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族传统宗教思维方式初探

2014-09-02 09:25:20   来源:佛教导航   点击:   作者:

藏族是一个古老的、有悠久文化的民族。早在远古时代,藏族先民就劳动、生息和繁衍在青藏高原上。在漫长的原始社会中,藏族传统思维方式处于萌芽、孕育状态,这集中体现于藏区原始宗教——苯教的思维特征上。

  对于思维方式的含义,目前国内学术界众说纷坛,看法各不相同。笔者认为,思维方式是思维主体在一定的社会历史条件下所形成的思维趋向、思维方法和思维形式诸要素构成的动态有机整体。基于这种认识,我们将从思维趋向、思维方法和思维形式等方面探究藏族传统宗教思维方式,提出一孔之见,以求教于藏学界的专家同仁。
  
  一
  
  恩格斯说:“每一时代的理论思维,从而我们时代的理论思维,都是一种历史的产物,在不同的时代具有着非常不同的形式,并且因而具有着非常不同的内容”。(《马恩选集》第三卷,465页)藏族传统宗教思维方式,同样是一种历史的产物,有其产生、形成和完善的历史。
  
  藏族是一个古老的、有悠久文化的民族。早在远古时代,藏族先民就劳动、生息和繁衍在青藏高原上。在漫长的原始社会中,藏族传统思维方式处于萌芽、孕育状态,这集中体现于藏区原始宗教——苯教的思维特征上。
  
  苯教是佛教传入藏区以前藏族普遍信仰的原始宗教。它所体现出的主要思维特征是:藏族先民在思维活动中,以投射——幻化方式将自然物为主的万物人格化,形成了自然崇拜、万物有灵的宗教观念,是以主客体互渗为主要特征的原始思维。这种原始思维产生于藏区原始游牧生产方式为主的社会中,并与青藏高原独特的地理环境息息相关,反映了藏族原始初民的思维概貌。
  
  随着藏族奴隶社会逐渐被封建农奴制社会代替,并伴随着外来佛教文化的传入,苯教思维逐步被较高级的思维方式——藏传佛教思维方式所扬弃,藏族传统思维方式从萌芽、孕育状态进入了形成阶段。
  
  公元七世纪,松赞干布完成了藏族社会的统一大业,建立了统一的吐蕃王朝。为了巩固统一,保护并促进吐蕃社会生产力的进一步发展,松赞干布以后,吐蕃王室积极利用和扶植佛教。佛教在与苯教的斗争中逐渐西藏化,即印、汉两地传来的佛教日益与苯教合流,不断同化着藏区原有的宗教。到了公元十世纪后半期,在佛教与苯教的日益合流中,形成了具有藏族特点的佛教——藏传佛教。公元十一世纪中叶,西藏封建农奴制已从根本上确立。与这一状况相适应,形成了藏传佛教各教派。西藏佛教派别的出现。是和藏族封建农奴制社会形成时期所存在的本身特征,,即政教合一制和封建割据形势联系在一起的。不同的藏传佛教教派,从维护自己所依附的封建领主的利益出发,推崇各自所侧重运见的思维方式。这样,各教派对思维方式的研究成果不断积淀,形成了藏民族心理最深层的潜在的部分,标志着藏族传统宗教思维方式的确立。以下,我们对藏传佛教几个主要教派各自擅长运用的思维方式作简要分析研究,以明晰藏族传统宗教思维方式的历史形成过程和基本沉淀内容。
  
  藏传佛教思维方式是在否定藏族原有的苯教思维的基础上产生的。但是,这种否定不是完全的抛弃,而是一种扬弃,是融合了苯教思维的某些内容的否定。这种否定的过程,首先是从宁玛派这一起源最早的藏传佛教派别开始的。
  
