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3月20日 星期二


拉萨河大桥的故事

2014-02-07 09:41:12   来源:《中国西藏》2013年第六期   作者:文/王贵

拉萨河大桥,藏族人都叫它“古如桑巴”。在藏语中“古如”是牛嘴笼,“桑巴”是桥;“古如桑巴”的意思就是“牛嘴笼桥”。什么是牛嘴笼?为什么取这样一个奇怪的名字?这还需要从过去的拉萨河渡口和大桥的修建谈起。


\
拉萨河大桥。旺堆次仁 摄

\
牛皮船。王守明 摄

  拉萨河大桥,藏族人都叫它“古如桑巴”。在藏语中“古如”是牛嘴笼,“桑巴”是桥;“古如桑巴”的意思就是“牛嘴笼桥”。什么是牛嘴笼?为什么取这样一个奇怪的名字?这还需要从过去的拉萨河渡口和大桥的修建谈起。
  
  牛嘴笼是养牛人用枊条编成一个小圆圈,中间再扎上一个十字交叉的两根小枊条,再拴上一条小绳子用来套在小牛犊子头部的嘴巴上,使小牛的嘴张不开而不能随便啃草,让它多吮吸牛奶的套子。
  
  旧西藏的拉萨河上没有桥,只有拉萨市区以东十多里的香卡村有一个渡口。香卡村渡口有一条大木船和大约20只牛皮船。冬春时节,水流较缓,行人乘大木船摆渡过河。木船是长方形,状似火柴盒,可以载十二三匹骡马或三十多人。1951年10月下旬,我们进军西藏的18军前方部队就是坐这条大木船过拉萨河的。夏秋时节,河水流速很急,大木船就不能摆渡,行人得坐牛皮船摆渡过河。一只牛皮船可以装两头小毛驴、或坐七八个人,但不能载骡马。骡马过河时,得卸下鞍、垫、货物,空着身子下水,由坐在牛皮船上的人牵着缰绳,跟在牛皮船后面泅渡,一般一人牵三四匹骡马。这些骡马挤在水中,蹄子乱扒,体力弱的有时被体力强的挤压在水里淹死。我亲眼见过这样被淹死的骡子。过河后,还要擦干骡马身上的水,然后背上鞍子,架上货包再走。这样摆渡过河,既费劲,又费时。遇上一个六七十匹骡马的驮货骡帮,渡河一次约需半天时间。
  
  香卡渡口收取的摆渡费很高。一般每人渡河一次需交一两藏银(相当于一角钱,十五两藏银为一个大洋)或五个“学巴”(十个“学巴”为一两藏银)。香卡渡口归大贵族夏苏家所有,船倌全是夏苏家的家仆。摆渡费全部上交夏苏,成为贵族夏苏家的重要财源之一。此外,船倌们还要向过河人收小费。如果小费交得不够,船倌们一不高兴,往往就不给摆渡,把想过河的老百姓撂在河滩上一两个小时,甚至半天、一昼夜过不了河,直到交出小费让船倌们满意了才给摆渡。老百姓受这种勒索、盘剥,苦不堪言,但又没有办法。那时拉萨河南岸的蔡公堂、德庆、拉孟等地的农民要到拉萨城里去售卖农产品、牛粪,从城里买回一些日用百货,真是困难多多,而最大的困难便是渡拉萨河这一关。旧西藏的香卡渡口,以肥了富了贵族夏苏和瘦了穷了百姓而闻名于拉萨。

\
拉萨河大桥全貌。旺堆次仁 摄

  1951年西藏和平解放以后,我党我军下决心修筑康藏公路(现称川藏公路),从根本上改变由于西藏没有公路而交通运输极为不便的状况。经过1951年至1954年四年的艰苦奋斗,付出了牺牲两千余人的代价,近十万人的汉藏军民修路大军终于将全长2300多公里的康藏公路从四川雅安经康定、甘孜、昌都修到了拉萨河边。1954年11月,西南军政委员会交通局的技工大队携带打桩、架桥等机械设备,在西藏军区部队的配合下,用十七天的时间就在拉萨河上架起了200多米的一座钢架桥。此桥在香卡渡口下游约四里处。大桥通车的那天,拉萨全城沸腾起来。两万多军民争着前来观看。一千多辆满载粮食、物资和修路模范人物的汽车驶过大桥,进入拉萨城区,到达布达拉宫下。藏族群众的高兴劲儿就别提了。他们纷纷自发地往大桥上挂哈达,为筑路英雄献酥油茶。不到半天,大桥上就挂满了哈达。老百姓再不遭受贵族夏苏家的盘剥、勒索了,再不用求船倌们摆渡而受气了;他们随时可以赶着骡马、毛驴从大桥上通行,再也不走香卡渡口过河,真是太方便了。唯一不高兴的,就是夏苏一家,因为大桥断了他们的一条重要财路。许多藏族经过香卡村时都嘲讽地高喊:“船倌!船倌!再也用不着你们啦!”

  拉萨群众非常幽默,历来都会针对一件事情或一个人物编一首歌来说笑,拉萨河大桥修成以后,他们很快就编了一首歌:

  西藏和平得解放,
  大桥修在拉萨河上。
  夏苏那个胖大娘啊,
  牛嘴笼套在她嘴巴上。
  藏音:
  博拉金珠妥乃,
  吉曲桑钦祖松。
  夏苏阿妈甲贝,
  卡啦古如夹松。

  意思是说,拉萨河上大桥如一个牛嘴笼,套在夏苏胖夫人的嘴巴上,她再也别想张嘴吃我们的钱了。
  
  此前贵族夏苏对我党我军的态度还算比较好的,属于上层统战人士中左派,但是自从拉萨河大桥修成、香卡渡口的船夫改种庄稼,他家的经济收入减少后,夏苏对我们的态度就越来越坏。1959年西藏发生全面叛乱时,夏苏就是叛乱的组织、策划首领之一。接着,夏苏跟随达赖叛国外逃,后来死在印度。
  
  拉萨河大桥建成已近60年,拉萨藏族人民至今仍将这一大桥叫做“牛嘴笼桥”(古如桑巴),但绝大多数年轻人不知道这个桥名的来历。我多次对他们讲这个故事,他们听了都笑了。

  康藏公路给西藏带来的好处说不完,仅一个拉萨河大桥就了不起。如今的香卡村,已经成为了拉萨东郊一处风景秀丽的渡假村。

上一篇:世界海拔最高县的“撤区设县”路
下一篇:玉树,在冬天生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