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3月20日 星期二


张国华与和平解放西藏

2014-12-18 14:43:34   来源:《中国西藏》2014年第6期   作者:文/ 王贵 图/张小康

张国华军长逝世42年了,但他的音容笑貌依然经常浮现在我的脑海中。作为当年中共西藏工委书记、第18军军长、军党委书记,他一直是进军西藏部队的领导核心,率领我们胜利完成了进军西藏、并在西藏站稳脚跟的伟大历史任务。

  张国华军长逝世42年了,但他的音容笑貌依然经常浮现在我的脑海中。作为当年中共西藏工委书记、第18军军长、军党委书记,他一直是进军西藏部队的领导核心,率领我们胜利完成了进军西藏、并在西藏站稳脚跟的伟大历史任务。

\

  ◎1950年3月4—7日,张国华在四川乐山主持召开了十八军庆功祝捷、授勋颁奖、进军西藏誓师大会。
 

\

  ◎1950年3月7日,在乐山召开的进军西藏誓师大会上,张国华(左四)等十八军领导接受群众献花。
 

\

  ◎1950年6月,张国华率部到达西康省泸定。

  1950年初,第18军受领进军西藏任务之时,我在重庆的二野司令部情报处派出的康藏情报站任见习参谋。进军西藏后,康藏情报站并入18军司令部侦察科。从此,在军首长直接领导下工作,对张国华军长留下了难忘的印象。

  接受任务 进藏誓师

  淮海战役结束后,以豫皖苏军区为基础组建的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二野战军第18军,年方35岁的张国华任军长,谭冠三任政委。接着,第18军南下,参加渡江战役、浙赣战役、湘南战役,并进军大西南,参加成都战役。

  1950年,成都战役结束后,第18军原定的任务是接管川南地区。张国华已被任命为川南行署主任。然而情况很快发生了变化。毛主席在1949年冬先后两次电告西南局、西北局,准备解放西藏。1950年2月,毛主席从苏联莫斯科电告党中央,明确将进军西藏的任务交西南局承担。西南局第一书记邓小平、第二书记刘伯承当即研究,选定了曾经远离上级、单独坚持豫皖苏根据地、年轻有为的张国华率领的第18军。经上报党中央、毛主席同意,第二野战军立即电告正从成都战役后返回川南的第18军在乐山一带待命、整训。刘、邓随即召第18军领导并各师主官赴重庆当面交代进藏任务。当张国华、谭冠三听到刘司令员、邓政委说到此任务非常重要后,立即代表全军将士坚决、愉快地接受了进军西藏的任务。张国华说:“我们坚决完成这一任务,绝不辜负党中央、毛主席对第18军的信任。”接着,西南局根据毛主席的指示成立了一个统管西藏工作的中国共产党西藏工作委员会,由张国华任书记,谭冠三任副书记,副军长昌炳桂、副政委王其梅、参谋长陈明义、政治部主任刘振国和全国政协委员天宝任委员,得到中央批准。

  第18军多年征战,辗转万里,来到山清水秀、物产丰饶的天府之国川南,指战员们都很高兴,准备在此安家、驻防,解决婚姻问题,过好日子。

  但是任务突然转变,要去遥远、荒凉、艰苦的西藏,消极情绪随之出现,甚至有人说:“张国华军长要到西藏当土皇帝去咧!”张国华听了笑笑说:“我去西藏不是当土皇帝,而是给西藏人民当长工。”军首长们下部队做思想政治工作,张国华到第52师对排以上党员干部说:“过去我们能协同兄弟部队解放一个省会,消灭几万敌人,就兴高采烈,觉得很了不起。而这次进军西藏,是以我们第18 军为主,不只是解放一个省会,而是解放全西藏,完成祖国大陆统一大业。西藏过去没有党的组织,现在由我们去那里建党,开创党的工作,这还不值得我们自豪吗?”、“你把西藏看成不毛之地,可是英帝国主义不嫌它荒凉,百余年来拼命往那里钻,现在美帝国主义又积极插足。难道我们对自己的国土反而不如帝国主义热心?”、“如果西藏真被帝国主义分割出去,我们的西南边防退到金沙江,恐怕我们在四川也坐不安稳吧?”

