帕洛仁波切:让妙音传播藏传佛教文化

2014-11-19 09:52:04   来源:国国家地理   点击:   作者:

作为藏传佛教直贡噶举派“米拉日巴道歌”第42代传人,拉萨羊日岗寺的六世帕洛仁波切给人的感觉是一个很“潮”的年轻人。他不仅是社交媒体上的活跃分子,还熟谙现代文化艺术传播方式。

\
  
  作为藏传佛教直贡噶举派“米拉日巴道歌”第42代传人,拉萨羊日岗寺的六世帕洛仁波切给人的感觉是一个很“潮”的年轻人。他不仅是社交媒体上的活跃分子,还熟谙现代文化艺术传播方式。如今,他一直在践行着他的理想:以唱诵米拉日巴道歌的方式,把藏传佛教文化传遍世界……

  我跟着人流沿着大昭寺的外墙,顺时针绕行到大门外广场一角,去见一位年轻的转世仁波切—帕洛仁波切。与他见面之前,我的脑海中想象着:这位藏传佛教直贡噶举派“米拉日巴道歌”第42代传人、拉萨羊日岗寺的六世帕洛仁波切,究竟会为我这次采访带来哪些不同凡响的内容呢?

  前不久,就在拉萨市西藏自治区群众艺术馆举办的《米拉日巴道歌音乐会》汇报演出中,帕洛仁波切已经给了我颇为意外的感受:没想到,一个似乎与世隔绝的佛教修行者,竟然可以唱出高山流水般的天籁之音,那种清雅的佛韵可以直抵听者心田。

  那场演出中,身穿白色衫裙的帕洛仁波切结跏趺坐在彩绘法座上,闭目吟唱出很悠长的连音。在两位吉他手和一位藏鼓手的配乐中,帕洛仁波切间或拿起法座前小桌上的法铃敲击一下,作为两段之间的间隔。他时而双手合十,时而右手执耳,或吟诵或长歌,从《三皈依》到《遥唤根本上师》、《尊者礼赞歌》……一曲曲古老又美妙的道歌与舞台背景墙上的白衣尊者、白莲花等渐渐融为一体。随着轻击的法铃,琴弦的泛音,幻境被打破,才又把听者的思绪牵引到当前。

  随后,在上海举办的一场“佛教音乐荟供”后,帕洛仁波切还特意在自己的微博中写道:“感谢亲临《米拉日巴道歌音乐会》On Stage现场的所有朋友!”

   可以说,还未谋面,帕洛仁波切已经先“声”夺人,通过他的声音告诉我,他一定有着某种特别之处,让我对他的这次采访有了更多期待。

  32岁的帕洛仁波切穿着时下流行的休闲外套,转过大昭寺广场一角,来到见面地点—二楼临街窗口的座位。初次见面,我很难将他和拉萨街头的年轻人区分开。不同的是,他的外套里面是一件黄色的衬衫,表示了出家人的身份。落座后,他不慌不忙从包里拿出一只精致的铜质香炉,熏上他父亲亲手制作的直贡藏香,然后开始了我们僧俗之间的对话……

  7岁出家,身为直贡噶举大活佛的父亲单独为他“开小灶”

\

  2014年6月18日,在拉萨市西藏自治区群众艺术馆举办的《米拉日巴道歌音乐会》汇报演出中,身穿白色衫裙的帕洛仁波切正在闭目吟唱米拉日巴道歌。米拉日巴创作了许多证悟道性的诗歌,后由其弟子收藏整理成《米拉日巴十万道歌集》,收录道歌近500首,由直贡梯寺的历代"赤奔"传授师和其他闭关修行者们口耳相传至今。

  “父亲是我的第一任老师,也是我终身的上师。”我们的谈话是从帕洛仁波切的父亲开始的。

   帕洛仁波切的父亲出生于拉萨附近的堆龙德庆县,4岁那一年,被第十六世噶玛巴与两位直贡法王共同认定为直贡梯寺大成就者—阿贡仁波切的转世灵童。直贡梯寺位于拉萨市以东墨竹工卡县境内雪绒河边的悬崖峻岭中,1179年由直贡巴·觉巴吉天颂恭创建。作为直贡噶举传承的祖庭,直贡梯寺在历史上出现过诸多大成就者,其中阿贡仁波切以一生实修、证得神通而享誉雪域高原。

  后来,帕洛仁波切的父亲选择了在家居士的修行方式,并被分配到拉萨的罗布林卡工作,负责整理和修复藏经阁里那些在“文革”期间被打乱的4000多部典藏经文。其中《直贡噶举大法库》的收集、整理和复制,是父亲与藏学家贡觉嘉措等人,经过长达20多年完成的,这也是当今直贡噶举传承最完善的古籍文献。

  帕洛仁波切的母亲出生在拉萨。从母亲那里,他获得了完全不同的另一种情感。有时,帕洛仁波切觉得,正是父亲的严厉让他感受到了母亲的慈悲。母亲还做得一手好女红,他从小到大所有的袈裟也是她一手缝制的。

  7岁那年,帕洛仁波切就自愿出家了。“当时很可能是因为父亲经常带我去他曾出家的寺院礼佛,看到寺院里面的师父们很悠闲自在,诵佛经,吹法号,觉得很有趣,就说‘我要出家’。”帕洛仁波切如此解释他最初出家的动机。就像大多数藏族家庭一样,如果小孩提出要出家,父母总是会支持,而且心生欢喜的。

  “当然今天有些朋友会说,这也许是你对前世生活的记忆,在冥冥之中产生的要回到前世状态的一种心愿。”不管怎样,从7岁开始,帕洛仁波切要开始学习经文。8岁那年,他被直贡琼赞法王认定为直贡噶举三大祖庭之一的羊日岗寺的第六世帕洛仁波切。

  在被认定为仁波切后,羊日岗寺、亚玛日禅修院的僧人们专门来到帕洛仁波切的家里,和他父亲共商帕洛仁波切的教育问题。他们认为按照传统,帕洛仁波切应该在寺院接受培养,但帕洛仁波切的父亲却担忧,在寺院中年幼的小仁波切常常被置于过高的地位,或者经常被请去信众的住处做法事。若还未达到足够的修行,这些频繁的法事活动反而会给孩子造成恶果,耽误修学的最佳时机。

  于是父亲决定,让帕洛仁波切留在家中,由他亲自教授帕洛仁波切。父亲的教育方式是自由和开放的,他会结合孩子本身的兴趣和爱好来因材施教。比如帕洛仁波切喜欢音乐、绘画,为了支持他的爱好,父亲不仅花费近一个月工资买来一台电子琴,还请来罗布林卡唐卡艺术家格隆来做儿子的老师。当然父亲也是很严厉的老师,如果背不出经文,即使是当着客人的面,帕洛仁波切也会受到体罚—双手举着写藏文用的木板罚站。

相关热词搜索:藏传佛教

上一篇:“珠峰第一巾帼”潘多的“攀登人生”
下一篇:爱国爱教的居里·却吉降措活佛

| 收藏
更多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