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3月20日 星期二


守望高原:专画西藏的“野牦牛”

2014-01-02 13:12:32   来源:人民网-西藏频道   作者:陈尚才

“在藏已经十年了,在这里有我的汗水和梦想,我喜欢西藏,喜欢拉萨,这个地方给我的绘画艺术插上了翅膀,我会一直守护着这个梦一样的地方,坚持把野牦牛画下去”。

  现年48岁的孟繁华在拉萨江苏路有着一间名叫“翔云轩”的个人画室,入得室内,到处都悬挂着书画作品,典雅的布置,淡淡的墨香,在繁华的闹市,他为自己腾挪出了一个精神的去处。

  祖籍东北辽宁,出生成长于青海的孟繁华,有着西北人的粗狂豪放,也有着东北人的耿直洒脱。说起自己的故乡,他对这两个地方满怀深情,“父母在六十年代为了支援西北,便来了青海海西州乌兰县,65年我就出生在青海了,说起来我算是青二代了,吃着西北的粗粮长大的东北人!”。

  在乌兰县上初中时,因为一次机缘,他认识了自己的启蒙老师乌席勒老师,这个刚从青海师大毕业的美术系高材生,对油画情有独钟。在乌席勒老师筹办的一次小型画展中,孟繁华将自己一张16K的素描画偷偷摸摸塞在了大堆的征集稿中。没想到的是,几日后署名为孟繁华的那张素描,竟意外地出现在了画展的一个角落,一切似乎都像梦境……

  这次的收获是,他得到了一个小画板,一把各色的画笔,同时画画的种子在一个懵懂少年的心里悄悄生了根。

  “那时,对素描、色彩、油画真是爱得发疯了,乌席勒老师对我影响真是太大了!”孟繁华深情地说。更想不到的是,几年后的他,也同样走进了启蒙老师读过的青海师大美术系,缘分就是如此奇妙。

  在这期间,孟繁华认真学习了绘画的各项知识,毕业后工作了10年时间,他还是深爱着自己的绘画,每月的工资大多都用以购买昂贵的颜料和纸笔了。

  由于痴爱着绘画,2002年孟繁华毅然办理了提前退休,只身一人来到了拉萨,西藏的山水和独特的风俗一下子吸引了他,他觉得自己一直追求的东西竟然都在这里,这里确确实实是一个艺术家的天堂,从此他决心留在西藏。

  此时的他,在绘画艺术的世界里已经有了一定的体悟,放弃了一直坚持的油画,专攻水墨画了。因为较之于油画,国画更注重线条的白描和表达的意境,心中长久隐隐追逐的东西在此时变得清晰了,西藏的大地给了孟繁华享用不竭的素材。

  2000年,在西藏体育场东边一间书画装裱店开张了,这是孟繁华在拉萨为自己的艺术追求建起的第一个心灵阁楼。孟繁华回忆说,那时一边画画,一边挣钱,大多画山水、风景、花鸟等,日子过得拮据而平淡。妻子祖兰姣更是在他最艰苦的岁月里守在他身边,为他挡去一切扰心的事情,默默支持着他。

  2005年,孟繁华因为一次偶然机会,有幸结识了西藏著名画家于有心老师,他对于老师的“水墨牦牛”崇拜之至,后经多次拜求,最终被于老师收为入室弟子,从此开始了他的“牦牛”绘画路。

  “于老师当时60多了,精神很好,一天到晚带我出去写生,了解民情,让我个人去观察和体悟。”孟繁华说。于老师曾经很严肃地告诉他,在西藏素材很多,但一定要画出西藏的东西,西藏的独特的风土人情。从06年开始,孟繁华便关了自己的店面,带着三年间积攒下的所有积蓄踏访西藏各地,这为他以后的创作积累了相当丰富的生活阅历和素材。

  慢慢的,在于老师的悉心教导下,孟繁华的水墨画有了很大的进步,他也在潜移默化中喜欢上了画牦牛了。可他越画越觉得自己笔下的牦牛和老师创作出的牦牛并无二致,所以老师又告诫他:像我者死,逆我者活!“那段时间,几乎从于老师的牦牛中走不出来了,当时很苦恼,索性把老师的东西全收了,自己揣摩着画自己心中的牦牛”孟繁华说,这种走进去又走出来的艺术转变,他整整挣扎了一年多。

  一年后,孟繁华笔下的牦牛才有了个人的风格在里面了,画出野牦牛的野性及狂野的美,从此成为他坚定的追求。为此,他于2011年先后两次专门驱车前往可可西里拍摄野牦牛,说起这段经历,孟繁华显得特别激动,“上天真是眷顾,第一次进去就在可可西里自然保护区碰到了野牦牛,只有一头,离自己50米的样子,我悄悄靠近不断按快门,却不料被它发现了,于是野牦牛转头走来,喘着粗气,怒视着我,感觉又惊险又刺激,我们僵持了大约半个小时”。这次探访经历,让他真切领略到了野牦牛的彪悍和凶猛,尤其是奔跑时的感觉,在今后他的笔下,野牦牛具有了内在的灵魂。

  5年的流浪和写生,让孟繁华的艺术之路越走越平坦了。2006年,他被特聘为武警西藏森林总队“两用人才”培训专家;2011年,他的国画“奔牛图”被拉萨市文联永久收藏;2012年,他的国画《牦牛奋进图》在“颂党恩、赞成就”书画比赛中获得组委会特别奖;今年7月,作品《奋进图》入选“2012喜迎十八大” 西藏书画摄影展等等,这些“小小成就”的取得让孟繁华更有信心了。

  2012年7月28日,孟繁华的“翔云轩画廊”在拉萨江苏路正式挂牌营业了,他说,“在藏已经十年了,在这里有我的汗水和梦想,我喜欢西藏,喜欢拉萨,这个地方给我的绘画艺术插上了翅膀,我会一直守护着这个梦一样的地方,坚持把野牦牛画下去”。

  这时,他温柔地看了看自己的妻子,妻子祖兰姣正在低头装裱着他的一副《牧歌》的水墨画,午后的暖阳金灿灿地漫进翔云轩画廊。

  阳光西藏,有梦的地方就有幸福。

 

上一篇:建学校
下一篇:朗色林村朵朵村长家的幸福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