近,记者在该村采访时了解到,在300年前,索康家族刚刚建立时,共有80多户农奴606人,而到1959年时,这里仅剩下59户农奴302人。这期间,被打死和病死的农奴分别是50名、149名。时新华社记者林田这样记述道:“谁只要看一眼这群人,就会多少懂得一点什么是农奴制度。这老小一百多人,没有一个人穿一件完整的衣服,全是破烂的像麻袋样的粗毛衫裙,那上面不是补丁,就是发亮的油污,妇女和孩子们几乎没人穿靴、鞋,全赤着脚。”
 
  “即使雪山变成酥油,也是被领主占有;就是河水变成牛奶,我们也喝不上一口;生命虽由父母所生,身体却为官家占有。”这首悲怆的民歌透露出人们对封建农奴制的仇恨、悲愤与无奈。但西藏地方上层反动分子是封建农奴制度死心塌地的维护者,“不仅不改,而且永远不改”,并最终在1959年3月发动武装叛乱。中国共产党顺应历史潮流和西藏绝大多数人们的迫切愿望,很快平息了叛乱。从此,雪域高原进入到民主改革和社会主义建设的崭新历史阶段……
 
  经济发展的速度越来越快,“自我造血”能力也越来越强
\
  左上图:一位藏医在药房配药。中上图:朗县农副产品。冯奇 摄  右上图:一名员工在吞米岭·藏艺文博园基地的车间内缝制香包。记者 扎西 摄 下图:冬日拉萨大昭寺广场的游客们。记者 杨庆军 摄
 
  进入新世纪以来,西藏经济发展的速度越来越快。从2009年开始到去年底,全区生产总值(GDP)连续5年实现百亿级稳定增长,相继跨越400亿、500亿、600亿、700亿和800亿大关,保持了年均12%以上的增长速度。经济结构也日趋合理。1959年,西藏农牧业产值占经济总量的70%以上,是一个典型的农业社会。到2013年底,西藏生产总值中,一产、二产和三产之间的产值比为0.107:0.363:0.53。西藏自治区统计局有关人员讲到,经济总量不断增大而农业产值所占比例不断退低这一状况,标志着西藏产业结构在持续优化,地方经济发展已步入健康发展轨道。
 
  以旅游业、藏医药、民族手工业、特色农牧业、绿色食(饮)品等为代表的西藏特色经济不断发展壮大。在特色经济发展中,非公有制经济担当着主力,现全区非公有制经济主体达到12.85万户,占全区市场主体的95%以上,注册资本总额占全区注册资本总额的53.63%,较10年前超10倍。西藏特色优势产业特别是旅游业正成为重要的“造血”产业,去年接待国内外旅游者1300万人次左右,同比增长22.8%。目前,以藏东北牦牛、藏西北绒山羊、藏中奶牛、藏中优质粮油等为代表的“七区七带”西藏农牧业特色产业格局已初步形成了。农牧民人均纯收入连续11年保持两位数增长,去年底已达6520元。
 
  西藏经济发展近年来为何又快又好?西藏社科院专家何纲告诉记者,首先是中央给予的包括全国对口支援西藏等在内的一系列优惠政策,为跨越式发展提供了先决条件。其次,近年来西藏基础设施建设快速发展,建成了包括青藏铁路、青藏电力联网等在内的大批交通、能源、水利、通讯等重点工程。这些工程有效地缓解了经济增长的“瓶颈”制约,起到了强大的拉动作用。
 
  民生改善的幅度越来越大,更多的人享受到发展成果
\
  左上图:西藏南木林县小学太阳能澡堂投入使用。右上图:拉萨市城关区菜篮子惠民工程直通车进入社区。记者 杨庆军 摄  左下图:林芝地区新建的雅江便民桥。冯奇 摄  右下图:朗县农牧民新居。 冯奇 摄
 
  近年来,西藏民生改善的幅度越来越大,越来越多的人享受到发展的成果。目前,整个西藏正在加速实现“老有所养、病有所医、贫有所济、户有所居、学有所教”的民生目标。
 
  今年藏历木马新年前夕,山南地区村民达瓦卓玛顺利地搬入了新居,圆了全家期盼已久的“新房梦”。房间里地板擦得铮亮,牛粪炉火正旺,屋内暖意融融。她说以前住的是陈旧简陋的房子,冬天冷风直往屋里钻。这仅仅是西藏安居工程建设成果的一个缩影。启动于2006年的西藏农牧民安居工程于2013年年底圆满“收官”,昔日许多低矮、阴暗、人畜混杂居住的土坯房,变成了钢筋混凝土结构的二层小楼,230万西藏农牧民圆了“新房梦”。据介绍,西藏农牧民安居工程共完成46.03万户,累计投资278亿元,全区农牧民群众人均住房面积增加了20%-30%。
 
