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08月21日 星期一


热气球首次飞越珠峰

2014-10-21 08:57:15   来源:中国气象报社   作者:刘连成

驾驶热气球从珠穆朗玛峰上空通过,俯视珠峰的壮观景色,这是气球飞行员们多年的理想。美国飞行员的计划没有实现,去年日本飞行员的飞行也失败了,更使飞越珠峰行动蒙上了一层神秘的色彩。


  驾驶热气球从珠穆朗玛峰上空通过,俯视珠峰的壮观景色,这是气球飞行员们多年的理想。美国飞行员的计划没有实现,去年日本飞行员的飞行也失败了,更使飞越珠峰行动蒙上了一层神秘的色彩。用热气球飞越珠峰,不仅要飞越8848米的高峰,而且所有人员都乘坐在完全敞开的普通的藤条吊篮里,身着普通的防寒衣。如果遇到强上升气流或被迫升高几千米,人体血液就会沸腾,这是一般人难以想象的冒险。珠峰地区,高峰彼临,山间多变的谷风,山前、山后的垂直气流,使人无法预测。多年来,喜玛拉雅山脉的险恶天气,不知吞噬了多少“空中来客”。因此,内行人听说要用最简单的、只靠风吹动前进的飞行器——热气球飞越珠峰,都认为这是冒险的创举。

  飞越的策划

  十年前澳大利亚的热气球飞行员,寄来了珠峰地区的气象云图,表明飞越珠峰的信心,由于经费不足,没能实施。1989年英国RF国际摄影有限公司,向我国正式提出飞越珠峰的申请。同年11月我陪该公司的彼特·梅森(PetreMason)及国家体委国际体育旅游公司的联络官菅永宁赴西藏考察。我们根据高空风的普遍规律,在珠峰东侧80~160公里可能着陆的地带进行详细观察,并共同研究了飞行方案。考察后双方确认:1、从珠峰向60°~80°方位飞行,降落在距珠峰80~110公里的扇面地带;2、实施时,在降落中心萨尔区设一指挥营地;3、根据预定降落区和高空风在尼泊尔境内选择起飞场地。考察后认定1990年4月中旬实施。

  日本首飞失败后的启示

  在英国人积极筹划的同时,日本气球协会也在悄悄的做飞越珠峰的准备。在英队即将飞行前不久,英国所有飞珠峰的设备被尼泊尔海关扣压,迫使英方活动不得不推迟。这正好为日本人能后来居先创造了条件。

  日本队由日本气球协会理事长大岩正和任队长,主飞行员是相当有经验的神田,副手是国际气球委员会的副主席市吉三郎。他们的热气球于1990年5月9日上午10时10分起飞,半个多小时从海拔4000多米的起飞营地升高到9000多米。后飞行员突然报告:风速太小,飞行困难,要求着陆。当地面人员对飞行员报告的“风速太小”提出怀疑后,没有得到任何回答,气球就坠在6000多米的山上了,两个飞行员重伤,气球全毁,首飞失败。这次失败的原因究竟是什么,它对飞越珠峰的成败非常重要。我认为在万米高的空中“风速太小”实属不实,更不应是撞山的理由。气瓶压力骤降,燃气无法喷出,造成热气球不能升高,可能是真正原因。英国人不知是早有准备还是接受了日本人的教训,在飞行前给每个带到空中的气瓶“穿”上了厚厚的保温衣,以保证在整个飞行过程中,液化气瓶始终保持预定的压力,在零下50摄氏度的高空燃烧器也能工作自如。

  另一个气球由美国人安德鲁·埃尔森(AndrcwElson)驾驶。他虽然自1988年才开始飞热气球,但他有段时间几乎天天要飞,现已飞行近4000小时了。他与英国航空摄影师埃里克琼斯(EricJones)合伙,两个人除自己的冒险飞行任务外,更主要的任务是要把热气球飞越珠峰的空中镜头拍下来。他比第一个气球晚起飞几分钟。他的气球吊篮里装着四管燃烧器。从4750米的营地起飞,上升到7000米这段飞行,他只点燃了两个燃烧管,到8000米以上他才将另两个燃烧管也点燃。在飞近珠峰前的8000—10000米高度飞行中,有时不知从什么方向吹来的怪风,可以把燃烧器的火焰吹灭,有时风速突然增加很多,使飞行员无法向球内喷火,他的球在空中严重倾斜了几次,由于火焰倾斜角度大,他的排气拉绳(尼龙的)和球的下部都烧坏。热气球有时突然下降百多米,有时全开燃烧器也不上升。他回忆他飞过珠峰后第一感想就是:“我一生中不会再飞第二次”。安德鲁越过珠峰上空的高度是11800米。由于他在空中看见了第一个气球着陆的狼狈相,他又向前飞行了近10公里,稳稳地降落在预定降落区内。两个气球分别飞行95公里和105公里,续航近1小时40分钟。

  从技术角度总结,我认为美中不足的一点是:英方组织者没有派遣一名真正懂得飞行技术和气象知识的人当英方回收总指挥。

  可能由于去年日本失败的教训,英方只能重视对飞行员意外坠地的防范,派来的回收人员都是登山能手和管帐先生,无一人是热气球飞行员。英方人员入境后,我们按1989年研究的方案,提出要在着陆中心区萨尔设一观察营地,飞行当天放出探空气球,将近地面各高度层的风向、风速和地表情况及时通告飞行员,这对飞行员安排下降阶段的飞行方案非常必要,这也是组织飞行活动的一般常识。但英方回收总指挥却不懂飞行技术,对我们再三提出的上述回收方案予以拒绝。结果飞行员入境后的80公里飞行,没有收到任何近地气象、飞行位置及地表情况的预报。如果按中方提议在萨尔区设一营地,现场提醒飞行员近地情况,就不会造成第一个热气球在乱石坡上降落。第一个热气球如有地面指挥再向东飞行几分钟,就会进入我们划定的降落区,也会避免人员受伤和10万英镑器材的损失,这是应从这次活动中吸取的教训。(来源于1992年2月17日《中国气象报》 作者:刘连成   原载《航空知识》1991年第12期)

上一篇:藏族人能适应高海拔或源于基因
下一篇:羌塘半年

|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