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3月20日 星期二


援藏干部连接西藏和内地的桥梁

2014-08-06 10:10:11   来源:中国西藏网   作者:吴清兰

无论是援藏干部还是在藏干部,汉族干部还是藏族干部,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为了促进西藏的跨越式发展和长治久安而努力工作。

  
  34岁,一个男人最流光溢彩的年华,吴佳松离开了古稀之年的父母、相濡以沫的妻子和年仅五岁的女儿,从北京一路向西到了西藏。无论是援藏干部还是在藏干部,汉族干部还是藏族干部,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为了促进西藏的跨越式发展和长治久安而努力工作。

  34岁,一个男人最流光溢彩的年华,吴佳松离开了古稀之年的父母、相濡以沫的妻子和年仅五岁的女儿,从北京一路向西到了西藏。在那平均海拔比北京高出93倍不止的地方,开始了他三年的援藏生活。

  距那一次入藏已13年,现中共中央直属机关团工委副书记吴佳松回忆起那段经历显得有点轻描淡写。他说:“这三年,我大部分的时间都在拉萨。跟那些长期扎根基层工作的干部相比,我的工作显得平凡,也没想象中的那么苦。” 但正是因为有援藏干部平凡却重要的工作,才绘筑了援藏工程浓墨重彩的一笔。

  2001年7月7日,作为中直工委首次派出的援藏干部,吴佳松第一次踏上了青藏高原的厚土。在藏期间,他担任西藏自治区直属机关工委副书记,分管宣传、青年等方面的工作。

  2001年,青藏铁路还未正式开通。当时的西藏,并未像现在这样被外界所熟知。“在入藏前,我听人说援藏干部在那边的生活是如何艰苦,有些还跟死神擦肩而过。”虽然在藏的工作条件并没有想象中艰苦,但是对于一个长期在平原上生活的人来说,身体上的考验仍然是不可避免的。

  刚进藏的前几天,吴佳松虽有意识地缓行慢走,但架不住海拔的急剧上升,入藏的前几天,他一直没有睡好,晚上每隔两三个小时就醒一次,还总是做梦,难以入眠。缺氧带来的头疼也给他带来了很多困扰,有时候头痛欲裂。所幸,经过了几天的适应期,吴佳松平稳地度过了调整期并逐渐适应了这种缺氧的状态,代价就是一下子瘦了7、8公斤。

  如果说生理上的考验是摆在面前的第一道难关,那么心理上的孤独和对家中妻儿老小的牵挂,对于每一个援藏干部来说都是难以逾越的。

  为了支持吴佳松的援藏工作,妻子一个人默默承担起了照顾家中老小的责任。妻子一句“想去就去吧,家里我们会克服困难来支持你”给吴佳松吃了颗定心丸。当时,吴佳松的女儿才刚5岁。

  “说真的,最后做了决定时,我老婆的眼泪就掉下来了。”回忆起当时一家人纠结的心理斗争,这位硬朗的山东大汉眼里多了一份柔情,不停地说:“家人的支持和理解给了我很大的安慰和动力。”

  援藏为什么?

  来西藏之前,吴佳松在网上了解了一些西藏的情况,觉得西藏是个很美丽、很神秘的地方。但作为一名援藏干部,吴佳松很清楚,西藏的风景再美,却不是他此行的目的,他有更重大的责任在身。

  谈起援藏的意义,吴佳松说,西藏是一个高海拔的民族地区,地理环境特殊。在过去,由于生产力低下,信息资源匮乏和特殊的历史背景,西藏错过了建国以后社会主义发展的几次热潮。虽然,1959年民主改革以后有了一定的改观,但是,要实现从农奴社会向社会主义社会发展,西藏需要来自发达地区的帮助。

  “援藏干部在其中起到了桥梁的作用,将内地和西藏紧密相连。我们在完成本职工作的同时,也利用一切的机会让原单位和西藏的信息资源得以共享,”吴佳松说。

  有不少人曾质疑援藏干部的初衷是为了“镀金”。关于对援藏干部的误解和谣言,吴佳松给记者讲了一个故事。

  一位来自深圳的女大夫,来西藏旅游爱上了西藏,于是辞掉了深圳的工作,在西藏自治区党委附近开了一家小店,帮忙刻盘、洗照片。通过攀谈,她了解到吴佳松是援藏干部后,就坚决不再收费了。她觉得援藏干部离开爱人孩子,为了西藏的明天,只身来到高原,已经很不容易,自己坚决不能收援藏干部的钱。

  在商言商,而这位女青年的做法让吴佳松为自己是一名援藏干部而感到骄傲。

  援藏做什么?

  三年援藏,吴佳松扑下身子,做好区直单位的党建工作,他经常找区直单位的机关党委书记了解党建情况,“对症下药”,为他们出主意想办法,使区直单位的党建工作稳扎稳打,有效地促进了各项工作的顺利开展。

  2002年,吴佳松负责区直工委定点扶贫工作后,先后6次到海拔4500 多米的藏北牧区乌玛塘乡和当曲卡镇调研。调研过程中,他深入了解当地贫困牧民群众的生产生活现状,并切实为他们解决实际困难,受到群众的好评。

  “好几次我们离开时,牧民群众拉着我们的手感谢不已。每当看到那些群众期待的眼神,我都会感觉到一种责任,深感自己作为一名援藏干部的使命,真是不敢懈怠。”吴佳松说,援藏干部代表的不仅是原单位的形象,也是援藏干部这一整个群体,所以他时刻不忘提醒自己做好模范带头作用。

  在这三年中,吴佳松一直虚心向长期在藏的各族干部学习。他说,西藏的干部组成比较复杂,有藏族干部,还有很多不同时期进入西藏工作的汉族干部,包括其他民族的干部,有的是和平解放时随部队进藏工作的,几十年下来,他们的第二代甚至第三代,现在都在西藏,还有不同时期从内地去的援藏干部,有的援藏3年,有的援藏6年,还有一些从援藏干部变成在藏干部,最后就一直在西藏退休,变成老西藏。“从那些长期在藏干部身上学习到许多弥足珍贵的东西,他们不畏艰苦、扎根高原的高尚情操和奉献精神,时时给我以巨大的精神力量。”

  无论是援藏干部还是在藏干部,汉族干部还是藏族干部,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为了促进西藏的跨越式发展和长治久安而努力工作。

  离藏留什么?

  在吴佳松的办公室里,放着几本刚刚从拉萨邮寄过来的《西藏机关党建》,这是吴佳松在藏期间带头创办的。“当时,这只是内部的传阅资料,但是现在已经公开发行了。”可以说,这份杂志是吴佳松援藏工作的延续,也是他留给西藏的礼物。十几年过去了,西藏自治区直属机关工委的同事,每一期都按时地给他邮寄过来。

  在西藏的三年,吴佳松和在藏干部和藏族干部结下了深厚的友谊,在工作中他们互相帮助、互相支持,在生活中他们相互关心、互相尊重,成为了亲密的同事和朋友,打成一片。

  “很多内地人不习惯藏餐,可我在西藏三年,酥油茶也喝得香,风干牛肉也吃得香,”吴佳松说着,爽朗地笑了。

上一篇:阿旺洛珠:古建维修保护专家
下一篇:“西藏小屋”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