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3月20日 星期二


普松雕刻传承人斯曲

2014-05-15 08:38:16   来源:西藏商报   作者:唐焕钥

斯曲的工作地点位于甘丹寺的印经院。他在印经院大殿门口有个兼卖佛珠、藏饰等小工艺品的摊位。他坐在琳琅满目的物品后,殿门一侧的壁画天王像前,静静地进行着他的木雕创作。


  普松雕刻传承人斯曲:木雕手艺的前世今生

\

普松雕刻传承人斯曲

  访木雕传承人斯曲

  在曲水村没有采访到普松雕刻传承人斯曲实在是让人遗憾,于是改日我们又专程去了甘丹寺,拜访正在那里修改经文雕版的他。

  斯曲的工作地点位于甘丹寺的印经院。他在印经院大殿门口有个兼卖佛珠、藏饰等小工艺品的摊位。他坐在琳琅满目的物品后,殿门一侧的壁画天王像前,静静地进行着他的木雕创作。

  斯曲长相较弟弟旦增朗杰更为大气粗犷,肤色黎黑得近乎印度人,满头小卷发,竟然跟身后的天王像有几分相似,只是笑起来牙齿特别地白。如果说弟弟的笑容腼腆,斯曲则笑得更加开朗大方。毕竟是哥哥,又是一家之主,作为自治区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他走过更多的路,见过更多的人,承担着更多的责任。

  斯曲现在四十六岁,从十二三岁就开始跟父亲学习木雕,经过多年的辛苦努力,练就了出众的手艺。他参与甘丹寺刻经工作已经近三十年了,与其他三四十人一起刻制宗喀巴大师经书全套。在他身边,有工匠忙碌不停地将雕好的木刻经文转印在牛皮纸上。这些经书供本寺的僧人使用的同时,另也被别处的僧人、信众等请购。

  另外斯曲目前在做的重要事情之一是刻制藏文大藏经《丹珠尔》,这是拉萨木如寺印经院委托普松乡进行的一项长期工作。一百多年前,木如寺印刷的《甘珠尔》便出自这里。现在85000多块经版,需要全乡80多户人同心协力才能完成。然而对于有虔诚信仰的这些工匠来说,能有机会参与这跨世纪版的大藏经重刻,绝对是意义重大的壮举与殊荣。他们全力以赴,乐在其中。  

\

甘丹寺印经院里制作的经书

  承往开来

  普松木雕历史悠久,据说可追溯到公元7世纪。吞米·桑布扎创制藏文后,最初的文献刻在木简、石碑、贝叶之上,后来则用古老的雕版印刷,以木刻板印制经书、医学、天文历算等典籍。不过在过去,雕刻主要是为上层阶级服务。雕刻内容从最初的体现宗教活动、人物礼仪、自然风光等扩展到现在的社会生活等各方面,受到更多地区不同背景的人们的青睐。斯曲父子也会做一些旅游产品:给木版涂上更引人注目的鲜艳色彩,或者不同于用来印制的需要刻反向图案的雕版,直接刻上便于欣赏的正面图像,或者就是雕刻浅浮雕佛像。

  经济环境改善的情况下,普松乡目前有三分之一的人口都在从事木雕创作。斯曲的两个儿子也都传承了父辈的技艺,平时雕刻经文和佛像,农忙时帮助家里干活。虽然普松木雕没有吞巴藏香传男不传女那样严格的规定,但是这里的女性还是少有进行木刻的。斯曲和弟弟则全心传承雕刻工艺,不需要从事农耕,除了自己工作,斯曲还教授徒弟。作为普松雕刻的形象代表,2010年他参加了上海世博会,2012年还参加了首届西藏非物质文化成果大展。

  目前,普松雕刻传承和发展的情况看起来非常不错。普松乡政府分别在乡和村建立了雕刻协会,并给予艺人们适当的生活补助,每年雕刻协会至少要举办一到两期雕刻技艺培训班,培养学员。如何在传统与现代、继承与创新、信仰与经济之间进行妥善的平衡,想必是今后普松雕刻面临的挑战与机遇。

上一篇:藏香工人:把芬芳揉进生活
下一篇:“我想和他一起慢慢变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