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09月21日 星期四


拉萨磨盘山关帝庙

2014-06-04 09:29:07   来源:《拉萨晚报》   作者:满文妍

关帝庙是中国传统民俗文化的代表之一,多见于汉族地区,少数民族地区则少见。一座关帝庙就是那一方水土的民俗民风的展示;一尊关公圣像,就是千万民众的道德楷模和精神寄托;一块青石古碑,就是一个感天动地的忠义教案。

  拉萨磨盘山关帝庙:格萨尔王和关羽被一同供奉

  今年春天的某个中午,我来到布达拉宫以西、药王山以北一座不高且顶部平似磨盘的小山边,此山藏语称为“巴玛热”(意为“磨盘山”),山北边有一道红顶黄墙,护佑着一座神秘的庙宇,也就是关帝格萨拉康。

  这,就是拉萨著名的磨盘山关帝庙。

  当时正是桃花盛开时节,山上粉红色的桃花开得烂漫。

  蔚蓝天幕下,琉璃瓦屋翘首飞檐、房屋红黄相间。房前屋后点缀着绿树繁花,这让江南风格的月亮门、走廊等显得那么清幽宁静。

  从磨盘山北侧沿石阶往上攀登,很快就走到关帝庙的庭院里。庭院呈长方形,东西两边建有两层平顶藏式楼房,楼房对称。底层原为僧房,二楼用来接待香客。

  庭院东北竖有一块石碑—— —“关帝庙落成碑”,它是庙内现存最重要的文物。碑高3.04米,碑首为二龙戏珠浮雕图案,中间刻有“万年不朽”四字。碑身正面四边饰云雷纹,中间是汉字楷书碑文,记载着清军打败廓尔喀人的经过和建庙缘由。如今碑身汉字碑文已有些模糊。满院盛开的桃花为这块古老的石碑增添了浓浓的历史韵味。

  由庭院登上北面的台阶便到了主殿:关帝殿。殿前建筑为抬梁式结构,屋顶上覆绿色琉璃瓦,建筑面积约800平方米。殿外东侧有乾隆五十八年(1793年)福康安等清朝官兵所铸铜钟一口,这便是“磨盘山关帝庙铜钟”。

  钟上的文字如今仍清晰可辨。大殿外面有环绕大殿一周的“回”字形转经道。

  走进主殿,迎面就是供奉的英武威严的关羽塑像。

  殿堂两侧,是包括诸葛亮、张飞、关平在内的四座彩色人物塑像,塑像栩栩如生。在关公塑像左侧,还供奉有藏族同胞十分崇拜的格萨尔王的神像。格萨尔王和关帝都被尊为战神和民间保护神,他们靖边卫国的作用基本相同。

  大殿背后的黄色殿堂,藏语称“加央拉康”,即文殊殿,其建筑风格与关帝殿基本相同。但殿内主供文殊菩萨,两边塑有恰那多吉、四臂观音、龙树菩萨等塑像,还摆放着许多其他塑像。

  出乎大多数人想象的是,藏汉文化中流传最广、影响最大的两位英雄人物—— —格萨尔王和关羽,被供奉在同一座庙宇里。

  关帝庙是中国传统民俗文化的代表之一,多见于汉族地区,少数民族地区则少见。一座关帝庙就是那一方水土的民俗民风的展示;一尊关公圣像,就是千万民众的道德楷模和精神寄托;一块青石古碑,就是一个感天动地的忠义教案。然而,在拉萨保留下的这一座关帝庙,其历史沧桑已然远去,留给我们的是古老的文化传承和依稀缭绕的战歌,《三国演义》中的关羽形象在拉萨历经风雨上百年陪伴着我们。这里没有布达拉宫的宏伟与威严,也没有大昭寺川流不息的香客和热闹繁华的场面,这里有的只是清净幽深的感觉。

  历史变迁、沧海桑田,原本的关帝庙的蕴意与特征已较为模糊,但人们依旧焚香祭祀,长久地膜拜。从泱泱中原文化象征的忠义仁勇的关云长,到西藏雪域高原传说中无往不胜、令人景仰的格萨尔王,两个民族文化中对大英雄的崇拜以及英雄情结的相互融合,彼此形成共识,不由得使人感受到寻求统一、抵抗外敌、保卫家园、崇义尚武的共同追求和企盼。

