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丹颇章政权 热度:
所属分类:历史 > 清朝时期

甘丹颇章政权 17世纪中叶,格鲁派领袖五世达赖喇嘛在青海蒙古部落首领固始汗的武力支持下,推翻了日喀则的第司藏巴汗政权,于公元1642年(藏历水马年),以达赖喇嘛驻锡地甘丹颇章宫为名字,在拉萨建立了甘丹颇章政权。
 
五世达赖喇嘛阿旺洛桑嘉措的事迹


  一、被认定为第五世达赖嘛掌握西藏地方政权

  第五世达赖喇嘛阿旺洛桑措在历代达赖喇嘛中,声誉遍及全国,在西藏的政教事务中,尤其在巩固祖国统一方面,立下了不朽的功勋,根敦珠大师、根敦嘉措、索南嘉措被追认为一、二、三世达赖喇嘛,第四世达赖喇嘛是云丹嘉措。由于洛桑嘉措是第四世达赖喇嘛的转世灵童,所以按辈份算,便是第五世达赖喇嘛了。

  第五世达赖喇嘛之父是琼结地方头人霍尔·顿都热丹,母名贡噶拉则。第五世达赖喇嘛于公元1617年(藏历第十绕迥的火蛇年)诞生在青瓦达孜宫,即琼结宗堡之内。当时,正值藏巴第悉统治前后藏地区之际,噶玛噶举派与格鲁派之间,因教派感情而严重对立,加之藏巴第悉时常患病,他怀疑是第四世达赖喇嘛云丹嘉措对自己施放咒术魔法所致,从一开始便严令禁止寻觅达赖转世灵童。班禅洛桑曲坚做法事禳解,才得其痊愈。班禅大师便趁机再三恳请他准许寻觅第四世达赖喇嘛的转世灵童,得到了他的应允。公元1622年(藏历水狗年),当灵童长到6岁时,以第四世班禅洛桑曲坚为首,率三大寺僧众,将灵童迎至哲蚌寺。根据其年龄,循序渐进,教授其显密经典。1625年(藏历木牛年),班禅大师为其剃度,授其最初出家的关键戒律沙弥戒,取法名为阿旺洛桑嘉措。     

  第五世达赖喇嘛的施主固始汗,是北方新疆地区厄鲁特四部之一的和硕特部王哈尼诺颜与王妃阿海哈吞之子。他生于1582年(藏历第十绕迥水马年)。当时,正值藏巴第悉统治前后藏之际,噶玛噶举派与格鲁派之间矛盾日深。但是,黄帽派在上部的阿里、中部的前后藏、下部的多康、青海、蒙古等地都已形成牢固的基础。特别是第三世达赖喇嘛索南嘉措与内蒙古的俺答汗结为福田施主关系之后,俺答汗向达赖喇嘛进尊号曰:“金刚持达赖喇嘛”,并赠了刻有蒙、汉文印文的“金刚持”金印。从此,达赖喇嘛的名声便远播于内外蒙古和祖国内地。但是,一段时间以来,蒙古49大部落之内的喀尔喀部首领却图汗率领部众离开本土,占据了青海,实施其统治。他与甘孜地区的白利土司二人又都是本教的施主,故而互相配合呼应,对所有的佛教派别,尤其是格鲁派,深加仇视。在这种形势下,第五世达赖喇嘛遣臣向固始汗求助,固始汗应请,派人进藏调处有关事务。公元1637年(藏历火牛年),厄鲁特部首领固始汗首先对青海的却图汗用兵,消灭了却图汗的近3万人的军队。《五世达赖喇嘛自传》第一部168页。于是,固始汗部全体从天山南麓迁入青海。当年秋天,固始汗率领部分随从,乔装成商旅,潜入拉萨,侦察前后藏等地形势,向达赖喇嘛和班禅大师献白银数万两,皈依佛法,受了居士戒。

  公元1639年(藏历土兔年),固始汗自青海调动大军,进攻藏巴第悉在甘孜境内的盟友白利土司。经过近1年的战争,以武力占领了德格、甘孜、芒康、邓柯、白玉等地,消灭了白利土司顿月多吉及其追随者。以后,固始汗表面上佯装带兵自芒康撤回青海。藏巴第悉听说这一情况后,不知是计,便未加防范。固始汗则趁机突然从北路率兵去后藏重地,进攻藏巴第悉。

