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3月20日 星期二


一位民办学校校长的办学梦

2014-07-15 08:44:32   来源:半月谈网   作者:张京品 张宸

20年,他把一个藏语家教班变成了一所全日制民办语言学校;20年,他坚持低学费、多育人的办学理念,超过2万名学生从他的学校毕业;20年,他做梦都想办一所民办语言大学,打造西藏的“新东方”。他就是拉萨童嘎语言学校校长丹增顿珠。


  丹增顿珠:一位民办学校校长的办学梦

\

丹增顿珠(右二)在辅导学生学习。刘坤 摄

  20年,他把一个藏语家教班变成了一所全日制民办语言学校;20年,他坚持低学费、多育人的办学理念,超过2万名学生从他的学校毕业;20年,他做梦都想办一所民办语言大学,打造西藏的“新东方”。他就是拉萨童嘎语言学校校长丹增顿珠。
  
  “不忍心自己创立的牌子倒下”
  
  每天中午12点和傍晚6点,只要有空,丹增顿珠就会来到学校大门前,看着学生们人头攒动地从教室涌出来。他怎么也没想到,当初只有15名学生的家教班,20年后会发展成一所拥有1200多名在校生的正规学校。
  
  童嘎语言学校坐落在距离拉萨小昭寺以北步行约10分钟的地方。这里有一栋独家独院的四层小楼,楼顶飘着鲜艳的五星红旗,从早到晚不时传出朗朗读书声。
  
  今年43岁的丹增顿珠从小就梦想当一名老师。1994年,他“摸着石头过河”,办了一家藏语家教班,教室就设在自己家里。“可能是经济发展了,当时发现到拉萨的牧区人渐渐多了起来,但很多人不识字,不会写藏文,我就办了个家教班。”他说,虽然当时只有15名学生,但老师也就他一人,心里很是忐忑。
  
  出乎意料的是,学生们都认了他这个老师,前来报名的越来越多。为了让更多人知道,丹增顿珠在朋友建议下,于1997年将童嘎语言学校的牌子正式竖立在小昭寺辖区的一栋民居里,家教班“转正”为一所全日制民办语言学校。
  
  “童嘎”,藏语意为白海螺,是藏族吉祥八宝之一。“办学校要有一颗纯真的心,就像白海螺一样洁白。”丹增顿珠说,语言不同于别的学科,和声音有关,海螺的声音洪亮好听,他希望学校能够吸纳八方学子,就取了这个名字。
  
  学校开设藏语、汉语和英语3门课程,不仅有白班,还有夜班,第一期学生接近50人,他也多了两位搭档。购置课桌,租用教室,从家教班到正式挂牌,丹增顿珠花了10万元。
  
  在办学之余,丹增顿珠自己也不断充电,1996年考上西藏大学英语系成人班。1999年,丹增顿珠大学毕业,被分配到西藏昌都地区工作。不久,学校经营出现很大困难,他不顾家人反对,辞去公务员工作。“不忍心自己创立的牌子就这样倒下了。”谈起当年顶着压力辞职,丹增顿珠仍感欣慰。
  
  重回课堂,丹增顿珠一心扑在教学上。慢慢地,优质的教学质量让“童嘎”的号角吹响了拉萨,注册学生人数像白海螺的螺纹般盘旋上升。2007年,学校又增设计算机班,学生人数超过1000人,教师队伍也发展至30多人。
  
  2010年,童嘎语言学校从古韵繁华的小昭寺社区搬到色拉路的四层小楼大院,教学环境大为改观。从社区楼到独立宅院,丹增顿珠又花去了60多万元。
  
  “只要有我在,就不会让学校停办”
  
  随着学校规模不断扩大,丹增顿珠从原来的教学岗位走上了管理岗位。看着教室里越来越多的学生,他心里就像绽放的格桑花一样开心。但对日渐着亏空的财务账本,他又不得不为能否按时给老师发工资而眉头紧皱。
  
  学生数量增加了,学校的收入本应相应增长。然而,作为一所民办学校,童嘎的收支情况却并不理想。丹增顿珠的助手洛桑说,除了2007年学校赚了10多万元外,很多年份都是入不敷出,丹增顿珠不得不自己往里贴钱。
  
