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3月20日 星期二


唐卡世家:用智慧妙笔绘梦想

2014-07-28 08:43:21   来源:西藏日报   

在拉萨嘎玛贡桑居民区一处普通藏式院落里,来自昌都地区昌都县约巴乡的噶玛嘎赤唐卡绘画艺人嘎玛根敦和他的儿子,还有几个正在学习唐卡绘画技艺的徒弟,用一颗虔诚的心,一双灵巧的手,在传承与坚持中,描摹着传自祖先的故事。


  在拉萨嘎玛贡桑居民区一处普通藏式院落里,来自昌都地区昌都县约巴乡的噶玛嘎赤唐卡绘画艺人嘎玛根敦和他的儿子,还有几个正在学习唐卡绘画技艺的徒弟,用一颗虔诚的心,一双灵巧的手,在传承与坚持中,描摹着传自祖先的故事,描绘着未来的艺术之梦。

  传承,在父与子之间

  上世纪80年代中期,在昌都地区昌都县约巴乡一个偏僻的村落里,一位颇有名气的噶玛嘎赤画派民间艺人在久病后离世。这位被当地人称为嘉琼仓顿都拉松的故去老人正是嘎玛根敦的父亲。当时嘎玛根敦还不到30岁。那时他已成家,且有了桑杰顿珠和洛追巴珠两个儿子。

  在这个偏远村落里,嘉琼仓顿都拉松不仅远近闻名,还是一位充满传奇色彩的人物。他从小入寺为僧学习唐卡绘画技艺,后又拜访康区的多位唐卡绘画名家。从勉萨派到噶玛嘎赤画派,再到泥塑、雕像、木工活,嘉琼仓顿都拉松样样通,样样拿手。后来,嘉琼仓顿都拉松还俗成家。但他的为人、学识、传统技艺,令那一区域僧俗为之敬仰。

  从小,嘎玛根敦就跟随父亲学习唐卡绘画技艺,耳提面命,沉浸其中。尽管期间遭遇“十年动乱”,但老父亲依然每日偷偷授其噶玛嘎赤画派技艺。长期耳濡目染,加之自己的努力,也让嘎玛根敦慢慢成为当地小有名气的唐卡艺人。

  父亲离世后,嘎玛根敦想离开家乡。1980年,嘎玛根敦曾跟随父亲到过一趟拉萨,自治区民宗委的领导还找到他们让嘉琼仓顿都拉松留在拉萨收徒授艺,由于年事已高,父亲婉拒回乡。这一趟拉萨之行,嘎玛根敦记忆犹新。

  就这样,把还不会走路的洛追巴珠留在外婆家后,嘎玛根敦带着刚刚出世的三儿子,拖着不到3岁的桑杰顿珠,举家迁往拉萨。

  坚持,在艰难岁月里

  在拉萨最初的十年里,嘎玛根敦一家几经搬迁,日子极为艰难。但他坚信,在被奉为圣地的拉萨,只要还能握得住手中的这根唐卡笔,心里的那份虔诚还在,他们一家老小的生计就会有希望。

  带着这样的信念,嘎玛根敦选择了坚持。在绘画唐卡维持生计外,他也像老父亲曾经向他授艺般,开始向孩子们传授噶玛嘎赤唐卡绘画技艺。老大桑杰顿珠成了他们这一辈第一个师承父业学习唐卡绘画技艺的人。

  上世纪80年代末,唐卡还不被大多数人熟知。从小喜欢画画的桑杰顿珠表现出了对唐卡绘画的热爱。从8岁开始,桑杰顿珠就一边上学,一边跟随父亲习画。

  在嘎玛根敦眼里,桑杰顿珠喜欢画画,但也曾经历了一段迷茫。“那会儿,桑杰顿珠上小学五年级,在学校结识了一些贪玩的朋友,三天两头逃课。在家学习唐卡绘画时,只要院外一个口哨,他就会飞奔出去。”嘎玛根敦说。

  嘎玛根敦说:“我特别着急,孩子的爷爷是我们老家数一数二令人敬重的人,我把他们带到拉萨,如果他们不求上进,那我将自责一辈子。”思来想去,嘎玛根敦干脆让桑杰顿珠退了学,在家跟自己静心学习唐卡绘画技艺。