\

  ◎1951年5月23日,中央人民政府代表在《中央人民政府和西藏地方政府关于和平解放西藏办法的协议》上签字。一排左起:孙志远、张国华、张经武、李维汉;二排左起:拉乌达热·土丹旦达、凯墨·索安旺堆、阿沛·阿旺晋美、陈云、朱德、李济深。

  3月7日,第18军在乐山举行进军西藏誓师大会。张国华在会上宣读了进军西藏誓言:“我们是人民战士,是坚强的国防哨兵,光荣地受领了解放西藏,建设西藏,把帝国主义势力驱逐出西藏,保卫祖国边防,保卫世界和平的伟大任务。我们有决心,有勇气,有把握,为保证其圆满实现而奋斗。愿向党和人民宣誓:第一,坚定顽强,奋勇前进,战胜困难,完成任务。谁敢阻挠我们前进,就坚决、彻底、干净、完全把它消灭。第二,严守三大纪律、八项注意,认真执行少数民族政策,真正做到纪律严明,秋毫无犯,与藏族同胞亲密团结起来,共同建设西藏。第三,做好人马健康,加强团结互助,上下一致,官兵一致。环境越艰苦,我们越团结,不叫苦,不埋怨,大家想办法,战胜一切困难。第四,爱护装具,爱护粮食,不丢失,不浪费,力求节约,减轻人民负担。”第18 军很快完成了从“川南安家”到“进军西藏”的思想转变。

\

  ◎1951年5月,中央代表和西藏地方政府代表谈判现场。

\

  ◎1951年7月18日,张国华(左)和阿沛·阿旺晋美(右)到达昌都时受到群众的热烈欢迎。
 

\

  ◎1951年9月18日,军直机关、部队到达丁青,张国华(主席台上右一)、谭冠三(主席台上站立者)等在丁青嘎基寺召开了千户、百户头人座谈会,宣传讲解中央人民政府政策情况。

  团结上层人士 消除藏汉隔阂

  张国华主持军党委会,研究决定派出先遣部队,前出至西康省北部的甘孜和南部的巴塘,做好进藏出发前进基地的工作。两路先遣部队统一由王其梅副政委、李觉第二参谋长组成的军前指领导。

  1950年3月,北路先遣部队由52 师吴忠师长和西藏工委委员天宝率154 团并军直(主要是我们侦察科)、师直机关一部从雅安出发,于4月28日进抵甘孜。南路先遣部队由53 师苗丕一副政委率领157团并军直、师直机关一部,于7 月4 日从康定出发,8月2日到达巴塘,与平措旺阶领导的巴塘地下党会合。张国华遵照西南局、邓小平指示的“政治重于军事,补给重于战斗”原则强调先遣部队在康区首先做好团结藏族上层人士、同时影响群众的工作,消除历史遗留的藏汉民族隔阂,加强民族团结。吴忠、天宝亲自拜访甘孜地区的孔撒、麻书土司、夏格刀登大头人和白利寺的格达活佛等,通过走访、谈心,向他们宣传中央关于和平解放西藏的方针、政策。部队尊重藏胞的风俗习惯,不进喇嘛寺,不动经幡、玛尼堆等。进入康定以西的藏区,我们侦察科在八美村(现属道孚县)购买藏民的柴草,按价付给现大洋,他们又惊又喜,直说:“过去的军队一来,都是白烧我们送去的柴,从来没有见过军队要老百姓的柴草还给钱的。”最受藏民欢迎的是免费治病。以往藏族穷人得病没有条件进行治疗,如今碰上154 团卫生队免费为他们治病,许多腹泻、感冒病人一服药便好。吴忠马上要各单位的卫生员都为群众免费治病。这一切,都使藏民惊讶不已。甘孜一位老大爷说:“国民党军、藏军我都见过,都是吃藏民、拿藏民、抢藏民的,只有解放军是给藏民、帮藏民、为藏民的,解放军真是太好了。”藏民开始称呼我军是“新汉人”、“菩萨兵”。苗丕一率领的南路先遣部队在巴塘地区同样很好地开展了上层统战工作和群众影响工作,并吸收了平措旺阶领导的巴塘地下党员和“东藏民主青年同盟”盟员百余人参军。

\

  ◎1951年10月25日,居住在拉萨的各民族代表到十八军军直机关驻地向张国华献哈达。

  康区的军民团结很快发展成民族团结。军前指上报了两路先遣部队的上述工作。张国华非常高兴,表扬了先遣部队“同藏族人民产生了感情,建立了很好的联系”,认为进军西藏的前进基地开始建立起来。

  昌都战役告捷 和平解放西藏无阻

  张国华自受领进军西藏任务后,就在成都等地购买了许多有关康藏问题的书籍进行研究,加上向第18军政策研究室的一些西藏问题专家请教,形成了第18军政策研究室于1950年3月上报西南局的《对西藏各种政策的初步意见》。西南局收到后,由邓小平亲自起草拟订了准备同西藏地方政府和平谈判的十项条件,又称“十条政策”,得到中央批准。