  “一个班五六个学生也正常上课,老师的工资还正常发,怎么可能不亏?”洛桑对校长的做法开始还有些不理解,他和校长的家人经常劝校长把学校关了。
  
  洛桑告诉记者,学校按照四个月一学期的课程排课,以夜班为例,每周二、四、日上课,每次两节课1个半小时,去年每位学生一个学期学费430元,平均下来一节课只有4元左右,老师工资一个月最低也得3000元,高的有6000元,“为了留住优秀师资,他各处弄钱,从未少发一分钱”。
  
  “在牧区,以前很多家庭都没有上学的观念,来到拉萨,才发现不识字简直就是寸步难行。”今年25岁的卓嘎是日喀则的牧民,今年年初开始在童嘎语言学校学习,她打算学习三年后从事导游工作。
  
  丹增顿珠说,像卓嘎一样,学校里的很多学生小时候都没有条件上学,最好的学习时光都浪费掉了,“如果我把学校给停了,很多学生或许就找不到其他学习的机会,没知识找不到工作,何谈过上好日子”。
  
  为了学校更好地发展,丹增顿珠后来把学校工作委托给洛桑,自己则买了辆小车,搭着西藏旅游蒸蒸日上的“火气”,办起了旅行社。2008年,他又在纳木错景区经营了一家酒店,后来甚至还干起了房地产中介。“哪行挣钱就干哪行,现在我学校外经营收入一年超过20万元,足够拆一些出来补贴学校用。”丹增顿珠自信地说。
  
  在丹增顿珠眼里,童嘎就像自己的孩子,20年来看着它从无到有、从小到大。“只要有我在,就不会让学校停办。”丹增顿珠说。
  
  “学生的成功就是我的成功”
  
  今年37岁的贵桑卓玛,2002年来到拉萨打工,一直在一家餐馆做零活。2004~2007年,她到童嘎学习英语,毕业后顺利考取了英语导游证,并在布达拉宫、大昭寺等地当导游。
  
  “导游工作虽然累,但收入却比在餐馆打工高得多,而且很有成就感。”贵桑卓玛说,工作不忙的时候,她会接受丹增顿珠的邀请,回到课堂和各个年龄层的学弟学妹们交流心得。
  
  20年里,超过2万名学生从童嘎毕业,其中60%入学前都是社会待业青年,毕业后他们大多从事旅游、酒店工作。
  
  26岁的索南加措原来在拉萨一家小旅馆打工,几年前她经朋友介绍到童嘎学习英语,并掌握了一定的电脑知识。三年学习结束,她成功应聘到经常接待外国客人的拉萨雅鲁藏布大酒店,流利的英语帮了她大忙。“在童嘎的学习彻底改变了我的人生轨迹。”索南加措说。
  
  吴根增是一名在拉萨开了近10年车的出租车司机。几年前,他来到童嘎学习藏语。今年已经45岁的他,尽管白天开出租车比较劳累,但只要下午5点半一交车,就会准时到学校上课,经常连饭都顾不上吃。
  
  “在拉萨开车,会藏语还是很有用的,尤其是碰到只会说藏语的老人。”现在已经可以用藏语进行日常交流的吴根增说,童嘎收费很便宜,老师教的又好,他觉得很值。
  
  除了像吴根增这样的出租车司机,童嘎语言学校的学生中,还有游客、机关人员等,不仅有西藏本地的,还有从四川、云南、吉林等地来的蒙古族、汉族、回族、羌族、纳西族、白族同胞们。
  
  “学生的成功就是我的成功。”看着学校一天天发展,越来越多的学生从童嘎成功走向社会,丹增顿珠的办学信念愈加坚定。“希望有一天能够摘掉童嘎语言学校的牌子,换成童嘎语言大学的校牌。”丹增顿珠站在学校门口,吹了吹校牌上的尘土,信心十足地说,他要打造西藏的“新东方”。

上一篇:绘画大师曲英嘉措
下一篇:援一次藏 结一世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