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3月20日 星期二


吉林赵春江:用脚步援藏的文化使者

2014-09-04 09:32:59   来源:新华网西藏频道   

在吉林文化援藏的队伍中,有一个很特别的人,他从不属于援藏干部序列,但在当地百姓的心中,他却是一个留下不走的“援藏干部”。他就是吉林省作协、文联副主席,省摄影家协会主席、省文化援藏援疆促进会副会长赵春江。


  在吉林文化援藏的队伍中,有一个很特别的人,他从不属于援藏干部序列,但在当地百姓的心中,他却是一个留下不走的“援藏干部”。他就是吉林省作协、文联副主席,省摄影家协会主席、省文化援藏援疆促进会副会长赵春江。

  1994年,时任《城市晚班》总编辑、中国晚报工作者协会秘书长的赵春江,随团慰问《拉萨晚报》,那是他第一次踏上西藏这片神圣的土地,深深地被西藏圣洁壮丽的自然风光和神秘悠远的文化所吸进,他用自己的镜头记录下了心灵的震撼,回到故乡后,举办了他个人第一次西藏题材摄影展,定名为《并不遥远并不陌生》,在当地引起了很大反响。

  从此他与雪域高原结下不解之缘,自1994年至今的20年间,他先后30次进藏,克服常人难以想象的高山反应和泥石流、滑坡、落石、雪崩、蚂蝗区等危险,数十次翻越海拔五千多米以上的山口,足迹遍布西藏大江南北,拍摄了数十万张图片,数百小时珍贵影像资料,写下100多万字的西藏行走笔记,先后出版了文化援藏专著《中国最后一座陆路孤岛——陈塘夏尔巴人》、《传承前面的奇迹——甲谐歌舞》等十余部西藏地理民俗摄影人文专著,对西藏文化遗产的挖掘填补了多项国内空白。

  他摄影发现的“羌姆石窟”被评为2011年“全国六大考古新发现”之一。他完整地考察了亚东沟、樟木沟、陈塘沟、嘎玛沟、吉隆沟,并将其命名为“喜马拉雅五条沟”,用自己的镜头和文字,全方位地向世人宣传与推介,引起国内外媒体的广泛关注。《中国国家地理》2011年11期、12期,以两期“特别策划”刊登“喜马拉雅五条沟”图文,《中国国家地理》香港发行繁体版2012年第4期又以“专辑”形式合刊,现在“喜马拉雅五条沟”已成为中国地理学会专用地理名词和地理概念。

  “喜马拉雅五条沟目前是我们重点打造的旅游精品路线,这是一个全新的旅游产品理念。”日喀则旅游局副局长卢继峰说,“这与赵春江老师和吉林文化援藏的支持是分不开的。”

  “世之奇伟瑰丽非常之观,常在于险远,而人之所罕至焉,非有志者不能至也。”张春江,就是这样一个有志之人,他的“志”来源于他对藏族同胞深厚的感情,对雪域高原文化风物深沉而持久的热爱。

  作为文化援藏使者,他多次组织协调社会各界人士向吉林援藏地区的藏族贫困户、贫困学生、年迈老人捐助现金和价值数十万元的电脑,教具、校服、医药等。在他的帮助下,2007年吉隆县还建起了历史上第一个中型图书馆,馆藏图书7600多册。

  几个要好的朋友看他整天为此忙碌奔波,忍不住劝他,“老赵扯这个干啥啊,你也不在那生活,有那钱给自己换个好相机吧,你那相机早该换了。”赵春江听了,总是笑嘻嘻的应和,还是坚持自己的“那一套”。

  “我想跟藏族同胞们做朋友,我喜欢他们的文化。”赵春江说,“有一次,我和司机驱车行走在海拔4000米的地方,在一个荒芜人烟的草地上,我居然看到两个藏族人铺着布席地而坐,他们告诉我,他们大老远跑到那里,只为天地间喝茶聊天。这是记忆中最让我震撼的一个场景,或许我们在现代文明中已经都的太远,忘记了生活本来的样子,而他们恰恰是回到了生活本身。”

  与很多来到藏区的内地人不同,赵春江对藏族同胞的生活方式和文化有着深刻的理解和尊重,而非同情。

  “人的一生可以不去南极、北极,但是不能不来地球第三极。”张春江说,“这里有太多值得我们探寻的东西,我们对西藏历史文化的挖掘还远远不够。”目前,他正在研究“西藏长城”。

  赵春江对西藏文化的贡献,受到国家文物局、国家民委、文化部艺术研究院和《西藏人文地理》等的高度重视和肯定,他们一致认为:赵春江的文化援藏,对全国援藏援疆工作都是一个新的启迪。

  “他在长期行走实践中逐渐产生并巩固了一种明确的民族意识和朴素而真挚的感情,在他身上我们总能感受到强烈的积极向上、坚韧奋发和革故鼎新的精神,足以让大家看到今天吉林省援藏人们的自信与精彩。” 日喀则地委宣传部副部长、吉林省第五批援藏干部梁辉说。


上一篇:我是察绒家族的女儿
下一篇:旅行:那些留在西藏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