  此后,司库索南群培又在前后藏地区到处进行动员,大量征集士兵。在后藏地区,由于遭到对方猛烈抵抗,所以没有取得重大进展。当时,“藏巴第悉及其属下官员还发出盖印的书信,请求达隆沙布咙、班禅大师和杰策仲巴前来帮助说和”,“为了试探藏巴第悉及其属下官员是否会投降,班禅大师根据(固始汗)王与司库(索南群培)福田施主二人的请求,于冬末前往乌郁。”这表明,班禅大师与藏巴第悉虽是同乡,彼此交厚,但是藏巴第悉对班禅大师所抱的希望与怀疑参半。这次议和未能成功,蒙军进攻越发激烈,而藏巴第悉的军队力量则日见消弱。“三月,藏地木门者皆被持教法王收于治下,色拉寺、哲蚌寺、大昭寺等处也都煨桑、张幡挂旗,大加庆贺。”“初到孜地(即日喀桑珠孜),大经堂内有无数藏蒙人员列坐聚会,宣示将现存于江孜的薛禅皇帝向八思巴大师奉献的诸多所依供养佛像和以日喀桑珠孜为主的藏地13万户全部奉献(给第五世达赖喇嘛)。”《五世达赖喇嘛自传》木刻版第一部,108页)这足以证明固始汗以佛舍利为先导,将前后藏地区赠予第五世达赖喇嘛,作为佛法属民。其做法是根据元朝薛禅皇帝把西藏13万户赐给救主萨迦派的八思巴大师的先例行事,是符合历史传统的,是完全合法的。而且,我们也可以了解到,达赖喇嘛认为此事至关重要,所以才写入自传之中,这决非偶然之事。

  这样,固始汗将第五世达赖喇嘛从拉萨请至日喀桑珠孜,把西藏三区的全部政教大权,以及自己的族系人等,尽皆效与第五世达赖喇嘛,作为佛法属民。于公元1642年(藏历水马年),以达赖喇嘛驻锡地甘丹颇章宫为名字,正式建立了甘丹颇章地方政府。

  固始汗虽然一举打垮了藏巴第悉政权,但是前后藏的形势并未统一。达赖喇嘛、固始汗以及随从人员等返回拉萨以后不久,以红帽系噶玛巴和黑帽系噶玛巴为首的藏巴第悉一派的势力便发动了叛乱。班禅大师面临险境,便派人前来求援,(固始汗)王与司库索南群培等率军经塔布地方征剿敌军,于举巴浦大败以则、苏为主的工布地区的8000人的军队。将噶尔巴(即噶玛巴)手下司茶人确英关入监牢,从其护身符内搜出一份贴有噶玛巴命令的计划备忘录:“将固始汗及司库索南群培处死。将班禅大师及我师徒二人带往工布地区关押。捣毁格鲁派寺院。按照铁猴年起事时的规矩,划给古热巴的宗和卡。……将日喀则、南木林、白朗三宗交付他掌管。此文件落入固始汗王及司库索南群培之手以后,固始汗大怒,噶举派逐面临覆灭的厄运。”(《五世达赖喇嘛自传》第一部,230—231页)最初,班禅大师与萨迦派达钦等显贵人物曾向固始汗为藏巴第悉·丹迥旺布恳切求情,不要伤害他的性命,因而他被关押在吉雪内邬宗。由于西藏全面发生了规模如此之大的叛乱,所以固始汗下令将其从内邬宗附近投入河中。     

  在拉萨红山上修建布达拉白宫之事,最初是在公元1643年(藏历水羊年),由林麦夏仲·贡觉群培建议的,他在政治及宗教方面都见多识广。由于林麦夏仲·贡觉群培所言正合达赖喇嘛之意,所以达赖喇嘛便与第巴索南群培议定,于公元1645年(藏历第十一绕迥的木鸡年)开始为布达拉宫的白宫奠基。    

  二、朝见清朝皇帝及获得金册、金印等封赏

  甘丹颇章地方政权刚刚建立时,不但没有得到藏巴第悉的军队和噶玛噶举派属下势力的承认,相反他们还在塔工地区公然掀起叛乱。因此,仅靠军事力量还不足以巩固局势,尚需辅以政治措施进行配合。当时,祖国内地的明朝已经衰落,濒于崩溃,清朝政府已在东北成立。达赖喇嘛和班禅大师与固始汗商议,最后决定任命赛钦曲结为使者,派他前去与清朝皇帝联络。公元1642年(藏历水马年),赛钦曲结从西藏出发,第二年抵达沈阳。清太宗亲率诸王、贝勒、大臣出怀远门迎接。

  清朝政府与达赖喇嘛建立联系,对清中央政府和西藏地方政府都具有现实及长远的利益。对于西藏而言,失败的藏巴第悉的残存势力不甘屈服,为了巩固新成立不久的西藏地方政权,尚需一种有效的政治力量的支持。对于清政府而言,若要统治各少数民族地区,特别是蒙藏地区,一个重要的条件就是得利用当时在群众中备受尊崇且享有很高声望的佛教,因而十分需要依靠第五世达赖喇嘛和第四世班禅大师二人。    

