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3月20日 星期二


离太阳最近的地方

2014-02-12 10:09:27   来源:《中国西藏》2014年第一期   作者:文·图/李承峰

青藏高原有着得天独厚的太阳能资源,这里许多地区年平均照度超过3000小时。如此丰富的太阳能资源成为了这里最有效、最廉价的能源,中华环境保护基金会“金太阳援助工程”的第一个项目点就选在了玉树。


\
高原深处“三江源”核心湿地生态区。
  
  雪域高原,一方庄严、圣洁的土地。我怀着敬畏的心情,今年5月中旬再一次缓缓地踏上了这片神奇的高原,与去年10月的那次相比,这次的行程多了一份亲切和从容,在从北京出发的那一刻起,我就把我的热情和感情打入行囊,连同我的肺腑一起溶入了高原雪山。

  离高原最近的太阳
  
  青藏高原有着得天独厚的太阳能资源,这里许多地区年平均照度超过3000小时。如此丰富的太阳能资源成为了这里最有效、最廉价的能源。中华环境保护基金会“金太阳援助工程”的第一个项目点就选在了玉树,除了这里有良好的太阳能场以外,这里还是“三江源”自然保护区的核心,保持高原生态完整性,保证中下游地区的生态安全,是环境保护工作的战略性任务。

  藏族对太阳的崇拜由来已久。七世纪到九世纪的敦煌卜辞中写到:

  啊!
  高高呢蓝天上,
  温暖呢红太阳,
  白昼呢暖万物,
  夜晚呢返卧房。
  如果呢没太阳,
  众生呢怎兴旺。

  太阳以其光和热给地球带来生命,给人类以温暖,给万物以生机,从而赢得人们的无限崇拜和虔诚尊敬。尤其在高原,人们更是以“尼玛”取名。

\
称多县扎朵镇格新村当珍村长一家。

\
活泼可爱的藏族小姑娘德青巴措。

  电能,牧民内心的渴望
  
  玉树水资源丰富,著名的通天河横贯全境,河水涛涛、滚滚而下,当地人又把通天河称为玉树的母亲河。然而脆弱的高原生态和“三江源”的核心区域,关系着整个中下游地区的生态,不允许兴建大型的水电站,人稀地广的空间特点,也使造价昂贵的输电线路无法甚至难以覆盖所有人口居住区。即使如此,就是居住相对集中的县城都不能保证天天有电。我们在玉树称多县居住的三天中,就有两天停电停水。该县发改委益西尼玛局长告诉我们:三天两停电是经常的事,因为电站规模小,难以负载用电需求。他还说这里的农牧民,不缺吃不缺穿,就是缺电。
  
  在称多县扎朵镇格新村的一个牧民家里,热情的主人搬出了一扇牦牛大腿,当做最“盛大”的午餐招待我们,并用刀一缕一缕地削给我们吃。习惯了的牧民吃着很香,而对于我们内地刚去的人则“食之不得下咽也!”因为这是生牛肉,是去年冬天杀的牛,然后把它挂起来进行风干,以备来年的四、五月份食用。因为没有电,就谈不上冰箱保存,更谈不上随时随地可以吃上鲜肉。在称多县扎朵镇的红旗村,我们遇到了看上去年纪偏大的一位藏族妇女,她挺着个大肚子,当时我们觉得好奇,心想这么大年纪还能生孩子?当我们走近她时,她主动地掀起自己的上衣让我们看她。藏族朋友翻译后我们终于明白,这位藏族妇女得的是一种叫“肝包虫”病。原因就是由于吃生肉引起,再加上通过狗的唾液传播,就形成了这种病。据当地人讲,这是一种典型的高原病,治疗并不困难,但很麻烦。需要等待包虫成熟后才能动手术,这简直就是一种煎熬。在向有关部门做了反映后,我们依然在思考这样一个问题,病的源头防不住,今后还会有多少这样的病人呢?
  
  牧民对用电的渴望超过以往任何时候,他们已经开始试着利用太阳能来改变当前的生活,有的牧民已经提前买好了冰箱、洗衣机放在那里;有的已经开始购买太阳能发电设备,准备自己动手发电。但这一切还有待于规范,看来仅为牧民安装上太阳能还是不够的,毕竟牧民对太阳能发电的建设和使用还存在太多太多的不了解,所以我们希望的是对牧民的培训或者是类似“傻瓜相机”似的“傻瓜太阳能”。高原牧民急切用上冰箱、看上电视的渴望是痛彻心扉的。

  三朵格桑花
  
  2012年的5月,我们在玉树分别考察了称多县和囊谦县建设太阳能的村庄和学校,督查了玉树县下拉秀乡中华环境保护基金会“金太阳援助工程”建设的情况。在囊谦、玉树、称多三个县我们分别遇到了三个藏族姑娘。一个是活泼可爱、敢于交际的8岁女孩德青巴措,一个是性格内秀、爱看书的13岁女孩索南永藏,还有一个是不知道年龄和姓名的女孩。
  
  “德青巴措”在藏语中是一切平安的意思,她的家在囊谦县城。我们在囊谦县吉曲乡山容村见到她,是因为随她妈妈去看牧民挖冬虫夏草。我们来这里考察本来与德青巴措没有关系,但她见到这么多说普通话的叔叔和阿姨,一下子兴奋了起来,一面大声地呵斥着吠叫的狗一面保护着我们并当起了导游。她告诉我们这里是一所学校和两户牧民的居住地,村书记兼学校的校长就住在这里,她妈妈作为下乡蹲点的乡镇干部经常与村书记一起给牧民“劝架”。因为学校放假了她和妈妈住在一间教室里,这里很少有外地人来。她说县城里的家里有电灯、电视、电脑,比这里好。我们能够理解孩子说县城里好意思,明亮的电灯、好看的动画片、电脑上的游戏,那是孩子的另一个世界,这是她应该享有。所以她聪颖、乐于交流、善于表现是正常的,这就是因为她接受的信息和所受的教育。我们问她长大了想干什么,她说想去西宁做个好人。我们相信,她一定会到西宁的,因为在她的心灵空间里,还有比西宁更大的世界。当我们要离开的时候,她恋恋不舍地站在我们车旁,眼圈红了,当我们汽车发动的时候她哭了,当汽车起步的时候,我也哭了。看着她越来越小的身影,我默默地念着她的名字“德青巴措”,祝愿“一切平安!”

上一篇:玉树,在冬天生长
下一篇:扎其乡敬老院的老人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