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05月27日 星期六


吉祥天女节 所属分类:宗教 > 其他

吉祥天女女神 藏传佛教万神殿中的首席护法女神,成千上万女性神灵的无可争议的首领,神堂设在大昭寺三楼的护法神殿,是“众神之神”,又被尊为“三界主母”,意思是天空、大地、海洋一切神灵的女王。

  往年藏历新年,住在布达拉宫的达赖喇嘛,清晨第一件事情是祭祀三界主母班丹拉姆。

拉萨的守护神

\


  公元7世纪中叶,吐蕃开国君王松赞干布修建拉萨大昭寺,专门迎请吉祥天女作为这座金色圣殿的总护法,也是拉萨圣城的主要守护神,妇女和儿童命运的依怙。大昭寺三楼有吉祥天女的怒像,藏语称为“班丹拉姆”,二楼和三楼之间有吉祥天女的静像,藏语称为“白拉姆”。

  拉萨人发誓,总是以手加额,念出“班丹拉姆”的名字,可见这位女神在拉萨居民心目中威望之高、地位之最。

吉祥天女节

  每年藏历十月十五日,是传统的吉祥天女白拉姆节,是专门祭祀和娱乐吉祥天女的节日,拉萨的妇女们成立了祭祀白拉姆的团体,藏话叫“白苏玛吉朵”,意思是祭祀白拉姆的妇女会,推行两位妇女做领头人,据说最早由拉萨各名门贵族的贵夫人和小姐组成。从十月十三到十月十五日,拉萨全城的妇女都沉浸在一片对吉祥天女女神的歌颂和敬祀的情绪之中。

  藏历十月十三日,大昭寺香灯师会把青蛙脸的白拉姆神像(丑像),请到二楼廊檐底下,由白苏玛吉朵的妇女们帮她梳头、洗脸,换上新的神装,供上鲜花净水、酥灯和神香,再由著名画师重新描绘她的面容。

  第二天,达赖喇嘛的代表和地方政府官员,要对吉祥天女进行大祭,供奉巨型“朵玛”施食,白苏玛妇女们高唱祭神歌。

  第三天,十月十五日上午,拉萨各大贵族家庭的女眷,来到吉祥天女像前,进行供奉和祭祀,提出每个人的诉求。在吉祥天女节的夜晚,拉萨还有一些白发苍苍的老人,围绕八廓街一边转经,一边彻底不眼的歌唱,歌声悠扬悲怆,总的都是向拉萨城的守护神吉祥天女倾诉人间的苦难和不幸。他们是由老人们组成的祈神团体,藏语叫“果嘎瓦”吉朵,意思是白发老人祈神团。

民俗学家廖东凡对拉萨“仙女节”最权威的解读

 
\
吉祥天女神像
 
吉祥天女的来历
 
吉祥天女,藏语称为班丹拉姆,或者白拉姆。她是藏传佛教最主要的护法神,是千千万万女性神灵的首领,被誉为“三界主母”,意思是欲界、色界和无色界一切生灵的女王。她还是拉萨城和大昭寺的守护者,是妇女和儿童的保护神。据说拉萨的妇女们之所以相貌美丽、举止温柔、身段苗条,都是吉祥天女护佑的结果。但是她本人的形象并不怎么美丽,甚至还是非常丑陋和狰狞的。根据佛教的理念,丑陋的外表并不能掩盖她纯洁的灵魂;狰狞的表情,说明了她内心的慈善,世界上的一切事物都是相辅相成、相互依从的。譬如说,美与丑、善与恶、黑与白、明与暗。在大昭寺三楼东南侧的护法神殿,人们可以看到吉祥天女凶猛而愤怒的尊容。   
    