  赛钦曲结返藏时,清太宗令其带回致达赖喇嘛、班禅大师和萨迦达钦的书信及所赐礼品。

  顺治皇帝入关登极以后,专门派遣人员到西藏对达赖喇嘛和班禅大师进行慰问。并给西藏各大寺熬茶、放布施。同样,达赖喇嘛和班禅大师亦派专人为贡使,祝贺皇帝登极,表贡方物。公元1651年(藏历铁兔年),顺治皇帝专门派遣察干上师和席喇布上师前往西藏,敦请达赖喇嘛赴京。第二年,即1652年(藏历水龙年)三月,第五世达赖喇嘛率领西藏的僧俗官员及随从,共3000多人,出发前往北京。当达赖喇嘛一行抵达青海时,顺治帝命内务府大臣协古达礼康来迎。并从府库内赏给路途上所需食物。抵达甘肃时,皇帝又赐给达赖喇嘛金顶黄轿,达赖喇嘛乘轿于(藏历)十二月十六日到达北京。顺治帝根据双方意见,以畋猎之名,在南苑与达赖喇嘛相遇于路途的方式,进行了迎接。“皇帝对我格外施恩。我献上珊瑚、琥珀、兽皮千张等贡物。皇帝回赐物品十分丰厚。”(《五世达赖喇嘛自传》木刻版,第一部,197页)

  此后,在都城居留2个月后,达赖喇嘛上奏顺治帝曰:“此地水土不服,身既病,从人亦病,请告归。”谕允。上赏赐极为丰厚。达赖喇嘛抵达代噶后,顺治帝又遣礼部尚书觉罗郎球和理藩院侍郎席达礼等,将皇帝册封达赖喇嘛的金册、金印送到代噶印文为“西天大善自在佛所领天下释教普通瓦赤喇怛喇达赖喇嘛之印”。这些表明,达赖喇嘛的名号已经确定下来。在历代所颁赐的金册、金印中,最主要的还是上述清朝顺治皇帝所赐的金册及“大金印”。达赖喇嘛自传说,“将皇上所赐金印中的汉文择要化简,仿制新印,以便于在长效土地文书上钤用。撰写新印赞诗,献给洛格肖日菩萨及欲界自在战胜天母。”’(《五世达赖喇嘛自传》,木刻版,第一部,275页)由此可以看到,第五世达赖喇嘛是如何将清帝所赐金印作为他执掌西藏政权的主要标志而十分重视,并加以使用的。

  达赖喇嘛赴祖国内地时,固始汗正莅患疾病,留于西藏,未能进京。但是,“清世祖对于当时实际上控制着西藏局势的固始汗并没有忽视。清世祖仍然以金印、金册封赏固始汗。金印的全文是‘遵行文义敏慧固始汗之印。’”(《达赖喇嘛传》,藏文版,84—86页)达赖喇嘛自祖国内地返回藏以后,逐步在前后藏地区修建了13座格鲁派寺庙,被称为“十三林”。     

  公元1654年(藏历木马年),达赖喇嘛前往后藏,他与班禅大师二人同心同德,广泛举行佛法仪式。但是,第悉索南群培与班禅大师之间,一段时间以来,关系不睦。当时(公元1621年藏历第十绕迥铁鸡年),“蒙古军于江圹岗击败藏巴第悉军队,藏巴第悉军队逃上加布日山,蒙军复将该山团团围住。其时,班禅大师等人出面调停,拯救了近十万人的生命。由于藏巴第悉惧怕班禅大师密咒瑜伽的法力和格鲁派施主蒙古人的巨大军事力量,所以不得不以礼敬的形式把抢占去的格鲁派寺院、百姓及桑阿卡寺退还出来”。(《宗教源流·如意宝树》,木刻版,106页)此前数年,拉萨大昭寺由藏巴第悉管理,如今交由班禅大师掌管,直到达赖喇嘛灵童长大成人为止。班禅大师则从扎什伦布寺派出代表到大昭寺,经办管理事务。在班禅大师管理大昭寺约11年之后,于公元1632年(藏历第十一绕迥的水猴年)底交还给了甘丹颇章首领。从表面看,双方的意见是一致的,但实际上班禅大师对第悉·索南群培十分不满,这是格鲁派内部的一件大事,所以当时第五世达赖喇想出这一良策加以化解。

