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3月20日 星期二


一位古稀老人的藏学情怀

2014-10-21 09:08:24   来源:西藏日报    作者:裴聪

索文清出生于1936年11月,是中央民族大学教授、研究生导师、民族文化宫研究员,曾担任北京民族文化宫博物馆馆长,现任中国西藏文化保护与发展协会理事。索文清从事藏学研究时间长达50余年。


  索文清与藏学的50年:一位古稀老人的藏学情怀

  索文清出生于1936年11月,是中央民族大学教授、研究生导师、民族文化宫研究员,曾担任北京民族文化宫博物馆馆长,现任中国西藏文化保护与发展协会理事。索文清从事藏学研究时间长达50余年,主编了《西藏社会的飞跃》、《藏族史要》、《珍宝》(历代中央政府册封达赖班禅史料文物历世达赖班禅敬献中央政府礼品精粹)、《宝藏——中国西藏历史文物》等多部与西藏有关的书籍,多次受奖,并多次组织策划了和西藏有关的国内外展览活动。日前,记者就50多年藏学研究生涯的感受、亟待解决的问题以及近期的工作安排采访了索文清。

  索文清说,从中央民族大学历史系毕业留校工作后,就开始从事藏族历史文化教学与研究工作,到现在已有50多年的时间。从个人来说,藏学研究工作在改革开放以后有了长足的发展和进步;从整个国家来说,藏学研究工作在上个世纪80年代开始可以说是突飞猛进。党和政府非常重视藏学这门显学学科的发展。这几十年,研究人员、研究机构有了很大规模的发展。随着国内外的形势需要,在党和政府的高度重视下,在藏学研究人员的不懈努力下,藏学的各个领域、各个学科的研究成果如雨后春笋,非常显著。作为一个研究人员,深深感受到了这门学科的巨大进步,特别是对藏族宗教、历史、艺术、科技、文化的研究,对国家建设意义十分重大。

  谈不上保护就说不上发展。在藏学研究过程中,对文物的认识、保护、发展和传承是重要一环,是做好藏学研究的前提。索文清说,藏族历史悠久、文化发达,从1000多年前有文字可考留下来的历史典籍、文献、档案、文物十分丰富,可谓是浩如烟海、卷帙浩繁,这也是从事藏学研究的依托和基础。自己深刻体会到典籍、文献、历史档案、文物的重要性,有了它们,研究成果才会如此丰富。元代以后,历代中央王朝对西藏的治理,在经济文化发展方面逐步深入,明清以后更为显著,留下了丰富的历史文化。如何来继承、保护和发展西藏的历史文化,是研究工作中的重要一环。在社会高度发展的今天,党和政府在这些方面很重视,做了很多工作,也取得了明显的成效。但是,从整个发展过程中,感觉对自己的“家底”还没有进行充分的调查清理,历史文献、史料、档案、文物的保护、使用和继承还有很多工作要做。比如在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西藏档案馆的档案资料中,存有用满文、蒙文等多民族文字,和西藏有着重要联系的档案还没有得到充分利用。藏学今后的发展深入还要继续依靠这些文献档案。元明清以来留下的文物,特别是宗教方面的壁画、佛像、唐卡、法器,面具等,保护与使用上更需要提到日程上来。希望政府加大调查研究,关心重视,加大资金的支持力度,重视和支持这方面的工作;重视人才培养,藏学研究需要专业人才来从事,需要培养高精尖,懂历史、懂宗教、懂艺术科技、会多种语言,掌握文物的鉴定、保护、修护技巧的研究人员,最大限度地保护和利用好这些“家底”,不要让文物在仓库里“睡大觉”。

  1999年,索文清主编了《珍宝》,用详实的历史文献、档案说明了西藏是中国神圣领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中央政权始终对西藏行使着有效管辖。索文清说,该书还以大量的资料文献记录了历代中央政府册封达赖班禅的史实以及历世达赖班禅敬献中央政府贡品礼品。该书出版面世的时间已达15年。在这15年中又陆续发现了相关的资料实物,今年将对本书进行补充修订并出版。它的姊妹篇——历代中央政府对西藏宗教领袖人物的回赐物品集成,也在策划中。以此两本书的出版发行,向西藏自治区成立50周年献礼。

上一篇:根敦群培:与西藏封建农奴制作对的藏族先贤
下一篇:藏族第一位冰川学家才东的成长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