  “十条政策”于5 月底下达后,张国华指示先遣部队向康区上层人士广泛宣传,得到他们的普遍拥护和赞同。吴忠和154团郄晋武团长先后向藏政府昌都总督和金沙江以西的藏军部队主官写信。天宝和我们侦察科长去白利寺对格达活佛宣传后,格达活佛主动要求去昌都、拉萨向西藏当局说明中央关于和平解决西藏问题的诚意和“十条政策”内容,劝说藏政府同中央谈判;同时,西北方向也组成青海劝和团赴藏。但这些都遭到英帝国主义怂恿藏政府中当权的亲英分子拒绝,并于8 月下旬在昌都毒死了前往劝和的爱国活佛格达。当时,我们侦察科在金沙江东岸的德格,是第一个了解到格达活佛惨死于昌都的,立即将此重要情况上报到军部。此时,青海劝和团也在藏北遭到藏军扣押。中国驻印度使馆催促藏政府在印度的官员,要藏政府迅速派人员去北京谈判,但也迟迟不见他们行动。我侦察科却了解到藏政府从印度购来大批武器弹药,源源不断从拉萨运到昌都和金沙江一线。藏政府还大力扩军备战。一切迹象表明藏政府已经关闭了和平谈判的大门,企图依靠帝国主义支持,凭金沙江、澜沧江和横断山脉天险,以武力抗阻我军进藏。以打促和的昌都战役势在必行。

  张国华进行了如下考虑:

  贯彻毛主席历来教导的大歼灭战思想,采取正面进攻和战役大迂回相结合的战法,重点是迂回部队截断藏军退路。根据藏军部署北重南轻、兵力比较分散的特点,将我参战部队划为北、南两个集团;北集团由52师吴忠统一指挥,分成右、中、左三路,右路由52师副政委阴法堂率154团和青海骑兵支队担任千里大迂回的重点任务,直插昌都以西的恩达,截断藏军西逃拉萨的退路;南集团由53师苗丕一率157团经宁静县出邦达,截断藏军可能向西南逃窜之退路。建议云南的一个团攻占盐井县等地,策应157团作战。归纳这五路进攻方案,张国华说:不能搞成老虎打苍蝇,老虎打过去,苍蝇也跑了。

  作战方案和军党委下发的《昌都战役政治工作指示》中,都包含了张国华的上述思考,甚至构成了这些方案、指示的核心内容。

  后勤工作是张国华考虑的重点问题之一。进藏部队面对两个敌人:一是藏军,二是交通运输补给的极度困难,而第二个敌人要比第一个敌人难对付得多。先遣部队到达甘孜后,携带的粮食即将吃完,吴忠为此向张国华告急,154 团和我们侦察科都以挖野菜煮粥喝,有的连队甚至抓地鼠、捉麻雀吃,出现了“粮荒”状态。张国华指挥后方部队大力组织骡马前运粮食,近一个月的“粮荒”才渡过去。到8月26日公路通车甘孜,才运来大批粮食。然而从甘孜到昌都又有800公里之遥。昌都战役参战部队18000人,按每天每人吃粮一斤计,仅粮食每天就需18000斤,再加马料和其他物资,运输量很大。除号召指战员们加大携行量,尽可能多背粮食外,主要得请藏族上层人士出动大批牦牛运输。为此,张国华于10月3日同李觉一起前往德格县玉隆拜访大头人夏格刀登,提出请其帮助畜运3000万斤粮食至昌都。夏格刀登热情接待了张国华和李觉,爽快地答应出动6000头牦牛,并告请德格降央白姆女土司也出动7000头牦牛支援运输。张国华得到这一保证,才最后下定了打昌都战役的决心。同时,张国华、李觉决定,战后除留52师在昌都地区外,其他部队一律返回金沙江以东,以减轻前运粮物的压力。

