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3月20日 星期二


世界海拔最高县的“撤区设县”路

2014-02-07 09:34:10   来源:《中国西藏》2013年第六期   作者:文·图/唐召明 许万虎

夏日的藏北草原,平展展的草地上飘着淡淡的邦锦花香,瓦蓝瓦蓝的碧空纤尘不染。西藏那曲地区双湖县举行了挂牌仪式,世界上海拔最高的县正式成立。


\
昔日双湖无人区,今朝繁荣新牧区。

  夏日的藏北草原,平展展的草地上飘着淡淡的邦锦花香,瓦蓝瓦蓝的碧空纤尘不染。前不久,西藏那曲地区双湖县举行了挂牌仪式,世界上海拔最高的县正式成立。

  新成立的双湖县现有措折罗玛镇、协德乡、雅曲乡、嘎措乡、措折强玛乡、多玛乡、巴岭乡。双湖县人民政府驻多玛乡,由那曲地区管辖。

  这片地域辽阔的苦寒地,是人类生理极限的试验场。前不久,她成功脱掉了“特别区”的帽子,成为目前我国最年轻、世界上海拔最高的行政县。
  
  这里是被人们称之为藏北无人区的地方。它位于西藏那曲地区西北部,面积达20多万平方公里,平均海拔约为5000米,周围环绕着冈底斯山、唐古拉山、念青唐古拉山、昆仑山。这里雪峰林立,气候恶劣,被称为“生命禁区”。

  1976年初,为了解决畜草矛盾,经西藏自治区和那曲地区批准,在这片亘古荒原上相继成立了双湖和文部两个县级办事处,并从申扎和班戈两县划出部分乡村挺进无人区。

  于是,2053名牧民赶着16万余头(只)牛羊首批进入双湖无人区开始创造新生活。后来,将文部办事处改设为世界上唯一以太阳命名的县——尼玛县,将双湖办事处改为双湖特别区。

\
撤区设县庆祝活动现场。

\
在庆祝活动上拍照的牧民群众。

\
活动现场的马术表演。

  开发双湖无人区之初,曾率领自治区工作组就办事处选址、搬迁牧民群众生产和生活进行过实地调研和考察的第十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热地回忆:“那时的双湖,可以说是一穷二白,各项事业都是从零起步。当时双湖办事处所在地的康若,只有几顶帐篷,连遮风挡雨这样最基本的条件都很难满足;交通极为落后,办事处全境没有一条路……燃料十分匮乏,只能靠捡一点羊粪、牛粪,有时候连烧火、做饭都保证不了……”
  
  回顾双湖的变化,热地在贺电中说:“……经过37年的建设和发展,双湖已从昔日的无人区发展成为藏北草原深处藏汉民族共同团结奋斗、共同繁荣发展的美好家园。双湖已变成名副其实的羌塘草原上的一颗璀璨明珠。”

  热地说,1993年,经自治区人民政府批准,撤销双湖办事处,设立尼玛县双湖特别区,建制仍为正县级。
  
  虽然“双湖”当时是独立运作的正县级行政区,但在名义上仍是那曲地区尼玛县的一个派驻机构,没有人大、政协、检察院、法院等机构,这样一来双湖区发生一个案子或司法纠纷就需要跑300公里左右的路程去尼玛县审理。
  
  因为体制不顺,对双湖实现有效和高效的行政管理、推进生态环境保护与建设等工作带来了许多困难和不便。而经过30多年发展,双湖已变身成为一座像模像样的现代化新城,双湖撤区设县终于有了成功的筹码。
  
  2002年9月,自治区人民政府向国务院提交了《关于撤销尼玛县双湖特别区设立双湖县的请示》。11月15日,国务院正式下发“关于同意西藏自治区设立双湖县的批复”。
  
  2013年7月26日,双湖县正式挂牌成立,来自双湖县嘎措乡、措折罗玛镇、协德乡等乡镇的群众代表身着节日盛装,端着切玛,捧着哈达和青稞酒,在四周此起彼伏的欢歌笑语中,一同见证了双湖人期待已久的大喜事。

  双湖县县委书记南培告诉记者,双湖特别区成立30多年来,总人口从1976年的不足8000人,发展到目前的1.3万多人;牲畜存栏总数已达44万多头(只、匹),可以说是人畜两旺。

\
牧民们欢天喜地庆祝双湖撤区建县。

  此外,牧民人均纯收入达到5300元左右;城乡建设初具规模,大部分牧民群众从游牧走向定居,通讯、水、电、路、邮政等基础设施不断完善;教育、医疗事业不断发展,乡乡都有了小学和卫生院;人均寿命提高到65岁;广播电视已覆盖到所有的乡镇。
  
  双湖牧民索多动情地说:“我们现在生活过得好不好,先看看我们的穿着和装饰,看看我们宽敞、明亮、结实的房子,看看我们一群群膘肥体壮的牛羊,看看我们红光满面的脸色,这些发展变化过去想都不敢想。”
  
  走进双湖新城,记者看到,80年代的帐篷商店变成了临街的商铺,无数“候鸟”型的客人在这里开办了各类超市、饭店、汽修铺、火锅店……每天夜幕初降,街上便会有散步、吃夜宵的藏族群众结着伴悠然而行。
  
  如今,藏北牧民已经离不开这些“候鸟”打工族了。频繁的劳务交流,不仅在经济上起到了取长补短的作用,同时也在观念上起到了相互交流与学习的效果。“候鸟”们与牧民群众在这里搭建起了共同富裕的桥梁。

  告别双湖,汽车奔驰,牧民装扮华丽的摩托车和私家卡车呼啸而去;公路两旁一个个写有“保护生态,爱护动物”的警示牌急速掠过。今天的双湖,正在腾飞。

  告别双湖,记者走不出路边草原上星星点点的邦锦花,更走不出牧羊女用围巾裹紧面部却露出的两颗晶亮的双眸。此刻的双湖,情愫满怀。

上一篇:进藏“第一课”
下一篇:拉萨河大桥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