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3月20日 星期二


登山民族夏尔巴

2014-05-07 09:57:35   来源:乌鲁木齐晚报    

夏尔巴人淳朴、吃苦耐劳。在珠峰大本营(南坡),人们经常开玩笑说,你在这里随便遇到一个肤色黝黑、戴太阳镜的小伙子,说不定他就曾登顶珠峰五六次以上。比如,本次女子队的协作普尔巴·夏尔巴,他已经九次登顶珠峰,曾经创造过两天登顶珠峰的奇迹,而他的哥哥创造了八小时登顶珠峰的世界最快纪录。


  试想一下,在海拔4900米的高度,清晨的阳光还没有照射到落满冰霜的球形帐篷上,此时帐篷外有人轻轻地说了一句“打扰了”,你拉开帐篷,外面半蹲着一个肤色黝黑、满脸笑容的小伙子。

  他先是给你递上热毛巾,然后再来一杯热热的红茶,你的睡意全无,这是一个美妙的早晨,尤其是在如此高度。

  这个小伙子,就是夏尔巴人中的大本营服务人员。

  夏尔巴人不仅负责探路、开凿阶梯和铺设绳索,还要为登山者提供后勤保障。当登山者在山顶激动地展开国旗时,夏尔巴人只是平静地站在一旁。

  如果不是这次史上最惨烈的珠峰登山伤亡事件,夏尔巴人还会继续藏在幕后。作为特派记者,我与能够接触到的夏尔巴人畅谈,记录下这个隐藏在雪山中的群体。

  1993年珠峰首次开启8000米商业登山大幕后,喜马拉雅山麓一个仅有5万人口的民族—夏尔巴人逐渐受到登山者的欢迎,也因此造就了一个名词—“保姆式登山”。

  “只要有钱,夏尔巴人就能把你抬上珠峰”。在这种商业登山大潮下,夏尔巴人除了要运输物资、建设营地、修通线路、带领攀登、兼顾救援外,还要给登山客户们烧水、做饭、铺床、佩戴氧气,有时甚至还要为登山客户提供穿衣服、系鞋带、上厕所等服务。在夏尔巴人面前,大多数登山客户如同“低能儿”。

  有人曾经开玩笑说,如果夏尔巴人的牦牛在珠峰丢失,他可以到珠峰顶上去寻找。

  夏尔巴人是高山民族,他们与雪山有着某种神秘的联系。根据我的观察,目前尼泊尔夏尔巴人分成了三种工作模式:处于最底层的是夏尔巴背夫,接着是大本营后勤人员和雪山建路的夏尔巴人,处在最高层的是夏尔巴高山协作。

  在这三种工作中,最受尊重的当属高山协作,他们是登山队员的生命保障。但是雪山建路的夏尔巴人则是最危险的,前段时间珠峰发生有史以来最大的雪崩,因此死亡的夏尔巴人当属这一类。这一类人多半年轻,登山经验需要依靠建路来锻炼,随后才可以成为高山协作。

  一路走来,我感受到最多的是夏尔巴背夫的艰辛。在路上遇到一个十七八岁的夏尔巴背夫,在令外来登山者头痛、恶心的三四千米海拔上,他一个人背起超过五十公斤的装备,而他的收入则是按照所背东西的轻重来决定。正是因为这类人的存在,珠峰大本营(南坡)犹如一个小村镇,啤酒、可乐、席梦思床垫等一应俱全。

  而更多的夏尔巴高山协作,在加德满都置业,开户外用品店,上大学,硕士、博士学历比比皆是,他们已经摆脱了父辈们那种依靠登山来存活的生命历程。

  面对珠峰有史以来最大的山难,夏尔巴人很愤怒,他们的愤怒来源于生命的不值钱。此次遇难的夏尔巴人,每人仅获得政府400美金的补偿,而保险公司的补偿也才10000美金,这对于一个夏尔巴家庭来说是杯水车薪。

  所以夏尔巴人联合起来罢工,开始和政府谈判,希望通过谈判争取更多的权益,这也得到了世界各国登山队的支持。

  然而,对于一个国民年均收入500多美金的国家而言,一个珠峰登山季一个夏尔巴人可以获得2000~3000美金的收入,这次罢工可谓影响一年的收入。

  在50多岁的夏尔巴向导诺布策林看来,夏尔巴人天生的这种登山能力,使这个族群没有选择的余地,而且经过60年的发展,夏尔巴人名声在外,登山传统已经形成,这就好像上下班一样,登山已经成为夏尔巴人的一部分。

  珠穆朗玛峰的登山史便是一部夏尔巴人与外界接触的事业史。夏尔巴的意思是“东方人”,许多人类学家认为,夏尔巴人的先民曾经居住在西藏,靠放牧牦牛为生,每年在尼泊尔过冬。

  从第一位登顶珠峰的新西兰人希拉里爵士开始,到现在,已经登顶珠峰的人数达到六七千人,基本上每个珠峰登山者背后都有一到五位不等的夏尔巴人为他服务。

  队伍里的夏尔巴人说,尼泊尔夏尔巴人主要生活在昆布河谷、诺沃林山谷、安娜普尔纳山谷等地,主要依靠旅游业为生。

  夏尔巴人淳朴、吃苦耐劳。在珠峰大本营(南坡),人们经常开玩笑说,你在这里随便遇到一个肤色黝黑、戴太阳镜的小伙子,说不定他就曾登顶珠峰五六次以上。比如,本次女子队的协作普尔巴·夏尔巴,他已经九次登顶珠峰,曾经创造过两天登顶珠峰的奇迹,而他的哥哥创造了八小时登顶珠峰的世界最快纪录。

  队伍中另一位夏尔巴人多尔吉·夏尔巴,他幸运地赶在雪崩前下到安全地带。19岁的他有两个女儿,虽然经历了雪崩的危险,但是他此次依然要求跟随队伍登顶珠峰,而登顶成功,对他意味着一个新的开始。

  队伍里的尼玛·夏尔巴,则属于那种教练级别的,他是尼泊尔政府下设的登山协会的总教练,一路上可以看到他和带着各种肤色队伍的夏尔巴协作打招呼,那些夏尔巴协作都是他的学生。

  每当夜晚降临,天空月明星稀,眼前的雪山隐藏进黑夜里,夏尔巴协作们会围拢到厨房帐里,或喝茶或喝咖啡,然后开心地聊天,笑声由近及远,传递着一个民族与雪山共存的欢乐与悲伤。

上一篇:常吃酥油能助身心排毒
下一篇:述说益西和石头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