  1950年10月6日,我军发起昌都战役。除军侦察营在岗拖、157团在竹巴龙的强渡金沙江战斗比较激烈外,其他各部进展顺利。在甘孜坐镇指挥的张国华、李觉,日夜守候在报话机旁,随时了解前线情况。战役发起后第五天,张国华、李觉根据藏军与我部队一经接触、稍作抵抗即行溃逃的情况,判断藏军有可能全线溃逃,不会固守昌都,遂电令各部迅速前进,特别是阴法堂所部154团和青海骑兵支队兼程前进,务必完成战略包围任务,断敌退路。11日,当157团进至宁静县的古雪村时,藏军第9团代本格桑旺堆率部起义,157团随即进占宁静县。16日,军侦察营奔袭觉雍,歼藏军180余人;17日,154团和青海骑兵支队攻占类乌齐、甲桑卡后,吴忠判断藏军可能放弃昌都西逃,当即电令青海骑兵支队务于18日、154团务于20日前占领恩达,截断藏军西逃的路。张国华、李觉立即摘转通令各部:吴忠同志的“上述部署完全正确,各团务必达成此部署”,又责令苗丕一督促157团率两营急速向邦达前进。17日,昌都总管阿沛才从溃逃来的各路藏军官兵中得知我军早已渡过金沙江,逼近昌都。遂于18日率藏军2000余人从昌都西撤,到达拉贡时,方知恩达已被我军占领,退往拉萨的道路已断。这是由于青海骑兵支队的前卫52师骑兵侦察连(配属青海骑兵支队)连夜奔驰疾进,于18日按时占领恩达,随后骑兵支队主力与154团也以36小时的连续强行军于19日、20日赶到恩达。阿沛所部藏军只好从拉贡南撤至朱古寺。最后,阿沛派出两名官员与从拉贡南追的我军联络后,决定率2700多名藏军放下武器,与我们和平洽谈。张国华在甘孜接到这一消息后,极为高兴。已经10天没有睡觉、仅有时在报话机旁打个盹的张国华,这才松了一口气,去睡了个觉,但却由此患上了高血压症。

  19日,156团先头部队进抵昌都,接着其他各部也到达。昌都遂告解放。此役共歼藏军主力四个团全部和三个团各一部,共5700余人,俘获藏政府并藏军中高级官员20余人。参战部队严格执行了宽待藏军俘虏的政策,经过教育后,发给路费予以返遣,对伤俘给予治疗;严格执行了群众纪律,在强行军挨饿的情况下,也绝不拿藏民的粮食。3000 多名被释放的藏军俘虏,在返回西藏的途中无一不称赞我军的宽大政策好。昌都地区藏族各界也盛赞我军纪律严明。这一战役,为争取和平解决西藏问题奠定了基础。张国华为此付出了极大的心血。后来刘少奇同志赞誉说:“昌都战役是解放西藏的淮海战役。”

  由于我军在藏区亲密团结各界藏胞,因而藏族人民积极主动支援前线,出现了忍着自己伤痛为我军伤员担抬架、赶牦牛运输的支前模范曲梅巴贞等许多先进人物。藏族人民的大力支前,是我军取得胜利的一个重要原因。

  昌都战役前的9月8日,张国华在甘孜主持召开了西藏工委扩大会议,研究昌都解放后的工作事项,经西南局、中央批准,决定成立中共昌都工委,以王其梅为书记;成立昌都地区人民解放委员会,以王其梅为主任,吸收昌都地区有影响的藏族上层为副主任、委员,作为带统战性质的过渡政权。据此,王其梅率部在侦察营、工兵营后跟进,于10月24 日进抵昌都,遵照西南局、邓小平关于要“善于运用俘虏或投诚官兵及昌都区地方力量,开展政治攻势,以和平解决拉萨问题”的指示,昌都工委向进驻昌都地区的部队作了大量艰苦细致的工作,团结了昌都地区上下各界藏胞,成立了昌都地区人民解放委员会,任命帕巴拉(昌都寺大活佛)、阿沛、罗登协饶(察雅寺大活佛)、邦达多吉、平措旺阶、降央白姆、惠毅然(54师副政委)、格桑旺堆为副主任,另有委员26人。深受感动的阿沛等40名官员联名写信致西藏地方当局,力主与中央和平谈判。加上我军在昌都地区善待藏军俘虏和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巨大影响传到拉萨,初步稳定了原先听到在昌都战败消息而乱成一团的噶厦。经反复权衡利弊,噶厦终于同意和谈。刚刚亲政不久的达赖终于在1951年2月决定派出和谈代表赴北京与中央谈判。

  部队进驻拉萨 各界藏胞欢迎

  张国华作为中央人民政府的和谈代表之一,参加了1951年4月至5月中央与西藏地方的和平谈判。5月23日,《中央人民政府和西藏地方政府关于和平解放西藏办法的协议》(简称《十七条协议》)签订,中央关于争取和平解放西藏的方针得以实现。当天下午,毛主席接见了李维汉、张经武、张国华、孙志远等。毛主席向张国华询问了进藏部队的情况,听了张国华的汇报后,叮嘱张国华:“你们在西藏考虑任何问题,首先要想到民族和宗教这两件大事,一切工作必须慎重稳进。”由此,“慎重稳进”成为西藏工作长期的重要方针。

