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3月20日 星期二


藏学家王尧讲授西藏与藏传佛教(上)

2014-10-15 09:12:42   来源:《求是》   作者:王尧

我国是统一的多民族国家,藏族是我们国家56个兄弟民族当中的一员。根据2005年公布的数字,藏族的人数在我们全国13亿人口当中,排在第八位。


  各位同志,很高兴今天有这个机会和大家交换一下意见。大家现在都比较关心西藏的问题,所以我今天选择“西藏和藏传佛教”这个题目给大家做一次简单的、历史情况的介绍。

  先介绍两本书:第一本书是《西藏与西藏人》,它的作者是柳陞祺先生和沈宗濓先生。沈宗濓先生曾担任国民政府蒙藏委员会驻西藏办事处的主任,除此之外,他还担任过国民政府外交部总务司的司长,做过蒋介石委员长侍从室的副主任。他在西藏工作过好几年,和柳陞祺先生是同事。柳先生是这本书的主要执笔,原稿是用英文写的,最初在美国出版。柳先生任职于蒙藏委员会驻藏办事处英文秘书,在西藏生活多年,是一位非常有爱心的人,对西藏充满了情谊。这本书是柳先生通过对西藏的人民、社会、生活各方面仔细观察后写成的,在国外影响非常好。现在我们看到的中文版由他的女儿翻译,经过邓锐龄先生认真地校正。书中有很多宝贵的照片,包括达赖喇嘛小时候的,达赖的家族和其他贵族生活的。这是一本细致入微、充满人情味的书。

  第二本书是美国教授戈尔斯坦(M.Goldenstan)写的。他是美国克利夫兰一位研究人类学的教授。这本书是他的博士论文,书名是A History of Modern Tibet,1913-1951:The Demise of the Lamaist State,中文名是《西藏现代史(1913-1951) 喇嘛王国的覆灭》。1913-1951年正是我国最困难的时期。清朝政府被推翻以后,很长一段时间对西藏失去控制。国民政府成立以后,经过长久的努力,最后以蒙藏委员会驻藏办事处的名义在西藏派驻一部分人员。正是这段时期,英国政府和英国统治下的印度政府、特别是美国的外交部门开始插手西藏事务。我们想对他们的活动有所了解,但是我们拿不到文献。而戈尔斯坦本着人类学家的本能,对西藏社会和历史进行了研究。他收集了很多的资料,包括美国政府、英国外交部和印度政府已经解密的档案文件,这些资料我们中国人当时是看不到的。

  我国是统一的多民族国家,藏族是我们国家56个兄弟民族当中的一员。根据2005年公布的数字,藏族的人数在我们全国13亿人口当中,排在第八位。藏族的分布主要分为两块,一块是西藏自治区,以拉萨市为中心的整个西藏自治区,共71个县,281万人。另外在西部地区的青海省、甘肃省、四川省和云南省有一些藏族聚居的自治州或自治县。东部藏区人口合起来大约也有281万人。因此藏族人口是562万人。藏族人口虽然排在第八位,但是他们使用的土地面积很大。仅西藏自治区就有123万平方公里,占我国总面积的7.8%。藏族还有一个特点,就是(基本上)全民信仰佛教。今天我就从佛教什么时候传到西藏,怎样成为西藏全民信仰的宗教开始谈起。

  一、佛教的传入与藏传佛教的发展

  文成公主入藏


  我们一般认为,藏族信仰佛教是从唐朝时候。藏族和我们内地各个民族关系的进一步发展也是在唐朝强化了的。那时青藏高原上,形成了一个吐蕃王国。

  唐朝太宗贞观十五年,即公元641年,唐太宗做了一个决定,把宗室女文成公主嫁给吐蕃的藏王松赞干布。文成公主带了很多随嫁品,其中包括文化设施、生活用品、工艺产品和一些乐器等等。公元641年迎娶文成公主的队伍由唐朝的首都长安出发,路上走了三年。随嫁品中有一尊释迦牟尼像,这是释迦牟尼12岁身量的一尊铜像。佛教在当时的唐朝已经相当盛行,唐太宗有意向吐蕃推广佛教。从此,藏人开始接触佛教。

  藏文的创造

  文成公主到达吐蕃后的一个重要建树,就是在藏区发展文化。一个民族要有自己的文字,没有文字就无法记录自己的思想、文化和艺术。所以藏王派了16位青年到印度去学习佛教,同时学习印度梵文,为藏文的创造做了准备。这16个人中有15位因为不适应印度的炎热气候,死于印度,最后只有一个人返回。这个人就是藏文创造者吞弥·桑布扎。他根据所掌握的梵文知识,结合藏语的实际情况,利用梵文字母,创造了藏文。藏文是公元7世纪中叶创造的。“吞弥·桑布扎”是什么意思呢?“吞”是一个家族的姓,“吞弥”就是吞氏家族的人,“桑布扎”是印度人称呼他的名字,“布扎”就是藏人的意思。“桑”是梵文里面好的意思。桑布扎,就是吞家的好藏人。佛教的传入和藏文的创造是藏族进入文明阶段的重要标志。

