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3月20日 星期二


旦增罗杰:“淘金”人的一天

2014-06-25 08:40:57   来源:《西藏日报》    作者:次珍

走进位于加查县察日松多沟的虫草采挖点时看到,各种各样的帐篷和车辆挤得满满当当,仿佛成了一座热闹的集市。我们跟随来自该县安绕镇惹米村的村民旦增罗杰去体验了虫草采挖人的一天。


  西藏加查县旦增罗杰:“淘金”人的一天

  记者近日走进位于加查县察日松多沟的虫草采挖点时看到,各种各样的帐篷和车辆挤得满满当当,仿佛成了一座热闹的集市。我们跟随来自该县安绕镇惹米村的村民旦增罗杰去体验了虫草采挖人的一天。

  早上7时,幽静的山谷已被炊烟唤醒,旦增罗杰起来简单地吃完早餐后,收拾采挖工具和食物,便从营地出发。

  “因为虫草较稀少又在草丛之间,仅仅露出两三厘米左右的嫩芽,是非常难辨认的。所以,采挖虫草的过程非常艰苦,这不仅需要特别细致的功夫,还需要经验、耐心和好的眼力。”在采挖点,旦增罗杰一边寻找虫草一边跟记者说,“今年虫草的价格跌了不少,去年均价能卖60多元一根,今年只有40元左右了,估计是受中央节俭之风影响使虫草需求量下降。”多年从事虫草采挖销售的经历,让旦增罗杰对一系列大政方针政策有一定的了解。

  聊着聊着他突然来了一句:“找到了!找到了!”旦增罗杰用小锄头轻轻地翻起周围的土壤,将虫草挖了出来,这个刚出土的小东西活脱脱就像一个成熟的蚕宝宝。

  “这还不是最大的,最大的有一根香烟那么长呢!”旦增罗杰用那双沾满着泥土和草渣的手把虫草轻轻放进了贴身小包里。“虫草都长在向阳潮湿、土质松软的地方,今天太阳太大了,不是挖虫草的好天,要是下点雨,更容易发现虫草的踪迹……”旦增罗杰边说边将挖出的土坑重新填埋、夯实,“牛吃草本来就会对草有破坏,我们挖虫草要把土填回去,保护草地。”

  短暂的兴奋后,旦增罗杰又重复着同样的动作,趴久了就跪着,跪久了就趴着,这样不停地变换姿势,谁也记不清一天要换多少次。

  临近中午的大太阳直射每个人的脸上,旦增罗杰的脸也变得黑里透红。此时,旦增罗杰找了一个相对平坦的坡地,停下手中的活,从包里拿出一瓶饮料、3个馒头吃起来,这是今天的午餐。“我们现在上山挖虫草都喜欢带饮料,虽然喝多了不好,但是感觉饮料比白开水更能解渴,更能补充体力……”边吃边说,但眼睛仍然没离开附近的草皮。

  简单的午饭后,旦增罗杰从包里拿出一个塑料袋,把自己的生活垃圾收拾得干干净净,并准备起身继续挖虫草。他说,近年来,加查县已经出台了很多虫草采集管理办法,加大了对虫草采挖区的环境保护和人员管理力度,使得各方面管理更加规范了,矛盾纠纷也比以前少多了。要是县里对虫草价格进行统一调控、收购,或者成立虫草合作社,减少中间环节,那样就太好了。

  到了下午五、六点钟,“淘金”人纷纷结伴下山,旦增罗杰也拖着疲惫的身子开始下山。 此时,山下的帐篷里家人正在等候着他的归来。旦增罗杰回到帐篷内,喝了一碗茶后开始清点一天的收获,“今天3个人加起来差不多挖了50多根虫草,估计今年虫草收入可能有8万元左右。”

  “今后只依赖虫草肯定不行,发展长远的产业才最重要。现在国家的政策这么好,只要勤劳肯干,有想法一定可以致富。我现在已经种植了66亩、1000多棵果树,准备把钱继续投到果园。”到了不惑之年的旦增罗杰知道虫草带来的“暴富神话”不会一直持续。

  暮色降临,炊烟袅袅升起,一天辛苦繁忙的工作接近了尾声。不过,静谧的夜也许只是一个开端,明天,勤劳的人们还会到山上去“淘金”。


上一篇:八月援藏路,一生雪域情
下一篇:降央卓玛:用民族风格演绎歌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