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3月20日 星期二


一位“80后”僧人的唐卡艺术梦

2014-04-17 09:47:39   来源:新华网   作者:许万虎

在西藏自治区群艺馆的钦孜派唐卡展厅里,32岁的桑杰顿珠身披绛红色僧袍,双手来回比划,热情地为观众介绍自己历时一年半创作的《喜金刚》系列唐卡。

  
  在西藏自治区群艺馆的钦孜派唐卡展厅里,32岁的桑杰顿珠身披绛红色僧袍,双手来回比划,热情地为观众介绍自己历时一年半创作的《喜金刚》系列唐卡。

  桑杰顿珠出生在昌都地区昌都县约巴乡的偏远村寨,家里算不上殷实,却充满艺术气息:他的爷爷顿都拉松和爸爸尕玛根敦都是当地颇有名气的嘎玛嘎赤画派唐卡大师。

  从乡村孩童到西藏自治区一级唐卡画师,桑杰顿珠整整花了20多年时间才圆了自己的“唐卡艺术梦”。“我从小就羡慕爷爷和爸爸,如果给我一支五彩的笔头,我也要画出心里满满的色彩。”他说。

  8岁那年,小桑杰开始跟父亲学习嘎玛嘎赤画派唐卡绘画技艺,从最基础的勾线开始,一次次下笔又一次次抹去。勾线功底纯熟后,构图、上色等功课又轮番上演……一支笔给了他一个世界。与同龄人相比,他少了顽皮,多了宁静。

  年龄渐长,从小就爱幻想的桑杰顿珠很快领悟到嘎玛嘎赤画派的“魂”——诗情与意境。18岁那年他正式出师。但后来一次机缘巧合,让他转而学起了钦孜画派技艺。

  钦孜派唐卡绘画于15世纪由贡嘎岗堆·钦孜切姆创立,这一画派擅长以藏传佛教密宗中佛、菩萨等为题材,人物面相多为威严的忿怒相,且具有立体感,与嘎玛嘎赤画派有较大差异。

  2003年桑杰顿珠第一次在拉萨见到钦孜派绘画时,发现与自己擅长的画风不同且独具艺术美感,没多想便决定冲破自我,“拿下”钦孜派唐卡绘画技艺。

  “我还年轻,有足够的精力学习新的艺术类型,况且我有嘎玛嘎赤画派的功底,学起来应该不难。”桑杰顿珠说,“钦孜画派的传承人并不多,我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为这项艺术的传承和发展尽一把力。”

  下定决心后,桑杰顿珠开始行动。他三天两头前往存有大量钦孜派壁画和唐卡的贡嘎曲德寺,抓紧一分一秒的时间学习、临摹。天黑了,他便用手机拍下未临摹完的壁画和唐卡,带回拉萨继续加班。

  钦孜派画风精密而复杂,为此桑杰顿珠没少吃苦头。有时眼睛累极了,笔下出现幻影,他只能闭上眼睛凝神片刻后接着绘画,常常熬夜到天亮。

  “我相信临摹是最好的老师。”他说,自己独自面对壁画和唐卡的真迹度过了足足5年的白描时光后,才真正地掌握了钦孜派绘画作品中的动态和神韵。

  畅游在藏传佛教的世界久了,桑杰顿珠渐渐领会到佛学功底对唐卡绘画的重要性。“学习唐卡绘画的同时,还得学习佛经,这样才能在创作时真正做到身、语、意合一,并有所创新。”他说。

  于是,2005年桑杰顿珠入寺为僧,潜心修习佛理,后经上师允许,离寺修行。如今,他除了严格遵循着僧人的宗教仪轨,剩余时间几乎全扑在唐卡创作上。

  出自桑杰顿珠之手的《喜金刚》和《秽迹金刚》等一系列唐卡精品陆续出炉,并得到钦孜派唐卡绘画大师们的肯定。目前,自治区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中心有意将他的作品申报为区级非遗传承人。

  “唐卡绘画不只是一种艺术,也是对佛菩萨的供养。作为僧人和唐卡画师,每一笔都必须细心并投入身心。”他说,自己的作品不打算出售,只要能展现在更多的人眼前,心里就很满足了。

上一篇:藏传佛教历史上第一位转世活佛
下一篇:罗浩与西藏的“三次对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