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3月20日 星期二


西藏江达县民众叫他“天津来的县长”

2014-09-10 09:14:13   来源:中国西藏网   作者:翟新颖

19年前,在西邓柯的火灾现场,一位藏族老大爷用随身带的藏刀亲手做了一把手杖,送给了在现场指挥的李彭耕。这是他在火场上保留下来的唯一的纪念品。遗憾的是,当三年援藏结束返回天津时,这把手杖被遗忘在了首都机场。


  19年前,在西邓柯的火灾现场,一位藏族老大爷用随身带的藏刀亲手做了一把手杖,送给了在现场指挥的李彭耕。这是他在火场上保留下来的唯一的纪念品。遗憾的是,当三年援藏结束返回天津时,这把手杖被遗忘在了首都机场。
 
  “现在有时候想起来,还会感到心痛,”19年后,李彭耕向中国西藏网记者说。

\

援藏干部李彭耕骑马下乡的情景。李彭耕供图
  
  1995年,对于李彭耕来说,是永远无法忘记的一年。这年4月26日,已进入不惑之年的李彭耕,踏上援藏征程,正式成为一名援藏干部。
  
  1994年7月,中共中央、国务院在北京召开了第三次西藏工作座谈会。在这次座谈会上,正式提出“对口援藏”政策,号召全国各地方和中央各部门都要大力支持西藏的建设。对此,天津市委决定派第一批干部参加对口支援西藏工作。
  
  李彭耕出现在了天津市第一批援藏干部的备选名单上。

\

1998年,李彭耕(左二)从贡嘎机场前往拉萨。李彭耕供图
 
  “当时不知道这个消息,我甚至是第一次听说‘援藏’这个概念。”李彭耕说。虽然对于那片神秘的高原几乎一无所知,虽然妻子也有过不解,虽然“上有老,下有小”的家庭状况也曾让他犹豫,但是李彭耕仍然郑重地接下了这个任务。
 
  “进藏的‘第一课’当然是下乡。”李彭耕说,最开始是乘车在县城所在地嘎通镇转了一下,后又了到10公里外的卡贡乡和20 公里外的同普镇看了一下。“初来乍到,一切都是新鲜和陌生的”。独具特色的藏族服装和建筑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然而,到西藏后不到一个月,李彭耕就遇上了一场森林大火。这才是他在高原上真正的“第一课”。

  生与死考验面前爱上了这片高原
  
  1995年5月30日下午4时50分,李彭耕刚从卡贡乡检查工作回来,就收到了一份通知:江达县西邓柯发生森林火灾,火线宽度2000米,火势很大。
  
  李彭耕主动提出承担打前站的任务,立即赶往火灾现场。经过了20多个小时的日夜兼程,火灾发生后的第二天下午6时,他们抵达西邓柯,弄清楚火灾发生的具体地点:沙嘎乡组巴村直巴沟的原始森林。到达正达河后,前方已没有了路,只能骑马前往火灾现场。
 
  “这是我第一次骑马,”李彭耕说,夜很黑,只看得清天上闪烁的星星,耳边能听到的是马蹄声和山谷河流的水声。夜里11点,他们终于到达火灾现场。由于李彭耕是第一个到达的县级干部,被当地干部群众称为“天津来的县长”。
  
  火灾现场,刻不容缓。在制定好灭火方案后,第二日清晨,李彭耕便带领大家上山灭火,“这是我进藏后第一次爬山”,一边灭火,一边打隔离带。在距山顶还有200多米的地方,李彭耕提出要去山顶看看火势,被同行的昂巴拦住了:“这里海拔已达4300米,你再往高处去是有危险的。”没办法,他只好同意昂巴带人上去查看情况。
 
  从早晨到下午,已奋战了七个多小时,李彭耕感到很疲劳,就找了一块没有过火的草地躺了下来。这时,一位藏族老大爷走了过来,面带微笑,端了一碗茶水递给他。“火场上的水是十分宝贵的,这是老人家上山时背上来的。”李彭耕说。
 
  老大爷从刀鞘里抽出藏刀,转身砍断了跟前的一棵白腊树上的树枝,不消几分钟,砍制了一把一米多长,既轻便又结实的手杖。他把手杖递给了李彭耕。“后来,就是这把手杖在火场上一直伴随着我,给了我很多帮助。”遗憾的是,当李彭耕三年后离开西藏返回天津时,这把手杖被遗忘在了首都机场。
 
  奋战了11个昼夜后,大火终于被扑灭了。李彭耕说,在血与火、生与死的考验面前,人们表现出的不仅有勇敢,更有真情。在火场上,他每到一处,藏族干部、群众都与他打招呼,用生硬的汉语喊着:“李县长,李县长!”李彭耕很感慨:“他们当中的许多人不知道天津在哪里,更不知道天津是个什么样子,但对我这位天津来的援藏干部却十分热情。”
 
  一次,李彭耕正在火场上灭火,突然一位会讲汉语的藏族小伙子跑到身边,拽住他的手就走:“李县长,快走,有危险!”原来,火场上有许多被大火烧焦的大树,随着阵阵山风的吹动断裂倒下。李彭耕之前站里的地方有一棵大树即将倒下来,小伙子根据断裂声作出判断,把他拉到安全的地方。
  
  在生与死的考验面前,李彭耕爱上了这片高原,并与藏族百姓结下了深厚的友谊。“当我在火场上遇到险情的时候,是江达县的藏族干部群众用他们的血肉之躯掩护我、保护我,把我这个素昧平生的人的生命,看得比他们的生命还重要。”

  对“第二故乡”的牵挂已成习惯
 
  这种感情即使在离开西藏后也没有改变。“从西藏回来的几年中,我的心从没有忘记过江达县,时常在梦中回去。有时我躺在炕上,脑海里像过电影一样,回忆着以前在江达县走过的路线、路过的乡村,一个一个地默诵着全县23个区镇乡的名称,思绪稍有阻断心口就好像受堵,似乎喘气都困难,于是立即坐起身来,仔细回顾,头绪连接上了再躺下。”不仅如此,每逢西藏、四川、青海有什么灾难消息时,李彭耕总是通过电话及时联系,了解事态的进展情况,看一看江达县是否受到影响。
 
  2007年,在“重走川藏线、看看江达县”的计划准备了1年多以后,李彭耕背着6块汉沽刻字、许多天津麻花和一些海螺壳,回到阔别9年梦中常常出现的江达县。9年的变化还是很大,最明显的是路,路边的店铺多起来了,整体环境漂亮了很多。昌都的变化可以用“天翻地覆”来形容,“变化大得几乎都不认识了”。
  
  2012年4月,当年江达县的一位司机来到天津。李彭耕请他吃了饭,并且带他去商场买了两双皮鞋。原来,援藏期间,李彭耕曾答应给他买一双皮鞋,却一直没能兑现。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了,还能不期而遇,自然要兑现诺言,了却自己的一件心事。
  
  让李彭耕牵肠挂肚的还有江达县的扶贫和教育。援藏工作结束以后,他已经为江达县筹措了4万元的扶贫支教资金,其中3万元为个人捐赠。
  
   “江达县已经成为我工作和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李彭耕动情地说。
  
  新闻提示:
  
  西邓柯,与四川省石渠县隔江相望,与青海省玉树县接壤,位于川、青、藏三省(区)交界处。因与金沙江对面的石渠县东邓柯区分而设,后来由于东邓柯取消,现改为邓柯乡。

上一篇:岗更登西热:藏医与藏香
下一篇:青海藏族失明舞蹈教师 用耳朵指导学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