  这是藏汉文化交融和结合的产物,也是统一多民族国家巩固和发展的体现,于是,从另一个角度向世人证实,西藏这片热土,从来就不曾离开中华民族这个大家庭。

  拉萨磨盘山关帝庙附近还有一座公德林寺,位于磨盘山的西边,这是一座历史悠久的格鲁派寺庙。抗击廓尔喀入侵的战役胜利后,这里成为摄政的达擦活佛的永久官邸。拉萨磨盘山关帝庙现在由公德林寺管辖,历史上也是公德林寺的一部分,而且是目前西藏规模最大、保存最完整的一座关帝庙,2007年被列为西藏自治区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我有幸来到这里,心生许多感慨,站在磨盘山上,遥望不远处巍峨的布达拉宫,长久地驻足在关帝庙的幽幽庭院里,酥油灯、净水碗、青稞酒以及在庭院中的煨桑炉等,让我的内心充满了感动。

  不同的供奉,共同的寄托,共融的文化,藏汉合璧的这座关帝庙带给人们许多有益的思考。

  “关帝”是汉族道教将三国时期蜀汉大将关羽神化后的崇拜偶像,为什么会在拉萨修建一座关帝庙呢?关帝庙里的“关帝庙落成碑”,记述了建庙缘起和过程。

  碑文为:磨盘山新建关帝庙碑。乾隆五十有六年秋,廓尔喀自作不靖,侵凌藏界,并抢掠札什伦布庙。皇帝赫然震怒,谓卫藏自策零敦多布殄灭后,隶职方者百有余年,使靳征调之烦,从移位班禅、达赖之议,其济咙、聂拉木等地势,将尽委之贼,此后受戕者,当不止前后卫藏矣。特贲纶意,命福康安为大将军,一等公海兰察、四川总督惠龄甫为参赞大臣,统领劲兵,大强挞伐;大司空和琳飞刍挽粟,专司策应,为后路声援;大学士孙士毅复自昌都驰赴西招协理军储,于五十七年夏,由宗喀、济咙整旅遄进。先是驻军前藏,征兵筹饷,谒札什城关帝庙,见其堂皇渊隘,不可以瞻礼,顷神御灾捍患,所以佑我朝者。屡著其孚格,于是度地磨盘山,鸠工庀材,命所司董其役,默祷启行,荐临贼境,七战皆捷,距阳布数十里,廓酋震砻军威,乞降至再。皇帝鉴其诚款,体上帝好生之德,准纳表贡,诏令班师,并御制十余全记颁示臣下,予惟此视师。自进兵以来,山溪险劣,瘴雾毒淫,竟获如坦,不三月而蒇绩,自非神佑不至此。凯旋之日,庙适落成,与诸公殿瞻仰芜,徘徊俎豆,浑感大功带竣,维神之力而益欣,继自今前后卫藏永永无虞也,是为记。时乾隆五十七年谷 昌。御前大臣领侍卫内大臣太子太保武英殿大学士吏部尚书兼兵部尚书一等嘉勇公大将军福康安谨撰。监修同知李经文,乾隆五十八年。”

  在《清史稿》、卫藏通志》等文献中都有对这座关帝庙的记载。清朝乾隆年间,廓尔喀人侵犯西藏,并在日喀则大肆抢掠扎什伦布寺的财物、金银、粮食和其他地区的大批牛羊,藏族人民的经济损失十分严重。当时,清朝乾隆皇帝派大将军福康安统领大军迎战廓尔喀入侵者。虽然在历史上廓尔喀一向以战功著称,但是这次一败涂地,清兵同西藏当地老百姓齐心合力,七战连捷,不到3个月的时间,不仅把入侵者赶出国境,还一路打到了廓尔喀的都城,廓尔喀的国王不得不出城请降。

  班师回到拉萨,士兵们认为在当时较为险恶的地理环境和自然气候中,能顺利击败以骁勇善战而闻名的廓尔喀人,一定是武圣人关羽在冥冥之中相助,于是上下官兵捐银7000两,由福康安将军和当时的西藏摄政王总领其事,在布达拉宫西侧的“巴玛热”上新修了一座关帝庙。乾隆五十七年(公元1792年),一个天路霜河、秋声紫雁的季节,大将军福康安等在此修建关帝庙一座,曾有名头:磨盘山头关帝庙。

  因为关帝形象与藏族史诗中的古代英雄格萨尔王非常近似,所以拉萨人称之为“关帝格萨拉康”(拉康在藏语中就是神庙的意思)。

上一篇:细品药王山的繁华与安静
下一篇:西藏唯一财神庙扎基寺

|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