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3月20日 星期二


玉树,在冬天生长

2014-02-11 09:55:59   来源:《中国西藏》2014年第一期   作者:文·图/胡祖信

初识玉树,是在2001年的7月25日,这一天恰巧是玉树建州50周年。我们和来自玉树藏族自治州各地的10多万名藏族群众聚集在州府结古镇的扎西科草原,共同庆祝这隆重喜庆的日子。


\
  2013年11月3日,在重建的格萨尔广场,来自玉树藏族自治州各县身着盛装的群众,将喜悦汇入热烈奔放的舞蹈和悠扬婉转的歌声中,共庆玉树浴火重生。

  初识玉树
  
  初识玉树,是在2001年的7月25日,这一天恰巧是玉树建州50周年。我们和来自玉树藏族自治州各地的10多万名藏族群众聚集在州府结古镇的扎西科草原,共同庆祝这隆重喜庆的日子。
  
  风光旖旎的扎西科草原上,围绕着中心赛马场一圈圈地扎起了一座座白色的帐篷,绵延数公里,甚为壮观。赛马场上风马旗迎风招展,各种特产商品琳琅满目,身着节日盛装的藏族群众喜气洋洋,互相用“扎西德勒”祝福对方。
  
  中午时分,天空突然下起雨来,我赶紧护着摄影器材到一顶帐篷外躲雨。一位藏族朋友从里面掀开帐篷,他见我一个人在风雨中,赶紧请我进里面。原来他们是玉树冶多县的表演队,为了这次庆祝建州50周年的活动会在这里扎营几天,附近几十个帐篷也都是他们县的。

\
灾后的玉树结古镇,放眼全是废墟。

\
2013年11月3日中午,玉树结古镇藏式餐厅内,一对青年男女在举行婚礼,亲人们手捧青稞酒迎宾。

  一位身材魁梧、相貌堂堂的康巴汉子用汉语问我吃过午饭没有?我拍了半天照片,正饥肠辘辘,便实话实说,他们就邀请我一起用午餐。尽管菜色很简单,但我吃得津津有味,这是令人感动的人情味啊!我不由得在心里感叹:在藏地,真的是没有陌生人的世界!
  
  饭后,那位康巴汉子把身上的藏袍脱下来,又手把手的给我穿上,并为我拍照留念。那件藏袍十分厚重大气,穿上藏袍的一瞬间,我仿佛感觉到血液里也贲张出康巴人雄性的刚毅和健美。我这一穿上藏袍不要紧,表演队的男男女女都围了上来看热闹,他们有的捂着嘴巴在一旁笑,有的伸手替我平整身上的藏袍,还有的干脆撸下自己身上的腰带缠到我身上……最后我被他们精心打扮成了一位着装隆重华丽的康巴汉子!可能是看到我鼻梁上架着一副近视眼镜的缘故,一位藏族队员笑着说:你有学问噢,再配上这身衣服,可以去演冶多县的康巴大学生了……

  从那一刻开始,在浓浓的酥油茶香和毫无间隙的欢声笑语中,我爱上了善良的藏族人,爱上了玉树这块净土!

  与藏族孤寡老人同步过冬

  2009年夏天,我在第11次入藏后,产生了用摄影作品和文字向世人介绍西藏的念头,于是便决定出一本书,名字叫做:《回到自己的西藏》。“从踏入藏地的那一天起,便喜欢上藏民的眼神和笑容,并用摄影机把他们定格下来,留给我一生去享用……”
  
  原本我是打算用卖书的钱来资助藏族儿童,可这时,身在玉树的藏族朋友、觉拉寺堪布巴丁告诉我一件事。玉树囊谦县觉拉乡藏族老人尕桑卓玛,由于无力上山捡牛类和无钱买干牛粪作燃料,冒着生命危险独自到澜沧江边,在大地未冻前拾柴火。巴丁说:“现在藏区的小朋友已经有很多好心人来关注,你不如多关注一下孤寡老人这个弱势群体。”
  
  牛粪在藏语中称为“久瓦”。在藏区,牛粪作为烧茶做饭的燃料已有上千年的历史。至今生活在雪域高原的广大藏族同胞仍将牛粪视为最佳燃料。牛粪除了作为燃料外,在藏族日常生活中还有着特殊的用途与含义。
  
  这年11月1日,我在广东顺德艺术展览中心公开义卖自己的新书《回到自己的西藏》,为玉树囊谦县觉拉乡孤寡老人筹资买牛粪取暖过冬。11月24日,我从西宁飞到玉树,为觉拉乡50多名藏族孤寡老人送暖过冬,令他们整个冬天都能用上牛粪煮食和取暖。

  11月25日,在觉拉乡敬老院,我去看望部分孤寡老人,一时间竟无语凝噎!有些老人烧牛粪的炉灶几乎没动过,上面铺满灰尘。有位生病的卓玛老人把头埋在被子里还觉得冷,白天也不愿意起来。当我们雇用的12吨大卡车把200袋牛粪卸在敬老院门口时,老人们异口同声地说没见过这么大堆的牛类啊!傍晚,这些孤寡老人终于用上牛粪煮食和取暖了。我马上决定第二天多雇一辆大卡车,尽快解决老人们度过这个寒冬所需要的牛粪。次日,卓玛老人在温暖的房间安睡一晚后能起床到外面晒太阳了!

上一篇:拉萨河大桥的故事
下一篇:离太阳最近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