  张国华于6月经重庆返回甘孜后,7月1日告别了第18军后方部队司令员兼政委陈明义并第53 师、54师全体同志,同谭冠三、李觉、刘振国一道率军直属队从甘孜出发,阿沛同行,于7月18日到达昌都。根据西南局、西南军区着重解决运输补给困难、尽量压缩首批进入拉萨人员的指示,张、谭、李、刘等在昌都研究决定:首先派出以王其梅为司令员兼政委的400余人先遣支队进拉萨,为后续大部队做准备,阿沛同行;前方部队分为两个梯队,军直属队与第154团为一梯队,首批进拉萨的人员控制在6000人以内;第52师机关率第155团、军炮兵营为二梯队,稍后从昌都出发,进驻太昭、嘉黎、则拉宗地区,共5600多人。7月25日,王其梅先遣支队从昌都出发。
 

\

  ◎人民解放军行进在海拔5000米的怒江山脉雪岭上。

  完成以上布置后,张国华、谭冠三、李觉、刘振国率军指、西藏工委机关及军直各分队共2500多人于8月28日从昌都出发,取小北路,经丁青、沙丁、桑达本贡、墨竹工卡进拉萨。第154团则从洛隆、边坝地区出发,取中路,经嘉黎、太昭到墨竹工卡附近与军指会合进拉萨。9月7日,张国华率部到达三十九族地区中心的丁青,三十九族地区将是第18军后方部队以畜力向拉萨运输的主要通道。张国华、谭冠三拜访了三十九族地区总千户霍尔甲色和当地大小头人,并宴请他们,宣传党的民族、宗教政策,宣讲《十七条协议》,还帮助调解三十九族地区和藏政府的矛盾,亲密团结了霍尔甲色等上层人士,取得他们大力支援运输的保证。

  9月15日,张国华率部从丁青出发,25日到达怒江边。用了三天时间南渡波涛汹涌的怒江。10月8日,张国华率部翻越念青唐古拉山海拔6000多米的冷拉山口,这是第18军部队通过的最高山。大雪覆盖整个山脉。行至半山腰雪地宿营时,因严重缺氧,干部战士普遍面色青紫,气喘头痛,80%以上口鼻流血,嘴唇起泡,重病号增多。在此严峻时刻,张国华镇定而有力地说:“当前是有许多困难,但我们只有一个办法:克服困难继续前进。和过去打攻坚战一样,最困难时,坚持一下,组织好火力和突击队,就可全歼敌人。文工团的同志在此时刻更要设好鼓动站。干部要以身作则,军领导同志和团以上干部的骑马,除有病者外,全部抽出,让病号骑或驮背包。组织好收容队和医疗组,人扶、马驮,用抬架抬也要把全部病号抬过冷拉山。高原行军,我们已有经验,不要性急,一步一步慢慢来,定能胜利。”张国华的讲话,有力地鼓舞了指战员们。又经过半天极为艰苦的攀登,终于到达冷拉山口。张国华告诉大家不能多歇,多停一分钟就多一分钟危险,要迅速下山。南坡很陡,道路全被大雪埋没,只能从雪坡上滑下去。李觉大声说:“同志们注意,滑行一定要坐稳,双腿伸直,身体端正,不能歪斜”指战员们奋不顾身向山下几十米处滑下去。

  张国华、谭冠三也抓着各自爱人的手共同滑下山去。

  到达山下,医生前来为张国华量血压,结果显示160mmhg。医生让他马上服降压药。张国华却说:“我没关系,请你们注意战士们的身体。”

  从冷拉山南麓出发,向西南行军,经过唐普松多、直孔提,于10月19日到达墨竹工卡,21日到德庆会合154团,24日渡过拉萨河,与9月9日先期到达的王其梅先遣支队以及从北京经印度、亚东来藏的中央人民政府代表张经武会合。

  10月26日,西藏地方政府在拉萨东部隆重举行欢迎第18军的仪式。张经武、张国华、谭冠三、王其梅、李觉、刘振国、平措旺阶和噶厦的然巴、拉鲁、阿沛、饶噶厦、夏苏等噶伦在主席台上,检阅了以分列式通过主席台的第154团。然后张国华率部队入城,受到拉萨僧俗官员、民众和各界藏胞共2万多人的热烈欢迎。

  从甘孜到拉萨,张国华率部行军3000多里,克服了千难万险,终于胜利完成了进军拉萨的重任。

  

上一篇:许海刚:一腔深情,为藏族同胞画像
下一篇:永远值得我们怀念的喜饶嘉措大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