  宁玛派主要倡导以佛苯融合为特征的融合思维,这有其得以形成的社会历史原因。当佛教被吐蕃王室作为强化统一中央王权的理论工具而加以扶植时,长期在藏区起着举足轻重作用的苯教却顽强抵御并排斥外来佛教文化。在这种历史条件下,佛教只有吸取苯教的某些内容,才有可能在西藏扎根并为具有长期苯教文化传统的藏旅人民所接受。宁玛派的融合思维,主要表现为在思维过程中注重运用综合方法,使佛苯两教联系起来,相互交融,相互渗透,从而形成在内容上溶汇佛笨二教的具有西藏色彩的佛教。从藏族思维发展的逻辑序列来说,由于宁玛派的思维方式是藏传佛教思维方式扬弃苯教思维的最早形态,故它成为藏传佛教各大派思维方式中与苯教思维在内容上最明显相似之处的思维方式。宁玛派的融合思维,作为藏传佛教奠基时期藏族僧侣推崇的思维方式,十分注重使用融合方法使苯教文化与佛教文化贯通和统一。事实上,作为同一性质的宗教文化,苯教与佛教势必有相通之处,这是宁玛派融合思维得以形成的内在根据。宁玛派以佛苯融合为特征的融合思维,由于较多汲取了苯教思维的某些特征,使藏族思维在向抽象思维发展中打上了藏族传统苯教思维具有的具象思维特征,形成为适宜于西藏祉会本身特征的藏传佛教思维方式。
  
  与宁玛派更多往重佛苯融合的融合思维有所不同,藏传佛教另一主要教派萨迦派则更注重运用佛教的否定思维方法,使藏族传统宗教思维方式的内涵进一步充实。萨迦派的否定思维,突出表现在其教义上,即:“首应破非福,次则破我执,后破一切见,知此为智者。”萨迦派认为,“一切皆空”,否定了客观存在的真实性,认为一切都是由因缘构成的。在此基础上,萨迦派的否定思维否定了人对客观存在的认识,主张破除“我执”和“一切见”。萨迦派通过运用否定思维方法既否定了客观事物的真实性,又否定了人们对客观事物的认识,认为一切都是“空”的,宇宙万物皆非实有,从而引导人们去追求,超越现实世界之上的人生理想境界——“涅槃”。萨迦派不仅在藏族思维发展史上占有一席之位,而且由于它在西藏首建了政教合一制度,因而使藏族传统宗教思维方式在藏民族心理中日益强化,成为具有重要影响的思维方式。
  
  藏传佛教另一主要教派噶举派,从其擅长运用的思维方式角度使藏族传统宗教思维方式的主要内容进一步形成。噶举派的思维方式,主要表现为以内向观心为特征的内倾式思维方式。这种内向观心思维,以主体内心为思维对象进行内省或自我意识的反思,净化心灵,转变意识内容,从而使主体达到一种“万有一昧”、“净染无别”的理想精神境界。噶举派将思维活动的焦点置于对主体心灵的反省和升华上,成为一种重视对主体意识反观和整治的内向型思维方式。噶举派将其概括为:“若了心为空,勿杂入一异,恐将入断见,要住无分别”。噶举派强调使主体达到“明空无别”、“空智解脱合一”的精神境界,为此重视运用内向思维对主体内心进行观照、默究,并使之逐步完善,这是一种颇具特色的思维方式。
  
  在显密分歧条件下形成的藏传佛教派别噶丹派。则运用融合思维解决了佛教内部的矛盾,使藏传佛教在完整化、系统化方面得以加强。噶丹派的圆融思维,将佛教显、密二宗调和,主张显密二宗不应相互攻许,而应互相补充,在西藏创立了新的“观行并重,显密贯通”的宗风,进而使显密二宗相互渗透,互不妨碍。噶丹派借助圆融思维使佛教各派得以沟通,形成统摄、容纳显密二教的系统的佛教。这种显密融通的思维方法,以后被格鲁派所继承并加以发展。
  
  藏传佛教以上四个大教派各具特色的思维方式形成过程,也正是藏族传统宗教思维方式所具有的基本内容不断沉淀或积累的过程。这四大教派从各自的角度提出了在否定笨教思维基础上形成的思维方法。十一世纪以后出现的这些藏传佛教派别的思维方式,标志着作为藏族传统宗教思维方式的主要内容已基本形成。
  
