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3月20日 星期二


“80后”西藏喇嘛的现代生活

2014-05-13 09:00:05   来源:新华网   作者:春拉 晋美多吉 袁晔

每一天,和所有藏传佛教僧人一样,身着绛红色僧袍的“80后”喇嘛登增元丁每天最重要的事情就是研习经文,参加辩经,从而提高佛学造诣。


  “80后”西藏喇嘛:爱佛堂 也爱互联网

  每一天,和所有藏传佛教僧人一样,身着绛红色僧袍的“80后”喇嘛登增元丁每天最重要的事情就是研习经文,参加辩经,从而提高佛学造诣。

  不过一有閑暇,登增元丁就要打开电脑,到中国最受欢迎的博客网站上去更新个人博客的内容,或者浏览一下国内外新闻。在拥有1300多名住寺僧人的西藏东部昌都地区的强巴林寺,他是唯一拥有这一“特权”的年轻僧人。

  “因为我曾在西藏大学藏文系学习,能流利使用藏、汉双语,又懂得操作电脑、打印机等,寺院就让我承担了文书工作,向来自各地的朝圣、参观者介绍寺院历史和文化,用藏、汉双语撰写寺院的介绍材料。”戴着眼镜、清秀斯文的登增元丁说。

  1988年出生的他,从小就对佛教很感兴趣,一直梦想着有一天自己也可以成为一名僧人。“上学后,在听了我的请求后,当时强巴林寺的住持就要我先好好学习,他说因为寺院各个方面都需要发展,只有学好文化将来才能更好地服务寺院。”登增元丁回忆说。

  就这样,登增元丁边读书边积累佛教知识,在上初三那年,他终于等到了期盼已久的重要日子:15岁的他在父母的陪伴下接受了由强巴林寺堪布主持的剃度受戒仪轨。

  “父母都流泪了,他们发自内心地为我感到高兴。因为我们藏族人认为家中有一个出家人是件好事,而且我们家族还不曾有人出家。但我作为家里唯一的男孩,这件事也不免让他们有些难过。”

  不过登增元丁还是坚持读完高中,又在西藏大学学习了一年多的藏文后,他才正式进入强巴林寺。这座藏东最大的格鲁派寺院,已有570多年的历史,以戒律严明着称。

  “作为僧人,我们都有一个相同的目标,就是在自己的有生之年好好学习,尽自己所能完成格西拉让巴学位(藏传佛教格鲁派最高学位)。”他说。在他干净整洁的僧房里,满眼是摆上经书的佛龛和墻上的唐卡,只有窗口的风铃和玩具小熊,不经意地拉近了他与同龄人的距离。

  寺院里的生活紧张而又清苦:早晨7点半上早课,在大殿念经,10点半下课后就到辩经场辩经至中午,而后又是上课、辩经,直到晚上10点多,吃饭和休息的时间很短。登增元丁笑着说:“以前在家时父母很宠我,过着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生活。不过到这里后,我很快就适应了寺院的生活,一个人读书思考时心里很静,我就很快乐。”

  这也并不妨碍他与寺院外广阔世界里的朋友们保持交流。在强巴林寺外的院墻上,就立着中国电信3G上网的大幅广告。

  因为工作需要,登增元丁是强巴林寺唯一获準使用手机、电脑的僧人,于是他开通个人博客,记录寺院佛事活动、为地震灾区祈福。他最新的一篇博文,图文并茂地介绍了强巴林寺不久前为众人消灾祈愿的“迎强巴佛(弥勒佛)节”。网友陆若虹评论说:“这样深入浅出介绍藏传佛教的文字多多益善。”“青鸟飞鱼”则说:“我敬重那些信徒虔诚的叩拜,我一直相信西藏有神奇的力量,能净化人的心灵,所以我一定会来西藏。”

  登增元丁说:“当越来越多的人对西藏文化感兴趣并专门研究时,我们更应该担负传承和发扬自己民族文化的责任,年轻人更应该努力维护我们为之骄傲的文化遗产,让更多人更全面地了解西藏,了解西藏的文化。”

  在与昔日的同窗好友网上聊天时,登增元丁喜欢交流个人的感受。“有些同学当了公务员,有的承包了工程,我们都是聊聊最近过得怎么样。”

  对于登增元丁的选择,正在西藏藏医学院藏医药系读书的格桑曲珍说:“每个人都有自己希望从事的行业,但不是每一个人都能按照自己的意愿执着走下去,所以能够选择自己喜欢的事业,不论什么,我觉得都是一种幸福。”

  作为好友,曲杰对于登增元丁更多的是祝福:“人一生追求的幸福除了解决温饱,还要追求精神上的幸福。在我看来,选择学经修行的人生也非常好。”

  说起对未来的期盼,登增元丁的回答很简短:“我希望能够成为对强巴林寺有用的人,更好地为信众提供佛教指导和佛事服务。”

  说这些话时,他的脸上一直有着年轻人少有的沉稳,笑容浅浅的,很是安静。

上一篇:旺堆:未停歇过的藏履情缘
下一篇:藏香工人:把芬芳揉进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