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3月20日 星期二


珞巴族:我国人数最少的民族

2014-07-10 08:30:02   来源:中国经济网   作者:夏先清 杨云琴

南伊珞巴民族乡,位于米林县境内。珞巴族,是我国56个民族中人数最少的民族。据人口普查,我国境内实际能查到的珞巴族仅有3100多人,其中米林县就有1800多人。而南伊珞巴民族乡,则是米林县内最大的珞巴族博嘎尔部落的聚居地。


  西藏珞巴族:我国人数最少民族的新生活

\

西藏珞巴族  (资料图片)

  拉弓、瞄准、松手……“切松”随着一阵欢呼声,林东(音译)已射中了靶心。身着民族服装的他兴奋地一转身,和队友们击掌相庆。

  林东是西藏林芝地区米林县南伊珞巴民族乡的村民,珞巴族。此时,32岁的他正和村民们组成珞巴一队,参加5月28日在南伊珞巴民族乡扎贡沟举行的响箭比赛。响箭已有2000多年历史,深受林芝地区藏族、珞巴族、门巴族人的喜爱。比赛结束,林东所在的琼林村拿到了集体第三名的好成绩。

  南伊珞巴民族乡,位于米林县境内。珞巴族,是我国56个民族中人数最少的民族。据人口普查,我国境内实际能查到的珞巴族仅有3100多人,其中米林县就有1800多人。而南伊珞巴民族乡,则是米林县内最大的珞巴族博嘎尔部落的聚居地。

  沿着宽阔的水泥村道,我们走进了南伊珞巴民族乡才召村。村子夹于两座大山之间的平地上,一眼望去,满目葱郁。村道两旁,一栋栋红瓦木屋掩映在绿荫下,错落有致地列着队。透过半人高的围墙,还可以看到小院里的拖拉机、摩托车。

  “以前都住深山里,竹子树皮搭屋,下雨就漏水。”在57岁的珞巴族老人亚波的记忆中,她的童年几乎都是在寻找食物中度过的,烧一片林种上一些青稞和鸡爪谷,也不懂得施肥除草,再加上飞禽走兽的践踏,每季只能收获少许的粮食。狩猎便成了他们生存的方式。“肉可以吃,皮毛再拿到山下去换粮食。”

  1985年,经多次动员,南伊沟山中的珞巴族整体搬迁到了雅鲁藏布江边的才召村,政府为他们免费修建了土木结构的住房,分给耕地和草场,并成立南伊珞巴民族乡。“搬下山好,有吃有住,连种地都可以用机器了”,亚波老人乐呵呵地说。

  由于只有语言没有文字,刻木结绳一直是生活在深山里的珞巴族记数记事的原始方法。“现在还结绳记事吗?”“早就没有了,早在1999年,整个南伊乡珞巴族青壮年就全部通过了县里组织的扫盲考试,除了珞巴语,都会一些藏语和汉语。”南伊乡副乡长,同为珞巴族的尼玛仁青告诉我们,村里的适龄儿童都在南伊乡完全小学就读,入学率为100%。“成绩好的小学毕业后还可以考内地班,到广州、厦门等城市上学。”

  从深山里的原始社会到如今现代生活,直接大幅度的跨越是否会淹没珞巴族的民族特色呢?这个只有语言没有文字的民族,又如何去传承自己的民族文化呢?

  “不仅要对已有的进行保护,还要培养传承人,让其薪火相传。”达勇,汉名卫建勇,珞巴族东娘部落人氏,现任米林县文化局局长。他介绍,珞巴服饰和珞巴始祖传说已申报了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此外,珞巴织布技术、米林“博嘎舞”(珞巴刀舞)等10个也已申请了西藏自治区级非物质文化遗产。

  “年长的一辈去世了,会的人越来越少了,这就更需要有人来传承下去。”达瓦是珞巴服饰的传承人,从家里老人那儿继承了正宗的珞巴服饰技艺,目前已在村里收了四个弟子教授珞巴服饰。此外,他还兼授竹编和织布技术。

  由于珞巴服饰中不少都是用动物皮毛制成,因此,在传承制作过程中,原材料便成了一个头疼的问题。“例如冬巴达贡(熊皮盔帽)是由藤条和熊皮制成,但熊是国家保护动物,是禁止猎杀的。”在达瓦心中,如何用新的原材料来替代,同时又不失民族元素和文化特色,是考验传承人的一大难题。

  加英,是珞巴族的叙事性民歌,通常用于歌唱神话传说、宗教生活等。随着老一代珞巴人的离世,加英的传承面临着人才断层。“由于珞巴族没有文字,我们正尝试用影像、图片和臧汉文来帮助珞巴族进行文化传承。”达勇介绍,目前已出版了《大山民族》和《药洲传说》两本书,介绍珞巴族民俗传说和历史文化。此外,影像资料也正在收集中。

  从才召村出来,多雨的米林又开始沉浸在一片雾霭之中。云雾给每座山峰都缠上一条玉带,宛如人间的“香巴拉”。

上一篇:阿江 辛勤奉献为抢古
下一篇:藏医身份下的坚守与仁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