拉萨南城次丹卓嘎老人,是一位长期敬信吉祥天女的善良妇女。她告诉我,吉祥天女原先是印度南部马德拉斯附近一位国王的妃子,有一次外敌入侵,战争很残酷,国王和所有的男人都战死了,王妃从血泊中站起,举起宝刀和弓箭,骑着一匹骡子,在鲜血和火海中冲锋陷阵,率领所有的妇女与敌人拼杀,最后还是死在强敌的刀下,成了印度教和婆罗门教的愤怒之神、战争之神、复仇之神。公元7世纪,藏王松赞干布兴建大昭寺,专门把吉祥天女请到拉萨,让她担任大昭寺护法神。到了藏王赤松德赞的时候,莲花生大师又将吉祥天女的职能一分为二,变成文神和武神、美神和丑神、白神和黑神。文神、美神是白拉姆;黑神、武神和丑神是班丹拉姆,其实她们的本质和灵魂一样的。
  
融入拉萨民俗社会
 
拉萨人极富于想象力和艺术才华,吉祥天女从印度落户拉萨圣城以后,他们毫无顾忌地把女神世俗化、平民化、人性化了,神的气质少了,人的气质多了,怖畏的成分少了,亲和的因子多了。她和她的几种化身变成了拉萨八廓街上的一户人家,猛相的班丹拉姆被形容成变成一家之主,一个性格古怪、对女儿严厉的老太婆,而其他的几种化身,变成了班骨拉姆的女儿。
 
大女儿白巴东赞,相貌丑陋、生性淫荡,先是和城东独眼恰赤神相好,后来又和守护释迦牟尼像的宗赞神勾搭,班丹拉姆一气之下,把宗赞神赶出大昭寺,赶过了拉萨河,让他成为河对岸一个名叫赤觉林的村子的守护神,每年只让他和她有一次见面的机会。
 
二女儿名叫东苏拉姆,她不爱劳动,整天在外面游逛,有时候吃饭也不回来,老太婆生气地说:游手好闲的家伙,干脆到八廓东街大旗杆下要饭去吧!以后不要回来了!”从此,东苏拉姆天天在那里要饭。贵族索康府的墙上,有她一个摩崖石刻像。
 
小女儿白拉姆,勤劳又孝顺,倒是一个难得的好姑娘。不过,有一次她在想心事,妈妈叫她抓头上的虱子,她没有立刻行动。班丹拉姆骂道:“女儿,我叫你抓虱子,你不抓,将来你头上的虱子,会比老鼠还要大的。”  
 
在大昭寺二楼和三楼之间的神殿里。供奉着白巴东赞和白拉姆的神像。白巴东赞是青蛙脸,龇牙咧嘴,容貌可怕,一年四季都用一块黑布遮盖。旁边的白拉姆,眉清目秀,美丽端庄,可亲可敬。不过神坛前后,宝座周围,甚至她的身上都爬满了无数的老鼠。刚开始我也感到非常惊奇,后来才知道,像大昭寺这祥的千年古刹,老鼠自然很多,每个朝拜白拉姆的人,都要抛撒青棵,祭祀神女,老鼠集中在她的周围,也就不足为怪了。
 
关于班丹拉姆和三个女儿的传说,似乎纯粹是附会。不过,这对于怎样做人,怎样处理好家庭、母女、夫妻、姐妹之间的关系,也有一种警示和教育的作用。至高无上的神和普普通通的人,在拉萨老百姓的心中,并没有什么不可逾越的鸿沟。
 
\
 
\

\
 
\
 
 
吉祥天女节
    
吉祥天女,既是神通广大的神,又是和老百姓有着千丝万缕关系的人。因此赢得了拉萨各界的崇敬和亲近,人们把藏历十月十五日定为吉祥天女节。在欢庆节日的时候,妇女的地位忽然有了很大的提高。父亲爱护女儿,丈夫厚待妻子,孩子们也有向父母、路人索要吉祥天女酒钱的习俗。情人们频频约会,互赠信物,永结同心,妇女们相邀相约,穿上节日的盛装,一起去朝拜吉祥天女,然后在八廓街街头边走边唱,到园林里喝酒欢娱。有人把吉祥天女节称为拉萨的妇女节,也许是有道理的。  
 