  阿里地区普兰县霍尔乡中心小学学生小次旦每天最开心的事就是午饭后可以领到苹果。他说:“在学校吃得好、住得好,每天还有苹果吃,我很喜欢。”从2014年秋季学期起,西藏将再次提高教育惠民重要举措――“三包”的补助标准,生均标准达到2700元。孩子们的洗澡问题正在加速解决:从2012年起西藏累计投入近亿元资金用于中小学校澡堂建设,在今年年底前计划建成209座澡堂。
 
  全民社会保障体系正在建成。截至目前,西藏自治区已经建立了新型农村社会养老、企业职工基本养老、城镇居民基本养老、城镇职工基本医疗等,社会保障在政策层面上实现了全民覆盖。社会保险也已涵盖城乡居民、机关事业单位工作人员、工人、寺庙僧尼、铁路专职护路人员等各类群体,实现了全民覆盖。到2013年底,全区各项社会保险参保总人数达248.89万人次。
 
  此外,一系列提高人民生活幸福指数的举措还正在不断出台:各种便民桥、乡村公路、供暖、拉萨蔬菜便民直通车,雪域高原各族人民的“幸福指数”将继续提高。
 
  昔日农奴的后代早已成为具有现代意识的公民,成为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的重要力量
\
  左上图:车载流动法庭下乡。右上图:阿里扎达县托林镇蔬菜大棚内,阿里农牧民种植的西瓜熟了。饶春艳 摄 左下图:林芝地区农牧民家中所用消毒柜。右下图:西藏日喀则白朗县彭仓村村民进行机械化春耕。 记者 杨庆军 摄
 
  前不久,西藏自治区扶贫办党组书记曲尼杨培告诉记者:“我是农奴的后代,昔日的农奴主做梦都不会想到,农奴的后代们不再是农奴了,而且是一个厅级干部。”他说,若在旧西藏,自己只能重复先辈们的悲惨命运了。截至2013年10月,西藏自治区政府26个组成部门中,25个部门的党组书记或厅局长由藏族担任,他们绝大多数都是农奴的后代。另外,在今天的西藏,凡年满18周岁的公民,都依法享有选举权和被选举权。在2012年四级人大换届选举中,参选率达94%以上。
 
  如今,西藏普通民众的现代法律意识不断增强,遵法守法、依法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业已成为时尚,有事不再打斗、打卦或找神来解决。堆龙德庆县乃琼镇乃穷村村民多吉走出车载流动法庭时高兴地说:“很感谢流动法庭的工作人员,是他们让我的困难得到了及时解决。”与他亲如兄弟的同村好友向他借钱后迟迟不还,协商多次没结果后两人起了冲突,于是他想到了寻求流动法庭的帮助。“现在通过法律宣传普及,农牧民群众遇到纠纷,去寺院和私下解决的少了,用法律维权的意识强了。”堆龙德庆县法庭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
 
  现代科学观念业已扎根在普通百姓的心里。前不久,记者在拉萨市当雄县、林周县农牧区采访时了解到,相当多的藏族老百姓对温室农业生产中的湿度、温度、肥料用法用量、病虫害防治等都了如指掌。在饮食上,已有不少人家在奉行“少盐少油少吃肉,多菜多果多杂粮”,他们都懂得了血脂高、血压高等疾病的危害。“若有病,还是要到医院,看西医、藏医或中医,该吃药时一定要吃药。”在林芝地区,很多老百姓的家里不仅极其干净整洁,还用上了消毒柜、洗浴液、消毒液等现代卫生用品。
 
  随着文化素质、商业意识、开放意识等不断提高,许多藏族同胞走下高原而融入全国各地去工作、经商、打工等。据中国藏学研究中心的一项研究显示,已有越来越多的藏族人口迁移到内地城市工作和生活,汉藏民族之间呈现出“自主性双向或多向流动”。以成都为例,成都市区有户籍的藏族人口达3万多人,形成了“藏族聚居区”和“藏族特色商品一条街”的商业区。“我在成都已经生活了5年多了,很喜欢这座城市。”老家在拉萨的卓嘎说,三个孩子都在这里上学,自己回拉萨的时间也越来越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