旁多藏刀制作传承人:占堆

2014-05-23 09:33:59   来源:西藏日报   点击:   作者:

旁多藏刀,在历史沧桑的洗礼中,不仅融汇着藏族人民对它的爱戴与赞美,也倾入了占堆老人一生的心血。旁多藏刀与常人印象中的藏刀大为不同,看上去极为古朴,在向来以繁复为主的藏式装饰品中,它坚持了古拙之美。

  旁多藏刀传承人:千锤百炼成“一刀”

  离开热振寺后,记者开始奔赴下一个采访点。

  时值五月,蜿蜒起伏的盘山路旁,草木茂盛,溪水潺潺。阡陌纵横处,藏族群众正忙着修渠备耕。三五成群的牛羊,则悠闲地在田边地头刨食。远处,牧民的帐篷随意洒落在星星点点的柏树林中,偶尔可见一缕缕炊烟自帐篷顶上婀娜飘逸,显得自然而宁静。如此风景,大概为“浑然天成之地”(林周,藏语意为“浑然天成之地”)所独有吧。

  下一个采访点,依然是林周县唐古乡江多村。

  江多确实是一个艺术家汇集的村落。这里除了中午刚刚采过的热振卓舞,还有唐卡绘画家、木艺雕刻家等。而我们此次的采访对象,却是旁多藏刀制作传承人——占堆。

  说起来,这里还有着一个小小的插曲。原来,当随行的林周县文化局副主任边巴索朗告诉记者旁多藏刀制作的传承人就在这唐古乡江多村时,让记者感到颇为不解,“旁多藏刀”,顾名思义,传承人应该在旁多啊,怎么会来到唐古乡?来到江多村呢?

  “旁多藏刀制作确实有一位优秀的传承人在旁多,不幸的是刚刚去世。而江多村的占堆,是从旁多乡搬迁到江多村的,也是目前能够熟练掌握旁多藏刀制作技艺为数不多的人了。”

  这门家传的手艺已延续了100多年,材料都按照传统的要求准备,工艺流程至今也一直没有改变

  “叮当……叮当……”久违的打铁声,仿佛带我们穿越时空,回到过去手工业盛行的年代。

  当然,也将我们带到了占堆的家。在这片柔美静谧之地,旁多藏刀这个血性的符号,依旧炉火纯青。

  占堆正坐在自家后院不到20平方米的作坊里,点燃木炭堆上的一把干草,摇动鼓风机,炉子很快火焰腾腾。一块方形铜板被占堆放置在火焰中烧红,继而取出,声名远扬的旁多藏刀的制作就这样开始了第一道工序——刀鞘的制胚。

  “这个工作坊是林周县驻村工作队去年花了1万多块钱帮着盖起来的。”占堆笑着说。

\

图为藏刀制作传承人占堆现场制作旁多藏刀。

  现年64岁的占堆,是旁多藏刀技艺的第六代传人。他15岁开始跟随父亲学习这门技艺,边学边做,迄今已有49年的历史了。回忆起青年时期学习制刀的过程时,他说:“最先开始学的当然是拉风箱。”

  也就是在这看似简单的拉风箱过程中,占堆开始慢慢学会掌握火候,然后一步步踏上制刀的征程吧。

  等到年纪稍大,占堆开始挥动铁锤了,那是一段异常艰苦的岁月,最主要的就是握锤的手,水泡与血泡会相伴很久很久,直到形成厚厚的老茧。此外,一些意外时常发生,比如被烫伤,比如被刀划伤,比如磨刀时铁屑飞入眼睛,他曾痛了一个月,最后还是请人取出才消停……

  老话说,三年学徒、三年帮工、三年效力,方能出师。

  一把好的旁多藏刀,从选料到成型,无处不倾注着工匠们的心血,他们严格选料,精心制作,下料前还需仔细琢磨,量材使用。还有,锻造时大锤、小锤、钳子配合默契,边烧边锻。每种刀具的形状、厚薄、长短、宽窄都力求恰到好处。

  占堆用了大半辈子时间来“锤炼”,如今已将所有工序流程了然于胸。

  旁多藏刀的制作从刀鞘的制胚、焊接、加固、定边、上色,到刀刃的锻造、锉磨、抛光等,全部工序均为纯手工制作,材料为银、钢板、白铜、木料等。占堆说:“这门家传的手艺,已延续了100多年,材料都按照传统的要求准备,工艺流程至今也一直没有改变。”

  旁多藏刀,在历史沧桑的洗礼中,不仅融汇着藏族人民对它的爱戴与赞美,也倾入了占堆老人一生的心血。

  旁多藏刀与常人印象中的藏刀大为不同,看上去极为古朴,在向来以繁复为主的藏式装饰品中,它坚持了古拙之美。

相关热词搜索:旁多藏刀 传承人

上一篇:边巴丹增:门巴萨玛酒歌者
下一篇:次仁群宗 飘着酒香的门巴歌者

| 收藏
更多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