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3月20日 星期二


藏学家洲塔:“藏学的真正养分和源泉在民间”

2014-09-24 09:42:27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在线   作者:朱羿

兰州大学西北少数民族研究中心教授洲塔对藏区进行了长达40年的“万里长征”式探访,主持完成了《佛学原理研究》、《藏族大辞典》等具有重要影响的藏学研究成果。


\

洲塔教授  (图片来源:西北少数民族研究中心、民族学研究院)

    兰州大学西北少数民族研究中心教授洲塔对藏区进行了长达40年的“万里长征”式探访,主持完成了《佛学原理研究》、《藏族大辞典》等具有重要影响的藏学研究成果。

  洲塔教授今年已经63岁了,依然不时穿梭于藏区搜寻资料,为他主持的国家项目《藏族民间口传文化汇典》努力。他说:“藏学的真正养分和源泉在民间。”

  “糌粑所长”

  洲塔1975年至1983年先后在西北民族大学少语系和中央民族大学藏学系学习,师从藏学家东嘎·洛桑赤列。

  毕业后,洲塔协助东嘎教授从事藏学研究,在东嘎、季羡林、王尧等导师身边学习工作,积累了扎实的藏学学科基础和藏学研究功底。

  1983年,洲塔从中央民族大学回到故乡甘肃夏河,先后担任了近10年的地方领导干部。1992年,在政治前途一片光明之时,洲塔怀着对藏族文化的无限崇敬和热爱,弃政从文,任甘肃省藏学研究所所长。

  为了获得藏区社会、历史、地理、文化、宗教等一手资料和文献,洲塔带领全所科研人员开始了长期的藏区调研工作。他和他的团队先后考察了西藏、青海、甘肃、四川、云南的108个县市,累计行程3万多公里。调研时,他们常常两三天很难吃上一顿热乎饭,糌粑成了必带的干粮。后来行内给他带领的研究所送了一个雅号“糌粑研究所”,他也被称为“糌粑所长”。

  2003年初,洲塔调入“民族学全国重点研究基地”兰州大学西北少数民族研究中心。新的环境为这位藏学老将提供了更大的舞台。

  藏区考察历险记

  由于藏区多数在高海拔、高寒地区,有时要经历身体极限甚至生命的考验,洲塔已记不清有多少次与死神擦肩而过。“如果把这么多年考察、调研的经历加以记录整理,即可写出一部回味无穷的藏区考察历险记。”洲塔笑着说。

  洲塔的同事告诉记者,有一次他们在林芝到波密的调研途中,突遇泥石流前后夹击,又因汽车熄火,被洪水围困8小时;一次在一座海拔4000多米的山顶上,因汽车下坡时传动轴前端脱落而遭遇“前滚翻”,险些车毁人亡……2008年到2012年间,洲塔先后四次前往西藏考察,其中两次前往平均海拔6000米的阿里地区,在民间搜集到大量西藏佛教前弘期、后弘期的珍贵文献。洲塔用他的行动阐释着他所说的“从事藏学研究要有献身精神”的真正含义。

\

洲塔教授学术专著《甘肃藏族史话》

  藏学研究成果丰硕

  洲塔说,从事藏学研究,不仅要有理论功底,还要了解藏区的社会实际和历史变迁,要做广泛的实地调查,要从整体上认识藏民族的社会历史形成过程。

  在近40年的调研生活中,他和他的团队收集到了藏区社会历史、宗教文化等方面1000多万字的文字资料,其中包括200多部珍贵的手抄孤本文献,还拍摄了大量记录各地风土人情、历史文化的富有价值的图像资料和图片资料。

  通过近40年对藏学的潜心研究,他取得了一系列丰硕研究成果,先后发表了《公元7世纪以前之古藏文考述》(藏文)、《论藏族社会转型过程中的宗教世俗化问题》(英文)等近百篇学术论文,承担完成《佛学原理研究》、《藏族哲学思想文化论集》、《藏蒙民族关系史研究》(藏文)等20多部专著,主编整理了迄今为止国内发现的最完整、最古老的大型苯教典籍《甘青川家藏古藏文苯教文献(藏文)》。获得中国哲学社会科学一等奖、全国高等院校优秀教材奖、甘肃省哲学社会一等奖等多种奖项, 2000年英国皇家联盟科学院授予他荣誉博士学位。

  洲塔表示,现代藏学在继承传统藏学基础上,已经发展成一门涉及社会科学、自然科学领域的全面研究藏族社会的综合性学科体系。藏族璀璨的文化遗产和独特的社会形态是藏学研究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源泉,全面了解和研究藏族文化,有利于掌握藏民族的历史文化传统、精神内核,对促进藏族文化繁荣和民族团结具有重要的战略和现实意义。

  走基层感言

  将探究的足迹留在大地上,这应成为社科研究者不变的准则。实地考察出真知,只有深入基层才能抓到“大鱼”,对藏学研究者尤其如此。——洲塔
  

上一篇:仓央嘉措:藏族诗坛的一朵奇花异葩
下一篇:最后的珞巴巫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