  从最基础的勾线开始,一次次下笔又一次次抹去。父亲的苦心没有白费,在家苦修的过程,渐渐褪去了桑杰顿珠内心的浮躁,在传统文化与千年技艺的熏陶下,他开始学会思考。

  “从小,我就羡慕爷爷和爸爸。特别是爷爷,他是那样的令人敬重。我想做他们那样的人。”桑杰顿珠说。

  从勾线功底纯熟,到构图、上色……一支唐卡笔给了桑杰顿珠另外一个世界。18岁那年,他正式出师。此时的他已然没有了年少时的迷茫。

  而此时,桑杰顿珠的二弟,在父亲眼中从小就乖巧懂事的洛追巴珠也在跟随父亲学习噶玛嘎赤绘画技艺,他成了家中最快接受这一技艺的孩子。父亲开玩笑地说:“也许,他的前世就是一位唐卡艺人。不同于其他孩子,他很快就能学会所教的东西,而且他坐得住,一点也不像个孩子。”

  梦想,在这里放飞

  一头卷发、穿着时尚的洛追巴珠看起来比实际年龄还要小些。今年31岁的他,不负重望,被自治区推选为第三批自治区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项目传承人。

  说到噶玛嘎赤画派,洛追巴珠显得兴奋。他拿出一块唐卡布料,细数噶玛嘎赤唐卡布料的制作技艺及过程。然后又开始介绍噶玛嘎赤画派的特点:“淡雅,刚劲流畅的线条,神情各异的佛像,飘舞灵动的衣纹……噶玛嘎赤画派有一种意境的美,灵动的美,令人过目不忘。”

  他的叙述中透着满满的对这门传自爷爷的技艺的热爱,还有无比虔敬的心。

  2003年,桑杰顿珠在一次偶然中,第一次见到了传说中的钦孜画派技艺,他被深深吸引。那些面相威严、人物造型丰满、形象稳健、颇具阳刚之美的一幅幅钦孜画派作品令他着迷。他说:“也许是一种缘分吧,我被吸引其中,并且暗下决心要学习钦孜画派绘画技艺。”

  噶玛嘎赤画派的“魂”在于其优美的诗情与意境,而创立于15世纪的钦孜画派则多以藏传佛教密宗中佛、菩萨等为题材,人物面相多为威严的忿怒相,且具有立体感,与噶玛嘎赤画派差异较大。

  那时候,在弟弟洛追巴珠的帮助下,他俩三天两头前往存有大量钦孜画派壁画和唐卡的贡嘎曲德寺,学习、临摹。常常用手机拍下未临摹完的壁画和唐卡,带回拉萨继续加班。

  桑杰顿珠说,贡嘎曲德寺现存的大量钦孜画派壁画和唐卡是钦孜画派祖师贡嘎岗堆·钦孜切姆亲自绘就的。所以在他原有扎实的噶玛嘎赤画派技艺的基础上,临摹钦孜切姆大师的绘画作品是最好的老师。

  钦孜画派画风精密而复杂,为此桑杰顿珠没少吃苦头。他常常熬夜到天亮,临摹了足足5年的白描后,他才真正地掌握了钦孜画派绘画作品中的动态和神韵。

  也许正是因为钦孜画派与藏传佛教密宗的关系,2005年,桑杰顿珠顿然入寺为僧。他说:“学习唐卡绘画的同时,还得学习佛经,这样才能在创作时真正做到身、语、意合一,并有所创新。”

  近十年来,桑杰顿珠几乎把业余时间全部用在唐卡创作上。他也游览了众多藏传佛教名刹古寺。他创作的一批像《喜金刚》和《秽迹金刚》等钦孜画派唐卡精品陆续出炉。很快,娴熟的画功,加之孜孜不倦的追求,桑杰顿珠成为西藏一级唐卡画师。

  “唐卡绘画不只是一种艺术,也是对佛、菩萨的供养。所以,作为唐卡画师,每一笔都必须细心并投入身心。我们收徒的标准就是必须要喜欢这门技艺,有信仰,而且要有决心传承下去。” 这是兄弟俩对所收徒弟的基本要求。

  如今,在这家开满鲜花的小院里,和父亲爷爷一样,桑杰顿珠和洛追巴珠也各自收徒授艺。两兄弟各执唐卡笔,各自用虔敬的心绘就心中的艺术之梦。

上一篇:我就是《西藏一年》里的次平
下一篇:援藏博士夫妻的藏“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