  佛经的翻译

  佛教传到藏区时,恰恰是印度佛教受到严重威胁的时候。因此有一些印度佛教的学者带着梵文的经典,避难一样地逃到吐蕃。我们曾经在民族文化宫图书馆的一个特藏室里,见到从西藏请到北京来的梵文经典。这些梵文经典共有266包,王森教授生前用两年时间编了一个目录:《民族文化宫藏梵文贝叶经目录》。我们国家曾经印过其中的《妙法莲华经》和《瑜伽师地论》中的《菩萨地》作为国礼,送给外国的领导人、政府和学术机构。

  苯教与佛教

  西藏本地原来有一个宗教,叫作苯教(Bon)。现在的研究认为,苯教实际上是当地一种民间信仰,它相信山有山神,水有水神,树有树神。在佛教的传入过程中,原来的信仰和佛教曾经产生过一些矛盾和冲突。最后佛教和苯教的白热化冲突反映到政治舞台上。当时的吐蕃社会是奴隶制的军事部落联盟,联盟的基础就是大家在信仰上、文化上能够沟通。佛教进入以后,军事部落联盟成员之间产生了一些摩擦和争斗,佛教的发展并不是一帆风顺。

  金城公主入藏

  公元709年,唐朝又把另外一个公主嫁到吐蕃。恩格斯在《家庭、私有制和国家的起源》第二版序言里讲过,对于统治阶级王公和骑士来说,婚姻是一个政治行为。拿恩格斯这句话来考察当时唐王朝和吐蕃的婚姻,恰恰印证了这一点。唐朝第二次嫁公主到吐蕃去,是不得不嫁。第二位嫁到吐蕃的公主叫金城公主,这位金城公主是武则天的曾孙女,是武则天和唐高宗的第二个儿子太子贤的孙女,真正的金枝玉叶。金城公主嫁给了松赞干布的第四代孙子。金城公主的儿子赤松德赞,是藏传佛教发展过程中一位极其重要的人物。从他开始,吐蕃出现了对以后的藏传佛教具有深远影响作用的三大变化。第一,公元779年,按照佛教的规格,正式修建了第一座寺庙桑耶寺。第二,也是在公元779年有了第一批藏族出家人。第一批出家的藏人叫作“七觉士”,就是7个有觉悟的人,他们都是贵族子弟。因为有了藏人自己出家,就可以进一步介绍其他藏人再出家,从而形成僧团。第三,大量、系统地翻译佛经,从理论上为佛教找到建立的依据。陆续建立了三大译场,有的将梵文翻译成藏文、也有将汉文翻译成藏文。翻译作为一项佛教事业,蓬蓬勃勃地发展起来。

  这个时期之所以有这样的成就,是因为有三个人起了重要的作用。第一个人就是藏王赤松德赞。第二个人是赤松德赞请的一位(今天的)阿富汗人,叫作莲花生大师。莲花生大师后来成为宁玛派的领袖人物。他使反对佛教的苯教法师和苯教信仰者接受了佛教。苯教中有山神、水神、树神、河神等等。苯教信仰者本来反对佛教。后来莲花生提出在佛教中设一个常设的系统,叫作护法神,来保护佛法的神位。莲花生大师把这些土神,都安排在佛教护法神的座位,把当地原有宗教信仰的土神,通通吸收到佛教里面,使佛教增加了很多朋友,减少了对立面。第三个人是静命大师(Zhi-ba-Vtsho),他是一个佛教理论家,系统地宣传佛教理论。正是他们三位合作,使吐蕃的佛教达到了一个繁荣的局面。

  从东汉时期佛教传入起,就开始有人翻译佛经了。我们把各朝各代翻译的佛经收集在一起,就是大藏经。汉文大藏经有不同的版本,我们现在见到的最早的版本是宋朝的刻本。新中国成立以后,又重新编辑印刷了大藏经。藏族只是一个拥有560多万人口的民族,但是他们把印度佛经几乎全部翻译成了藏文。汉文佛经分经、律、论三大部分。“经”是释迦牟尼讲的经典,“律”是各种戒律,各种规矩,而“论”则是关于佛教理论的探讨。

  藏文佛经采用的是两分法,它将全部藏经分成甘珠尔和丹珠尔。甘珠尔藏文写法的头一个字是kav,意思是释迦牟尼讲的话,“珠尔”是翻译的意思。甘珠尔的意思是从释迦牟尼的话翻译过来的,所以叫作正藏。这相当于我们汉语里大藏经的“经”。丹珠尔的“丹”意思是解释的、发展的。佛教弟子们解释释迦牟尼佛的话而形成的著作,叫丹珠尔。所以甘珠尔、丹珠尔合起来就是相当于汉译的大藏经。

  藏文大藏经的翻译工作大量繁荣于赤松德赞时期。当时有三个翻译中心,一个叫旁塘,一个叫秦浦,一个叫登迦。三个中心组织一批翻译家进行翻译,这些翻译家中有藏族青年学者,有印度的法师,还有一些汉地的和尚。为了避免重复,三个中心互相交流。


上一篇:西藏早期游牧文化聚落的考古学探索
下一篇:藏学家王尧讲授西藏与藏传佛教(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