  三、五世达赖喇嘛的若干施政举措

  正如达赖喇嘛的传记所说,公元1659年,藏历土猪年“与往昔不同,执黄帽教派之安危,皆系于北方施主,尤其是青海湖周围的蒙古人之手。当时,格鲁派的教法,尤其是甘丹颇章政权首领的军事活动,要依靠蒙古人的力量。蒙古众头领按照宗教的规矩立下重誓,做到内部互不同室操戈,全都听命于达赖喇嘛,得到达赖喇嘛的认可。这不但对于蒙古人内部争斗得到平息,甘丹颇章政权的统治得到巩固有利,而且对于未来阻止中央王朝与蒙古人的战争也大有裨益。总之,采取这一方针,对于祖国的统一,民族的团结和延续格鲁派教法等项事业,都作出了伟大的贡献。

  顺治帝于1661年(藏历铁牛年)驾崩,第二年班禅大师洛桑曲坚亦圆寂。1663年(藏历水兔年)康熙皇帝登基。四年后,第五世班禅洛桑益西被认定,并被迎到扎什伦布寺。

  1668年(藏历土猴年),第悉赤列嘉措及丹增太延汗二人先后去世。按照蒙古人习惯,然那(固始汗次子)是适宜接班人人选,达赖喇嘛决定还是立即派人去迎接至布达拉宫为上。该年,南方的不丹人发兵进攻西藏属民阿巧等门巴人,达赖喇嘛遂下令兵分四路,进行反击,亲自为政教事务操劳。不久,这次藏不事件在萨迦派、扎什伦布寺和吉雪台吉等方面的调停下,得以和平协商结束。

  关于原西藏地方政府官员的最隆盛的官服“珍宝服饰”的来源,达赖喇嘛自传说,自薛禅皇帝将藏地三区赐给八思巴大师起,藏地便兴起戴5种“周”或官帽,使用内地刑律及以13种官位为代表之重大制度。大员须穿戴外罩官服、官帽、饰品。尤其至天命王帕木竹巴、国公大元帝师圣谕高位之世家强巴、冲·格萨尔王之婿江卡孜巴、王族仁钦蚌巴等有来历之地方首领时期,玉镶大金嘎乌、右耳饰、耳饰下摆、长耳饰、琥珀、珊瑚、外罩官服、黄绒小帽等精妙饰品十分流行。……”《五世达赖喇嘛自传》,第二部,129页甘丹颇章政权举行大典时,由“珍宝服饰”者列队的做法,是自公元1672年,即藏历第十一绕迥的水鼠年新年初二日开始的。

  此外,地方政府举行典礼时,对于坐垫高低亦进行了具体规定。萨迦派和帕木竹巴派两派的后裔被列在首席,获得殊荣。这表明了他们得到我国元、明两朝历代皇帝赐给的封文、印信,曾经执掌过统治西藏地方的权力。此时格鲁派虽已登上统治全藏的历史舞台,但是在详细的座垫文书中规定,噶举派的大喇嘛,如达隆寺活佛、红帽噶玛巴活佛的座垫高于甘丹寺法座的座垫。主巴、岗布、楚布仲巴、康地类乌齐法王、止贡寺上师等的座垫与甘丹寺法座的座垫等高。由此可以看出,第五世达赖喇嘛并未像仁蚌巴和藏巴第悉在统治前后藏部分地区时所表现得那样心胸狭窄,而是名副其实的“所领天下释教”,采取了宽宏大度的办法。特别写明对清朝皇帝所遣一般人员亦给予“五层薄垫”的厚待,得到皇帝赏赐印信的内官员给予适当高度的座椅。这充分反映了第五世达赖喇嘛不但一切显密经教以达化境,而且对于世间政务方面的典籍亦有广泛、细致入微的研究。     

  众所周知,甘丹颇章政权建立以后,在西藏内部遇到的最大的敌对势力是以红、黑帽噶玛巴为首的噶举派。该派以往虽曾连年于后藏及塔工地区,向格鲁派发动过进攻,但都被蒙古人的武装力量镇压下去。以后,第五世达赖喇嘛不但下令对红帽噶玛巴既往不咎,而且对其给予了出乎人们意料之外的优待。这些情况,在达赖喇嘛的自传中皆有记载。总之,在清朝皇帝的支持下,达赖喇嘛以其具有远见卓识的策略,从此逐步化解了噶玛噶举派与格鲁派之间的矛盾,使西藏内部形势趋于安定,甘丹颇章政权向着巩固的方向发展。    

