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3月20日 星期二


“班禅画师”:尼玛泽仁

2014-07-07 08:54:45   来源:《中国政协》   作者:彭凯雷

尼玛泽仁,全国政协委员,第六届中国美术家协会副主席。他毕业于四川美术学院,他的作品在全国首届少数民族画展上获得了金奖,已故十世班禅额尔德尼·确吉坚赞亲赐他为班禅画师。


  “班禅画师”尼玛泽仁:把藏文化带向世界

  我虽然至今还没去过西藏,但我与西藏艺术仿佛有着不解的缘分。2005年我有机缘拜会了十一世班禅,在那万头攒动的场合,又邂逅了全国政协委员、十世班禅的画师尼玛泽仁,并同他成为朋友。
  
  这位班禅画师用寥寥数笔便勾勒出一只凯旋的“牦牛”,成为我个人的珍藏。更让我感动的,是有幸率先见到了在四川大地震后他创作的巨画《中国的力量》。那举国上下抗震救灾的力量与激情,以及班禅画师爱国忧民的淳朴情怀,定格在画面中央那高高举起的担架下,令人震撼。
  
  翻开这一幅幅或小或巨的画作,我与这位班禅画师一段有关“画笔神缘”的交往经历,再次浮现于脑海。

  获得藏族画家的最高荣誉——“班禅画师”

  44岁时,尼玛泽仁接到一项特殊而重要的任务——为十世班禅创作肖像壁画。这项任务改变了他的一生。历史上只有在宗教绘画方面最杰出的画师才能有幸为达赖或者班禅作画,而当时的尼玛泽仁不过是小有名气的画家而已。到底是什么原因,让十世班禅选择了这样—位年轻的画家?尼玛泽仁又是怎样为大师作画的?
  
  这一切,要从尼玛泽仁的绘画之路说起。 德格县在青藏高原东南缘,被称为“雪山下的文化古城”,这里很多寺庙享有盛誉。幼时的尼玛泽仁常年随母亲在寺里,看到很多很精美的壁画,萌生了强烈的绘画愿望。他用火塘里的炭棒,在家里墙壁上画打仗、骑马的形象,描绘心里的梦想。
  
  1957年,德格小学校长李福众发现了他的天赋,就耐心地指导和培养他。是年,学校推荐他到四川美术学院民族班学习。毕业后的他分配到甘孜州新龙县文化馆工作。他每天用收音机听新闻,晚上在昏暗的煤灯下用蜡板刻下来印出来,再散发给边远的雪山脚下的藏民,宣传党的政策。他还用画笔记录藏区的变化:翻身农奴怎样在新的时代得到解放,牧民家里迎来了拖拉机、摩托车……这个时期他接触的大量基层群众形象,成为日后艺术创作的源泉。
  
  1980年,尼玛泽仁的版画参加了全国展览,但是著名美术评论家王朝闻在看了他的作品后说,如果把名字盖上,看不出这是汉族还是藏族的作品。这给了尼玛泽仁很大的震动,他由此踏上了艺术寻根之旅。1982年,为准备参加全国首届少数民族画展的作品,尼玛泽仁进行了一次采风。在—个寺庙里,他看到三幅巨大的唐卡画,强烈的艺术冲击力瞬间把他震住了。尼玛泽仁感到:“我苦苦寻求民族文化的方向,终于找到了!”当时他就决定在民族绘画里确立新的创作构思。
  
  这一年,在全国首届少数民族画展上,尼玛泽仁的《格萨尔王》获得了金奖。那次颁奖结束后,当时的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十世班禅额尔德尼·确吉坚赞约尼玛泽仁和画友第二天去他家里。
  
  尼玛泽仁如约前往。十世班禅交给尼玛泽仁一个任务,创作吐蕃王国创建者松赞干布的雕塑。尼玛泽仁画了一个素描稿,十世班禅看了不太满意,就说:“过几天我带你到国家马术队,我已经想好了形体语言,到时候你就好好地参照着画。”随后在国家马术队,十世班禅给尼玛泽仁做了一次“模特”。
  
  为了激发尼玛泽仁的创作热情,十世班禅还给尼玛泽仁开了证明,尼玛泽仁由此走遍西藏、青海、甘肃、四川的各大寺庙,看了数以万计的唐卡画、壁画,艺术鉴赏力得到了极大的提高。1986年,尼玛泽仁被赐封为唯一的十世班禅画师,这是藏族画家的最高荣誉。十世班禅对尼玛泽仁说:“我赐福你做班禅画师,希望你发展藏民族的文化。”
  
  和十世班禅的这段交往,对尼玛泽仁的作品风格发生了重要影响,他在传统藏画基础上,融入了中国绘画和西方现代艺术的元素,开创了“新派藏画”。

  班禅画师的一次“越洋任务”

  历代以来,只有在宗教绘画方面最杰出的画师,才能有幸为达赖喇嘛或者班禅喇嘛作画。而尼玛泽仁作为十世班禅的画师,还肩负了历任班禅画师所未有的“越洋任务”。
  
  对此,尼玛泽仁娓娓道来:
  
  “十世班禅曾亲口告诉我:‘你要把藏文化带到世界上去。到国外去时,你一定要写上班禅画师4个字,以展示我班禅是支持民族文化走向世界的。’当时我感受很惊讶!那是上世纪80年代。我没有任何亲戚在国外,也基本没可能出国。对十世班禅的这段话,我感到特别困惑!”
  
  可是,就在十世班禅圆寂后,一次偶然的机会,尼玛泽仁终于走出国门,在美国参加国际性展览,第一次向全世界展示了班禅画师笔下的西藏文化。
  
  20多年过去后,尼玛泽仁在四川峨眉山上首次见到十世班禅的16岁的转世灵童——十一世班禅,转世灵童只对他说了一句话:“你把藏文化带到世界上去,这非常好!”当时在场的陪同喇嘛、四川官员都非常震惊,因为他们从来没有对他说过尼玛泽仁在国外办展览的事情。尼玛泽仁亦为之悲喜交加,十一世班禅竟一眼看出了画师已经将藏文化展现给世界的作为。
  
  尼玛泽仁向我感叹道:
  
  “十世班禅圆寂前,对我说的最后一句话就是‘你要把藏文化带到世界上去’。十一世班禅与我首次见面,第一句话就是‘你把藏文化带到世界上去,这非常好!’一个是未来,一个是现实,这两番话完全是超越时空连结在了一起,令我感到为之一惊。十一世班禅慧根深厚、佛缘深厚、天资聪慧,有着非凡的超时空的灵光与神光!我是63岁的老人,可在与17岁的班禅对话时,体味到了两位班禅传承中超越时空凡世的神秘与智慧,不由地让我肃然起敬!”

上一篇:藏鞋制作大师:赤列塔青
下一篇:米林珞巴人家:进入致富“快车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