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3月20日 星期二


藏族服饰区划新探

2014-05-22 09:04:53   来源:民族研究   作者:李玉琴

藏族服饰纷繁复杂,品种多样。但是,受不同地区自然环境、生产生活方式的影响,加上历史原因及民族间文化交流的差异,使藏族服饰独具特色,地域分异明显,形成了不同特点、不同风貌的服饰区域,这为我们区划藏族服饰奠定了基础。


  服饰是一个民族或族群的历史文化载体。服饰区域的形成、衍变不仅与人群生存环境、气候条件等自然因素紧密相关,而且还受民族或族群的历史发展、语言差异、文化观念等因素制约,是长期历史发展的结果。因此,服饰区是以共同或相似的自然条件和人文背景为基础的、在服饰主要方面具有共同特征或相似风格的文化区域。服饰区可谓是一种形式文化区。

  藏族服饰纷繁复杂,品种多样。但是,受不同地区自然环境、生产生活方式的影响,加上历史原因及民族间文化交流的差异,使藏族服饰独具特色,地域分异明显,形成了不同特点、不同风貌的服饰区域,这为我们区划藏族服饰奠定了基础。藏族服饰区划的目的是便于认识服饰类型的空间分布与自然地理环境、历史文化传承的关系,有利于从整个空间区域上把握服饰的区域差异性和区域相似性,从而更深刻地认识藏族服饰的特征、分布规律及其与地理环境、历史文化的关系,让藏族服饰真正能够起到对藏族文化认识和研究的“索引和钥匙”的作用。

  一、前人的研究及评价

  过去,由于对藏族服饰研究较少,缺乏对藏族服饰进行深人而细致的区别。1988年安旭先生首次对藏族服饰进行分类和区划,根据藏族方言把全国藏区服饰划分为三类:卫藏服饰类、康巴服饰类和安多服饰类,每类下面又包含若干型,型下分式。应该说这种划分虽略但不失全面,后来研究者多沿袭此分类,其影响是显著的。依语言分类,是目前学术界通行的民族服饰分类方法,此方法较准确地表明某一民族内各个族群在历史上的亲缘关系以及服饰与语言的关系。但是它不能从共时角度和空间角度表示出民族或族群所处地理位置、自然环境、经济生产方式对服饰的影响和制约,对族群内部服饰的多样性难以作出区分,这不能不算是一个缺陷。《中国藏族服饰》画册行政区划分为西藏、四川、青海、甘肃、云南藏族服饰,并一次来列举和描述各地的藏族服饰,形象地展现了各地区服饰的差异和特点,却忽略了服饰差异的内在联系和原因。行政区划对服饰区的形成和变化有一定的影响,但没有必然对应关系。还有一种服饰分类方法是以经济文化形态作为划分标准,把藏区服饰分为牧区服饰、农区服饰和半农半牧区服饰。这种划分注意到了自然条件和生产方式对服饰形制、质料的影响,却不能对同一种经济文化形态服饰差异作出适当解释。此外,也有以服饰的某一构件或部分元素作为标准进行分类,如:以头饰分为西藏普通型、甘南康巴型、白马藏人型、云南中甸型等7类。上述种种划分都具有合理性,在某种程度上也符合藏族服饰本身的特点,但服饰分区只依据单一的标准是不恰当的,这将不可避免地失之片面,同时以上方法未能明确服饰区域边界。

  近些年来,在地理学的研究中十分重视对区域的综合性的研究,强调在区域的研究过程中要将自然和人文因素结合在一起,只有这样才能全面了解区域的特征。因此,本文提出对藏族服饰的区划研究应该采用综合分区法。所谓服饰综合分区法,就是利用现实调查和综合区域地理学及其他学科的研究成果,综合多个可变因素(包括自然地理要素和历史文化要素)来研究服饰的区域划界,以探讨区域内各要素与服饰的相互关系,揭示服饰的区域特点、区域差异和区域联系的研究方法。该方法旨在通过区划既能展现服饰本身具体表现形态的差异和联系,还能从区域之间的关联探寻所隐含的深层原因以及与自然地理、语言、历史文化的关系。

  二、藏族服饰综合分区法的原则与依据

  藏族服饰的区划需要以整体观点看待藏族服饰,依据一定的标准划分出相互联系而又相互区别的服饰区域。一个地理单元(即一个服饰区域)的服饰特征不同于另一个地理单元的服饰特征,两者之间呈现出明显的差异性。同时,在一个地理单元内部,服饰在主要特征方面存在着趋同性。这种导致服饰区域空间之间产生相似性和差异性的因素就是我们探讨藏族服饰区划的依据。