  十五世纪初叶,藏族思维发展史上产生了格鲁派的思维方式。格鲁派的创始人宗喀巴,在藏族封建农奴制社会发展的历史时期,对以前各种思维方式进行总结,提出了集此前出现过的各种思维方式之长的格鲁派思维方式,由此使已基本成型的藏族传统宗教思维方式进一步完善。格鲁派的思维方式,是在总结藏族笨教思维特征与佛教思维特征的相通之处和对藏传佛教以前各派思维方式的认同的过程中形成的,因而具有代表藏族传统宗教思维方式的整体性这一特点,对藏族传统宗教思维方式的成熟和发展起了直接的推动作用。此后,格鲁派的思维方式,作为具有体现整体的藏族传统宗教思维方式的一种成熟的思维方式,长期成为维护西藏封建农奴制社会的思维方式。
  
  由以上分析可以清楚地看到,藏族传统宗教思维方式的形成和发展经历了一个否定之否定的过程,即藏族原始宗教笨教思维特征(肯定)→藏传佛教宁玛派、萨迦派、噶举派和噶丹派等各具特色的思维方式(否定)→格鲁派思维方式(否定之否定)。这一思维方式发展的逻辑与西藏社会历史的进程是一致的。当藏族社会处于原始社会和奴隶社会时期,形成了以自然崇拜为特征的笨教思维。随着藏族农奴制社会形成,笨教思维被宁玛派、萨迦派、噶举派和噶丹派的思维方式否定,从而使藏族传统宗教思维方式从孕育状态进入确立、形成阶段。而格鲁派的思维方式扬弃了以前出现过的思维方式,标志着藏族传统宗教思维方式的成熟和完善。藏族传统宗教思维方式这一逐渐成熟过程,实际上是藏族传统宗教思维方式适应西藏封建农奴制社会上升时期的客观需要而不断发展的过程。
  
  二
  
  藏传佛教的思维方式,作为人类用宗教掌握世界的方式之一,产生、形成于青藏高原特殊的地理环境中,与带有原始部落和奴隶制痕迹的西藏封建农奴制社会有直接联系。惟其如此,它就具有与其他民族思维方式不同的特征。由于西藏社会长期以来呈现出政教合一的组织形式,故藏传佛教思维方式也就成为传统的思维方式。而作为藏族传统宗教思维方式的基本特征,是由格鲁派最后奠定并系统总结的。
  
  藏族传统宗教思维方式,从致思趋向上看,主要特点是在思维活动中始终以成佛为指归,以探求人与佛的关系为思考重心,探究使人成佛的途径。这种致思特点,使思维主体进行思维时紧紧围绕人何以成佛这一问题展开思考,在思考人生和社会的各种问题时更是以使人成佛为轴心问题而展开思索。这种思维的旨趣与归宿,在于通过幻想,使主体从现实“苦海”中解脱出来,达到与佛合一的理想精神境界。以佛为中心的致思趋向,是藏族传统宗教思维方式中最为重要的因素。藏传佛教各派思维方式所共有的这一运思特征,经格鲁派最后加以反思并总结,深深沉淀在藏族传统宗教思维方式之中,成 为藏民族思维活动的定向器和启动器。以佛为中心的致思趋向,使藏族传统思维方式成为一种宗教性的思维方式,这与汉族传统思维方式的人文主义致思趋向有显著区别。汉族传统思维方式的重心和运思特征是人,是人与人的关系。从中国哲学史上看,儒、墨、道、法各家都围绕“人”与“人治”向展开争论。而藏族传统宗教思维方式的重心与运思特征是人与佛的关系,是对使人得以成佛的各种问题的思考和探求。藏族传统思维方式的宗教型致思趋向,是在以政教合一为特征的西藏封建农奴制社会基础上形成的。西藏封建农奴制社会的这种特征,反映到藏民族的思维方式上,则必然使其具有十分突出的宗教性质,形成了以佛为中心的致思趋向。

相关热词搜索:藏族传统 宗教

上一篇:清朝前期治藏:由政教分离到政教合一
下一篇:佛教在西藏的传播与发展(上)

| 收藏
更多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