吉祥天女节从藏历十月十三日开始,这一天木鹿寺的僧人进入白拉姆神殿;把白巴东赞女神像移到大昭寺二楼回廊朝南而坐,请著名的画师重新描绘她的尊容。接着,由称为白苏玛的妇女们象征性地替她梳头、洗脸、化妆、照镜子,换上新的神装,供奉鲜花、净水和果品。白苏玛们围在她的周围,诵经、祈祷、唱歌,从早到晚伺候着。
 
白苏玛,译成汉语应该是专门敬祀白拉姆的妇女。在古代,她们都是拉萨各个名门望族家的夫人和小姐,主要是多仁家族、吞巴家族,以及七世达赖喇嘛家桑珠颇章家族。也许是这些高贵的夫人和小姐不大愿意抛头露面,或者经受不了拉萨初冬的风雪严寒,后来改成了由各大贵族家的女管家和亲信女仆出任,最后又变成了拉萨城区能说会道、能歌善舞的女子出任。总而言之,她们应该具备几个条件,一是长相漂亮,举止得体;二是能歌善舞,有一副好嗓子;三是虔诚佛法,崇信吉祥天女,熟悉敬祀女神的各种例规和经文咒语。她们无一例外地要穿上最华贵的贵族妇女服装,头戴用珊瑚、松耳石镶嵌成的三角形珠冠,耳挂长长的拖到肩膀上的金银耳坠,身穿彩绸衬衫和锦缎藏袍,腰系虹纹围腰,脚蹬五色藏靴,胸佩金银佛盒,手戴白海螺手镯。如果她是平民家的姑娘,贵族家有责任给她准备服装佩饰。白苏玛是专门祭祀和娱乐吉祥天女的妇女团体,她们中间要推举两位领头人,称为白苏玛“本布”。
    
白巴东赞的头像,据说是中世纪时,田蔡巴万户长出资,请一个名叫四方头的塑像师,用藏王松赞干布时期留下的一块阿尕土做成的。“文化大革命”期间丢失,以后只好重新塑制。
 
往年藏历十月十四日,布达拉宫的总管则加钦波在拉萨涅仓(拉萨宗教管理处)四位官员的陪同下,举行盛大的供祭吉祥天女的仪式,僧人们击钹敲鼓,演奏宗教音乐,唱诵讴歌吉祥天女的经文,供奉一个巨型的“朵玛”(食子)。达布拉宫总管和其他僧俗官员,一再在吉祥天女像前,顶礼致敬,感谢她为维护拉萨平安、民众康乐所给予的恩德救助,恳求女神在今后的日子里,给予更慷慨的眷顾和赐予。
 
供祭仪式结束,地方政府官员、大昭寺、木鹿寺喇嘛,还有白苏玛妇女团体,把白巴东赞的神像迎请到底层的释迦牟尼神殿,顶礼释迦牟尼佛祖金身,然后和佛祖相对而坐,在闪闪烁烁的长明灯灯光中,度过一个通宵,也许是吉祥神女要向佛祖述说一年的成败得失,悉心聆听佛祖的教诲吧。
 
在整个白拉姆节的三天中,每晚夜深人静的时候,都有一群称为“果嘎瓦”的白发老人,围绕大昭寺周围的八廓街,一圈接着一圈地转,不停地唱着神歌,歌的内容晦涩难懂,曲调悠长而凄凉,周围的居民听了心里非常难过,甚至心酸落泪,据说这些歌都是唱给吉祥天女听的,都是倾诉人世间的苦难和不幸,普通人听不懂,听懂了反而不好,会给自己和家人带来灾难。
 