  服饰的地域性特征是多种要素相互影响、共同作用的结果。为了论述方便,我们将气候环境,生产、生活方式和文化三个方面作为区划依据分别进行探讨,以此得出一个综合区划方案。

  (一)气候环境

  气候环境对服饰的基本形制、材料、色彩都有重要影响,甚至起着决定作用。青藏高原属于高寒地区,气候干燥,日温差大,年温差小,在这样的气候环境中服装不仅要保暖,而且还要易于穿脱、方便散热。因此藏族服饰普遍具有衣料厚重,结构肥大,袖袍宽敞的特点。史料记载和考古发现都证明了藏民族形成以前在青藏高原生活的古羌人服饰已具有了今天藏装的特征,如“羌胡被发左衽”,吐蕃人“衣率毡韦”,“妇人辫发而萦之”;1955年出土的晋宁石寨山西汉时期的青铜器人物图像中也有身穿袍服,担露双臂或单臂,头部有饰物的形象。这些服饰特征的延续足以说明青藏高原独特的气候环境是形成藏族服饰特点和着装习惯的基础。然而,在广阔的青藏高原地区,气候环境的差异很大,生活在不同气候条件下的藏族同胞就要穿用不同的服装以适应自然环境,从而形成了藏族服饰的地域差异。总体来说,严寒干燥的地区服饰厚重(多用皮毛)、种类单一,而温暖湿润地区的服饰则衣料轻薄(棉质居多)、结构复杂、层次丰富。

  按照温度、水分条件地域组合的不同,可将青藏高原划分13个不同的气候区。从藏族分布区域来看,基本上处于高原温带和高原亚寒带2个温度带;水分状况大部分属于干旱、半干旱的地域类型。

  (二)生产方式与生活方式

  由于青藏高原严酷的自然环境和条件,人们对自然的改造相对微弱。藏民族依凭生态环境而选择的传统生计方式,千百年来变化不大。生产方式的不同所造成的服饰特征差异是明显的,牧区女子“辫发毡裘”,农林区人们喜盘发着裙,这是长期适应生产劳作和生活的需要而形成的。在牧区,皮裘成为服饰的主要原料,为方便随牧迁徙,服装注重简便实用,如羌塘高原的牧民“四季一裘衣”,袍衣结实保暖且日衣夜被,袖袍宽大便于穿脱,这些特点与流动的游牧方式是相适应的。农区生活稳定,物产相对丰富,人们有条件、有时间制作和美化服饰,所以农区服饰材质和款式多样,随季节变换不同的服装,重刺绣、挑花,缘边装饰复杂,如川西嘉绒农区的服饰冬夏季节分明,以布、丝绸和氆氇为衣料,上衣下裙或裤,前后拴绣花围腰,束花腰带,这种穿戴除适应当地气候条件外,也与农区劳作特点、物产情况以及当地女孩教育传统密切相关。因此,生产、生活方式也应成为藏族服饰分区的重要参照坐标。

  宏观地看,青藏高原的牧区、农区及农牧区的分布与气候区成对应关系。随着高原地形由西北逐渐向东南倾斜,海拔由5000米以上依次递降到3000米左右,地域分异呈现从西北寒冷干旱向东南暖热湿润的变化,生产方式大体表现为牧业、农牧业、农业及农林业的带状更迭。一般地说,气候严寒的高海拔地区为牧区,气候较暖海拔在2000米以上3000米以下的地区为农区,而高山峡谷交错的地区则农牧兼营。总的说来,气候环境和以生态环境为承载基础的生产方式紧密结合,共同对服饰产生影响。但是,两者又体现出各自不同的分异,气候条件相同情况下不同生产活动的服饰差别是显而易见的;另一方面,即使从事某一种生产方式的活动,因自然条件的不同也会造成服饰上的差异。如藏南工布农林地区,气候温暖,雨量充足,为了适应自然条件,当地人创造了样式独特的“古休”(属于贯首衣的一种),既方便散热、耐磨又能避雨。而甘南舟曲地区森林密布、气候暖湿,故他们的服装面料以透气的布、褐子、麻为主,“帮典”缩小为肚兜,为了方便山路和林间行走,还形成裹腿的习俗。

