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3月20日 星期二


我就是《西藏一年》里的次平

2014-07-24 08:50:42   来源:中国西藏网   作者:王昕秀

个子不高的他,圆圆的脸上总是挂着浅浅的笑容,仪态大方,稳重可靠。他介绍自己,就是江孜本地人,今年24岁,2002年进入寺庙,修的是布顿派。“我叫次平,你们知道一个纪录片吗,《西藏一年》,那里面就有我。”


  我就是《西藏一年》里的僧人次平

\

已经成长的青年次平 摄影:王昕秀

  白居寺在日喀则江孜县城里。对于这个县城,许多当地司机向外地游客介绍时会说,这个县城里还有自己的出租车呢。

  能跑出租车的县城,在西藏不多见,一条长长的主干道,房屋分立道路两旁,往往是西藏多数县城展现出来的模样,散步都觉得路程短,何况能跑出租车。江孜,这个后藏地区的重镇,在铺着石板路的传统古城和现代民族风的街建里,完成了城市的融合。

  白居寺就像这个城镇所表现出的气质,尽管有差异,却能和谐共处。在寺庙商店里,藏香、藏药、宗教领袖画像、佛珠、金刚结等,样式丰富,噶当派、萨迦派、格鲁派的纪念品都在出售,展现着这所寺庙各教派和平共存于一寺的与众不同。

\

 少年次平

  这个夏天的午后,白居寺游客和信教群众一拨接一拨。我尾随着游客队伍,听着导游的介绍,加深着对这座寺庙的了解。正准备走出措钦大殿时,一个穿着绛红僧袍的僧人带着一群游客走了进来。

  “现在我们来到的是措钦大殿,它建于14世纪末期至15世纪初。殿高有3层,殿内共有48根立柱。往上看,这里周围都是丝织的唐卡佛像,年代久远了。”这位僧人导游口齿清晰,普通话也标准流利。

  队伍一行来的北面的正殿,僧人导游一一介绍供奉的各座佛像、酥油花等,随时倾听、认真解答游客们提出的各种问题。有的游客有供奉点灯的需求,他也协调满足。

  走出措勤大殿,来到白居寺最有名的十万佛塔前,这座“在外看有9层,实际13层的佛塔”随着僧人导游的详细介绍,游客们纷纷点头惊叹,拍照留念。随后他不忘提醒大家:“如需带相机进入,要在门口交十元,如果不需要的话,可以将相机集中保存,到时候参观完毕会完好交给大家。祝大家参观愉快。”

  游客们陆续向僧人表示了感谢,步入佛塔。直到目送最后一名游客进入,他认真的神态才有点放松。僧人导游,这个寺院里特殊的职业,让我忍不住和他攀谈起来。

\

 纪录片《西藏一年》里的少年次平

  个子不高的他,圆圆的脸上总是挂着浅浅的笑容,仪态大方,稳重可靠。他介绍自己,就是江孜本地人,今年24岁,2002年进入寺庙,修的是布顿派。“我叫次平,你们知道一个纪录片吗,《西藏一年》,那里面就有我。”

  说实话,眼前这个看上去憨厚稳重的年轻僧人与影片里有些顽皮的少年,很难一下子就联想起来,以至于当我听说他就是次平时,着实有些惊讶,却又十分惊喜。

  对江孜白居寺而言,这部讲述八个普通藏族人故事的记录片《西藏一年》显然有着重要意义。作为影片中展现藏传佛教现代与传统冲突矛盾的主要人物,次平没有刻意向外人掩饰自己的身份,当年在影片里那个天性活泼、做事毛手毛脚,对生活有点心猿意马的少年僧人,也没有在不圆满的故事和观众的一声叹息中,就对自己的将来划下一个句点。

  听说,对于影片中表现的自己,当时次平并不满意,僧人们也认为对次平很不公平。制片人书云在其博客上曾专门撰文解释。她说:“不求次平的理解,只求他的宽容和原谅。”并对片子中失误之处做出修改。

  距离影片拍摄已经过去了7年,曾经的顽皮少年,早已褪去了青涩和懵懂。尽管对影片中的自己,次平提及不多,但如今他会很平和地告诉我,纪录片在白居寺拍了一年;主动告诉我,他就是影片里的次平。这何尝不是一种宽容和释怀的态度。

  次平说,如今他在寺庙里生活得很好,每天六七点起床、学经、诵经,有需要的话,还要去帮当地人家做法事,“学佛的话,会让人觉得满足和平静。”平时不忙的时候,他会像今日一样,担任导游,一天能接待三四组,为游客们介绍他所成长修行的这座寺庙。

  我问他流利的普通话,和这些导游词都哪学的。他说,都没有刻意,平时多与人交流中自然提升了语言水平,解说的东西有向寺院里师傅请教,有的看看各种书。

  十万佛塔后面是座山,依山而建了一些僧舍和一座布顿派的寺院。次平说,他平时就在山上修行。山上那些独立的僧舍都是级别和学识更高的僧人才能住的,他现在还没有这个资格。我想,24岁的次平,在学佛道路上,远还有值得我们更为期待的未来

上一篇:普琼:打工仔到藏画艺术策展人
下一篇:唐卡世家:用智慧妙笔绘梦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