  公元1674年(藏历木虎年),平西王吴三桂发动了叛乱,康熙帝遣人赍旨入藏,命藏方出兵配合作战。达赖喇嘛敦促皇帝与臣下罢兵言和。为使国内战乱平息,天下太平,达赖喇嘛命色拉、哲蚌、甘丹三寺做了大量免战法事。“自天子顺治王登基至今,对我恩宠有加,我亲揭皇宫,瞻仰圣颜,皇帝赐我封号与职位,我亦竭忠心,为皇帝江山稳固,国家太平而做法事。即使倾全藏之兵至内地及霍尔地区助战,亦于事毫无补益。厄鲁特蒙古之兵虽善战,但桀骜不驯。且天气火热,痘疫流行,令人望而生畏”。《五世达赖喇嘛自传》木刻版,第二部,204页同样,平西王派人入藏请求军事援助,达赖喇嘛说:“贵君臣失和,黎庶涂炭,甚为不美。满族皇帝和以前二朝(清太宗和顺治),即三朝之间,与藏地福田、施主关系极为密切。我去晋谒皇上,皇上对我宠命优渥,王当知之。我做梦亦未敢违背皇上,若有违背皇上,不但上天不容,即您亦不了耻于我。祈王切勿触怒上天。望给予回信及回话,并遣返派去之使人。”《五世达赖喇嘛自传》木刻版,第二部,211页这些话表明了第五世达赖喇嘛为国家的太平而持有的精明与善良的用心,以及对清朝皇帝的满怀忠诚。    

  四、将阿里三围纳入治下五世达赖喇嘛圆寂

  一般而言,第五世达赖喇嘛的后半生,尤其是公元1679年(藏历第十一饶迥土羊年),任命仲麦巴·桑结嘉措为第悉以后,便不在过多地过问政务,而全力进行宗教方面的修持,在这方面的成就是说不完,欲知详情,请见《第五世达赖喇嘛自传》第四部等书。其重要著述繁多,如隆堆大师所编目录所言。他在西藏文化史上留下了不可磨灭的业绩。

  阿里三围地区,自吐蕃赞普后裔统治以来,已有悠久的历史。但是,一段时期以来,却被拉达克王所占据。到第五世达赖喇嘛圆寂之前,拉达克土司僧格朗杰对当地的格鲁派十分仇视,并且竭力加以迫害。因而,西藏地方政府不得不对阿里地方用兵。第五世达赖喇嘛专门派人去召一位名叫甘丹次旺的蒙古王族成员。该人笃信格鲁派,极有胆略,他从藏北的纳木湖畔带去250名骑兵,迤逦进抵萨噶,他又在此外接收了许多援兵一同上路。渐次来到与三围相近之处,藏蒙军队信心百倍地冲向拉达克军营,将气焰嚣张的拉达克军打的大败。随后乘胜进军,最终藏方军队夺占了拉达克国都列城,拉达克方面发誓保证今后不再危害而要敬奉格鲁派,并要善待众属民。把生活在阿里地区的吐蕃赞普后裔洛桑白玛封为王、给其1000户百姓。此外,还令阿里地区的达布噶举派和宁玛派各寺,仍照前尊奉本派教法,不得对其扰害。至于格鲁派的各寺院,已破败者进行修葺,未破败者加以扩展。《颇罗鼐传》25—51页总之,自此始,阿里三围重新归属西藏,西藏地方政府向该地区派驻总管、噶本及各县县官,形成定制,直至民主改革时为止。

  达赖喇嘛66岁时,即公元1682年(藏历第十一绕迥水狗年),自2月10日起闭关念修,直至17日仍继续念修。后来腿部疾患略有增加。25日,达赖喇嘛的医生塔布瓦来到第悉面前,禀告说,“大师脉象不佳,下令说若是第悉能来,命人前去换来。”第悉与司膳堪布二人商议,为达赖喇嘛做了一场祈福禳灾法事。后来,众人走后,达赖喇嘛用手抚摸着第悉的头,详细教导他关于政、教二种事务的处理方法,对待以汉、蒙为主的施主做法等。达赖喇嘛道:“一切法皆无常。故哪有定数?无妨,勿短视,脉象亦无一定。我若有不测,则需暂时守密。我的转世亦不会久滞,很容易。转世地点及父母须前世机缘凑聚,你能再次认定我。即使出现复杂情况,也不会识别错误,不必担忧。……”(《五世达赖喇嘛自传》木刻版,第4部,216—217页)第悉闻言以后,泪如雨下。于公元1682年(藏历第十一绕迥水狗年)二月二十五日中午马时意趣隐入法界。祭祀法体及举行追荐法事等皆秘密进行。以后,密不发丧时间达12年之久。 

标签:五世 达赖喇嘛

上一词条:清朝时期 下一词条:第司

| 收藏
更多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