  鉴于此,可对藏区作一个自然方面的区域划分,内容包括气候条件、生产方式。

  (三)文化要素

  在自然条件相同或相近的情况下,文化便成为服饰差异并呈现多元现象的重要因素。如众所知,服饰是地域文化显性的表征之一,换句话说,服饰的特征反映了地域文化的影响和印迹。在藏族历史长河中的特定阶段,不同的服饰及风格可以用来识别文化状态,亦可用来识别群体间的地域关系。我们能够通过一千多年前吐蕃“四如”和“西山诸羌”的服饰对比中发现显著的文化差异,同时又可以在一种文化区域内找到虽不十分明显却又很有意义的差别。如受康巴文化熏染的昌都人和理塘人,从服饰上同样可找到他们的差异。由此可见,服饰的地域差异总是与不同文化的人群联系在一起的,体现了服式、习惯、审美意识和观念的历史传承。因此,服饰作为一种地域文化表征具有将某一族群与另一族群进行社会文化区别的特性。藏族地区地域广阔,自古以来部落众多。在吐蕃时代藏族就已经形成了若干区域性文化共存的早期格局。藏族历史文化区涵盖了语言、宗教、风俗习惯等多方面文化风貌上的一致性,在服饰上也是如此,同一个文化区服饰风格趋同,在头部和身体的装饰差异和服装款式的风格方面表现得尤为明显。可简单地归纳为:安多服饰雍容华贵,以银制饰品为主,以多为美;康巴服饰粗犷豪放,好用蜜蜡、珊瑚、瑟等天然物品为饰;卫藏服饰则典雅古朴,组合饰物奇特怪异;嘉绒服饰华美时尚,头饰独具一格。但由于某种文化成因或历经不同的历史发展过程都可能形成不同的服饰文化,所以每个文化区内又存在服饰文化的多样性。

  人文地理学中的“文化区”理论认为,文化区的形成有其长期的历史原因,与一个民族的形成、语言、信仰、风俗等有着密切的关系,一个民族的生产生活区域具体表现为一个地理空间范围,根据这个空间范围中该民族或者族群的核心文化在区域中的影响力,以及与周边民族或族群融合交流的关系,一个文化区包含了核心区、过渡区二个区域。核心区是民族或族群文化的集中区,表现出纯正的民族文化,随着向地理区域外围的推进,民族文化的影响力在逐渐减弱,到了文化区的边缘,本民族或族群的文化与周边的民族或族群的文化相互交融渗透,表现出文化的过渡性特征,这就是从民族文化的核心区到过渡区的距离衰减效应。根据藏族的历史文化传承,可将藏族分为卫藏文化区、安多文化区、嘉绒文化区、康巴文化区几个主要的文化区,在这几个文化区中,最复杂的要数康巴文化区。因为康巴文化区无论就其自然地理环境,还是就其历史文化因素而言,都是最为复杂的。自然地理环境以横断山为主体,高山峡谷、山原并存,气候的垂直带谱分布特征明显,在各相对独立的小地理单元内,亦牧、亦农、亦林。由于地处藏彝走廊的通道上,各民族文化相互交融,又形成相对独立的文化地理单元,从而使康巴文化区在过渡带上体现出了丰富多彩的文化特性,在服饰上表现得尤为明显。康巴文化区的核心区主要在甘孜州的德格、白玉及西藏的昌都一带。过渡区表现十分丰富。在嘉绒藏族与彝族文化过渡区之间,存在一个木雅文化区,其服饰区体现了服饰文化的过渡性,表现为:木雅传统服饰为主体,康巴盛装、嘉绒头饰、彝族百褶裙及汉装和藏装混穿现象并存,总体上与康区服饰较近。近年来康化现象尤为突出;康南地区的服饰文化则体现出康区藏族与彝族、纳西族和白族等民族融合的特点,如四川的乡城、稻城、得荣、云南的中甸等地区,其服饰与康区服饰差异较大:女子身穿拽地连衣长裙,外罩长坎肩,除乡城、稻城外,服装多用麻、布或毛布制成,尼西妇女背披毛披肩,也是受到纳西族妇女的影响;中甸县妇女穿深蓝色长袍,系白围裙,头包各色鲜艳头巾,与白族服饰相近;青海的玉树、果洛地区则是康区与安多文化的过渡区,服饰既有康区特征,又有安多草原的服饰特点;四川西北高原也表现出这样的特征。嘉绒藏族在文化的过渡带上,其西与康巴服饰相融,其东其南与羌族服饰相融,其北与安多服饰相融。在文化区的划分上,过渡区也即渗融区,是表现为多种文化交汇的宽广区域。

