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3月20日 星期二


老洛桑

2014-01-24 08:46:02   来源:《中国西藏》2013年第五期   作者:文·图/吉米平阶

老洛桑今年78岁,是村里的寿星。老洛桑是党然村的老村长,也是撤区并乡前的老聘用干部、老党员,沾着这几个老字,老洛桑在村里也是一个人物。


\
热心参与村委会讨论。

  老洛桑今年78岁,是村里的寿星。老洛桑是党然村的老村长,也是撤区并乡前的老聘用干部、老党员,沾着这几个老字,老洛桑在村里也是一个人物。

  我们最初走家串户时,就是老洛桑派了几匹马和骡子把我们带到党然的。那时候我们的两个女队员第一次骑马,直往骡子屁股底下出溜,就是他的小女儿朗加卓玛在后面护着。
  
  到党然村就是到他家,他家有老伴、儿子、女儿,还有一堆孙子孙女。有一个女儿带着孩子安静地坐在一旁,说是身体不好刚从婆家回来的,藏历年之后突然犯病去世了,很让人叹惋,愿她安息。当天在他家了解完情况,就由他领着去党然村十六户人家走访。老洛桑步履轻松地走在前头,声音洪亮地跟每一户打招呼,完全不像是78岁的老人。在我们后来不断修缮我们的“曲洛”时,他经常前来帮忙,还不时到村委会造访我们,天快黑了才往三四公里外的党然走。跟城市的同龄人相比,他真算得上身轻如燕、步履矫健了。
  
  老洛桑是村里的老干部,现在却顶着他女儿的职务在工作。原来在组成村委会的时候,按要求必须有一名妇女,村里找不出合适的人选,老洛桑就建议变通让他的女儿当这个妇女干部,而他来实际履行职责。由于党然在叶巴村的上游,是下游三个自然村的水源地,围绕着水的使用,自然纠纷就不少。村委会开会其他村干部反映党然在用水的问题上有什么不周到之处,他常常是听不清楚。在他的嘴里常常是说:党然是小村,很多事情上都被下面的大村所蒙蔽,许多好处得不到。在会上就争得面红耳赤,弄得我们都担心他的心脏。

  老洛桑就这样经常代表着党然的十六户人家在党然到村委会那条崎岖的山道上往返。
  
  最初我们发现,老洛桑不分寒暑总是带着一顶帽子,也都没在意。后来他女儿告诉我们,早在两年前村里修怒江吊桥时,老洛桑头上长了一个小疖子,他抠出了血,用水泥去抹,后来溃疡越来越大。我们看时,已是铜钱大个疤了,不过看上去已经结痂,想来不是什么大问题。
  
  夏天来了,老洛桑说伤口有点痛,我们看时,有点流血,进城买菜洗澡时就把他带上,让他去县医院治疗。他那天穿得干干净净,看样子是要在县里好好呆着了。没想到过了几天,他又出现在村委会,问他怎么回事,他说县医院让他住院,说这个伤口要彻底治好得花好几千块钱,他们家今年初因为女儿去世的困难,没有交合作医疗的钱,所以就跑回来了。

  这怎么行?我们跟乡里询问,跟县卫生局联系,正好补办“新农合”,跟卫生部门商量好了,先治疗,之后再按规定给予报销。工作队赶紧通知他家里,明天跟着我们去县里看病。接到我们通知的次西,就是给我们背水的老洛桑的女儿,一溜烟跑去通知她父亲,第二天一大早,老洛桑就到了村委会,看他头上的溃烂,比过去又大了一些。

\
在我们后来不断修缮“曲洛”时,老洛桑经常前来帮忙。

  小女儿朗加卓玛陪着去,我们让她准备好了日常的衣服饮食,这样在县里可以省一些开销,相关医疗住院费用都由工作队先垫上。到了县医院正值中午休息,安排他们父女先吃饭,饭后到亲戚家等着,下午我们再一起去医院,这一次可不能到了又跑了。饭后,工作队忙着采购完这周的生活物资后找到医院朗加副院长,他曾经来叶巴巡诊,并且给村里捐过钱,是一个对基层群众充满感情的人。朗加院长安排了医生检查,看过之后说这种陈旧性的创伤有恶化癌变的可能,但县医院的设备条件完成不了相关检查,建议到昌都医院去看。昌都离八宿县300多公里,事不宜迟,当即驱车前往。
  
  晚上十点多到了昌都,直接去地区人民医院急诊科,急诊科介绍到了外二科住院部,一位姓彭的大夫看了,说法与八宿的医生一样。我们希望能先住院,但医院床位已满,彭大夫让我们明天九点在他们查完房没上手术时来,请他们主任看完后定夺。这一趟从早上到晚上,除了中间在县医院等待检查的一段时间,坐了八九个小时的车,对老洛桑来说,有点超负荷了。他有点打蔫,好在他不像多数村民那样一上车就吐,不然晕车也会把他折腾得够呛。
  
  第二天如约去了医院,一位姓殷的主任看过,说首先要消炎,消完炎后做病理检查,如果没有癌变,就要手术去除死肉、植皮等等,如果是恶性的,昌都也治不了,需要转院到拉萨或内地去诊治。闻讯前来采访的报社记者建议呼吁社会爱心捐助,不然老洛桑家怎么也承受不了接下来的医疗费用。先住下再说吧,医院得知我们的情况,特意在急诊科安排了一个床位,可是,老洛桑坚决不住,要跟我们一起回县里。我们告诉他,医院的钱我们先垫付,等消完炎检查完我们再来接他们。他还是坚决不同意,想来他是觉得我们要是走了,他们父女在这样的大城市举目无亲,叫天不应叫地不灵的,也情有可原。但病还得治,于是我们跟地区医院的医生商量,跟县医院的朗加院长打电话商量,决定先回县医院消炎,等炎症消失后再带他到地区来复诊。
  
  次日又驱车返回,县医院住院部一位女医生接诊,我们转达地区医院医生的建议,说头孢类的消炎药最好不要连续使用一周以上,要坚持天天换药等等。那位女大夫说,到了我们医院就由我们负责,我们自然有相应的治疗方案。这个自然。女医生很认真地听了心脏、量了血压,最后说她是内科大夫,伤口要等外科大夫上班后再看。我们说明了情况,请她先安排住院,我们还要赶回村里。她说:“你们不是家属呀,把病人放在这里就行了,他又不是小孩子。”我们心说,他比小孩子还小孩子呢。办完相关手续,交了住院押金,听我们说消完炎后还要到地区医院检查。女大夫说,在我们医院消完炎不就好了吗,还去地区医院检查什么?

  她说得对。

  大概一个月后,老洛桑和女儿回村里来了,老洛桑又精神矍铄地忙上了村里家里的事情。

上一篇:朗色林村朵朵村长家的幸福生活
下一篇:牧民达珍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