\
清早期藏传铜雕吉祥天母神
 
吉祥天女巡游圣城
    
藏历十月十五日,是吉祥天女巡游的日子,是人神同乐的节日,也是吉祥天女节的高潮。这一天,当太阳从东山升起的时候,木鹿寺僧人、白苏玛祭神妇女相继进人大昭寺释迦牟尼神殿,恭请白巴东赞女神巡游圣城,女神像由一位木鹿寺僧人背负。他应该是六根清净,虔诚佛法,心地善良,行为规矩的持戒僧人。节日前,要斋戒沐浴,闭关修炼,如果身心有不洁之处,背负白巴东赞神像的时候,鼻子就要流血,甚至会当场晕倒。  
 
辞别释迦佛祖以后,吉祥天女一行便浩浩荡荡、热热闹闹地从大昭寺出门,走上了八廓街转经路。这个队伍非常热闹而壮观,前面有曾人鸣锣开道,后面是莱鹿寺的喇嘛们,身着镶金嵌银的僧装,高举着华盖、宝伞、经幢、佛幡、彩旗等等宗教仪仗,拥着白巴东赞神像缓缓行进。再后面是身着节日盛装雍容华贵的白苏玛祭神妇女,手捧青烟袅袅的香炉,一路上散发着浓浓的馨香。木鹿寺喇嘛用低沉的胸音吟诵“梵呗”,白苏玛女子用悠扬的曲调唱起神歌,男声沉洪,女音清越,一高一低,一唱一和,把拉萨古城的宗教气氛烘托得浓浓的,最后紧跟着成群结队的善男信女,还有小孩和乞丐们。街道两边的围观群众,有的双手合十,有的顶礼膜拜,有的诵念经文,总之,吉祥天女巡游,是一年中难得的盛事。
    
巡游的队伍到了八廓街东北角名叫上甘丹的大旗杆,据说旗杆里面装有著名蒙古族将军甘丹次旺杀敌用的长矛,他曾统率蒙藏联军,把入侵阿里的外国军队赶出藏土,使阿里重新归入西藏的治下,他的英雄行为一直受到后人的崇敬。当白巴东赞一行到来的时候,附近噶玛厦神汉、独眼恰赤神的代言巫师,从寺庙一路奔来和女神相会。相传恰赤大神和白巴东赞神女有过夫妻的情分,两神相见,格外动情,相互交换戒指,巫师还要不停地纵跳、起舞,做出无限爱恋的样子。白巴东赞女神继续前行,噶玛厦巫师还要追上一程又一程,难分难舍。到了八廓街东南角的东钦苏街口,白巴东赞又要和在街边要饭的妹妹东苏拉姆相见,姐妹情深,见面格外亲热,不免相互寒喧,抚慰一番。
    
巡游队伍转入绕色街巷,在夏扎府(现胜利电影院东侧)前停留片刻,和拉萨河对岸的情人赤宗赞的庙遥遥相对,互相看上一眼,然后匆匆分开。会见时,白巴东赞的脚踩在一只炒青稞的铁锅里,表示她渴望和情人相见,像踩着烧红的铁锅一样心急火燎。但她的目的永远达不到,僧人们很快把她背走了。因为她严厉的母亲班丹拉姆规定,她一年里只能和情人相互看一眼,比牛郎织女七七隔河相会,还要悲惨。
 
最后,巡游的队伍在鲁布旷场举行盛大的驱邪送祟法会,抛撒世大的“朵玛”施食,供祭神灵鬼物,然后,白巴东赞神像由众人簇拥着返回大昭寺,重新送上神坛。而这些朵玛施食,是供奉过吉祥天女的,特别神圣和灵验。当僧人们抛掷朵玛的时候,无数信徒香客、男女乞丐和孩子们都来争抢,谁能抢到一块,便兴高采烈,大声欢呼,跟捡到宝贝一样,吃到嘴里身强体健,供在家里全家安康。
 
神圣的朵玛抛撒完了,欢乐的吉祥天女节也结束了。

上一词条:鲁格夏热 下一词条:生神与地方神

| 收藏
更多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