  事实上,气候环境、生产方式和文化因素之间并不能截然分开,它们相互依存并交互作用,从而形成藏族服饰文化的区域特征。所以,有学者指出:服饰文化区域性特征主要是由民族所处的经济文化类型和社会发展程度决定的。就藏族服饰而言,气候环境的差异是形成区域性特征的基础,生产生活方式的差异使服饰差异得以体现,如材质、款式及装饰形式等,但在总体上与气候环境对服饰的影响是一致的。文化因素更是变化多端,但文化区与环境区域是相互呼应的,即文化区的地域分布与气候环境和生产方式的分区大体相当。本文以历史形成的人文分区以及核心区、边缘区理论来对地区服饰的文化个性和风格类型进行区分,因而具有统 摄性和包容性。

  为了帮助我们发现不同地区之间的内在联系,减少主观性和随意性,本文采用叠加法对藏族服饰进行自上而下的区划,即将气候环境、生产生活方式的分区与文化区域界线相互叠置,根据区域合并情况、分布形势,并结合人口规模、服饰差异等来确定服饰的区划。也就是说,图2所示的区划方案是将气候环境、生产生活方式和文化三个因素的分区进行叠置后得出的结论,反映出三个因素分区的基本一致性。

  三、藏族服饰综合区划的方案及分区概述

  根据上述分析,并结合服饰本身的区域差异,笔者将藏族服饰区划为13个类型区,从藏族服饰分布现状来看,其服饰区结构可分为三个层次:服饰区、小区域服饰型、服饰式。

  各服饰区的基本特征概述如下:

  (一)藏南宽谷农业服饰区


  本区介于喜玛拉雅山和冈底斯山、念青唐古拉山之间的雅鲁藏布江中上游的广大地区,包括拉萨、日喀则、山南地区。平均海拔高度3000米左右,受地形屏障作用,藏南谷地冬不冷夏不热,干湿季分明,是西藏地区唯一地势较低、气候比较温暖的农业区。拉萨、日喀则两地一直是西藏政治、经济、文化中心,是藏族文化的发祥之地,其服饰也随着历史进程得以极大发展。该区域藏族服饰总体特征为典雅、简洁,装饰不求多而讲究搭配,男女皆戴金花帽,系腰带,穿长靴。夏秋妇女着无袖袍,内穿丝绸衬衣,腰系彩色帮典。妇女发式从额际正中分梳两辫环头盘成一圈,头饰独特,有三角形“巴珠”或弓型“巴果”、圆形“巴龙”,这些都是由绿松石、珍珠、珊瑚等装饰而成的珠冠饰品。男子穿毛料或织锦缎长袍,发辫盘于头顶,脚穿牛皮靴子。由于藏南谷地为宽谷盆地,开阔平坦,交通方便,因此整个农区服饰较一致。但在区域内部不同地区也有一定的差异,根据服饰色彩、材料、佩带等方面的差异又可以区分为拉萨型、日喀则型和山南型。农区和城镇有较大差异。

  (二)西藏工布农林服饰区

  工布地区气候暖湿、土地肥沃,森林密布,是西藏文化发祥地之一。但由于相对封闭的自然环境,随着吐蕃向北发展,地处卫藏东南一隅的工布地区逐渐变得偏远、闭塞,难以与其他地区交流,使其经济文化等方面发展缓慢,而其相邻地区为相对落后的珞渝地区,因而该地区保留了比较古老的服饰元素,形成了独具特色的服饰区。本区包括整个尼洋河及其与雅鲁藏布江交汇处四周约两百公里的河谷地区,即今天的工布江达县、林芝县和米林县等。由于地属温带湿润气候区,居住河谷低于海拔3000米,因此这个地区的人少有穿袍,男女常服为“古休”,相比拉萨等地服饰“差异大于共通性”。这种服装的特点是套头式长坎肩、无缝接,男女皆以当地手工织染的氆氇为原料,也有猴皮或熊皮制成的古休。颜色一般为黑色和紫红色,领口、袖口、下摆镶上缎边。工布帽是一种用氆氇缝制的圆形小毡帽(拨尔甲),其边上分开的尾翅朝向代表婚姻状况。

上一篇:天葬的独特仪轨和意义
下一篇:论色彩语言对藏传佛教的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