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3月20日 星期二


青海湖守护者南加

2014-04-01 08:37:51   来源:中国民族报   作者:王丽 文/图

他让2000亩荒漠化的湿地恢复了良好的生态环境,成为黑颈鹤、斑头雁等大批珍贵鸟类的栖息地;他救活了10只比大熊猫都珍稀的世界极度濒危物种普氏原羚,甚至专门建起救助站。2013年秋天,法国人布朗专门为他拍了一部名为《湖神》的纪录片,近日在欧美国家播出后引起很大反响——他就是藏族汉子南加。


\
南加的儿子桑杰和被他们救助的普氏原羚是好朋友。

  他让2000亩荒漠化的湿地恢复了良好的生态环境,成为黑颈鹤、斑头雁等大批珍贵鸟类的栖息地;他救活了10只比大熊猫都珍稀的世界极度濒危物种普氏原羚,甚至专门建起救助站。2013年秋天,法国人布朗专门为他拍了一部名为《湖神》的纪录片,近日在欧美国家播出后引起很大反响——他就是藏族汉子南加。

  找回野生动物在门前奔跑的“家”

  南加说,他走上环保路是源于“心疼”,心疼青海湖的湖水被垃圾污染,心疼它周边的草场不再茂盛,心疼普氏原羚跃不过那高高的网围栏。

  今年50岁的南加,体格健硕,但双腿曾因坠马受伤而稍有不便。南加住在离青海湖东岸7公里的青海省共和县倒淌河镇梅雅村,原是一家饲养种羊场的工人,种羊场倒闭之后又恢复了牧民身份。

  聪明的南加曾经是一名商人,他经营过珊瑚、玛瑙和名贵药材等,一下赚了很多钱。可那时候他却发现家的感觉没了——那个听得见鸟叫、看得见野生动物在门前奔跑的草原没了。

  南加家旁边有块湿地,那里满地鲜花、草地葱郁,是黑颈鹤的栖息地。“我小的时候,那里的各种珍贵鸟类特别多,还有108个泉眼。”南加沉浸在美好的回忆中。

  青海湖一向有着“高原明珠”的美誉,然而自上世纪90年代以来,随着旅游的日渐火爆,任何人只要买了门票就能进入那片湿地。缺少环境保护意识的游客,离去后留下了满地的酒瓶、食物残渣等。这些垃圾污染了环境,堵上了泉眼。再加上盲目地开发和过度放牧,很多泉眼干涸,草原和湿地一点一点变成了荒漠。

  南加说,他的环保梦是从捡拾青海湖的垃圾开始的。刚开始捡垃圾时,他整天拿个蛇皮袋子满湖边转悠,很多认识南加的人都说他的脑子“有问题”。知道其意图的朋友也劝他,垃圾是捡不完的,况且也没有任何报酬。

  可南加依旧我行我素,后来垃圾捡得越来越多,他把这些垃圾埋在草稍微少一点的地方。可是在第二年,这些地方草长得更少了。于是,他又用火烧这些垃圾,但后来又有人对他说,烧垃圾也是一种污染,而且塑料对土壤的危害很大。

  “最后,我租车将捡拾的垃圾拉到西海镇、倒淌河等地的垃圾场,这才放下心来。”南加说。

  几年后,南加家旁边的泉水又开始流淌起来。旁边的湿地生态环境也渐渐恢复了。南加每年都会买一大批河柳,种到湿地里,让它们慢慢生长。

  拯救比大熊猫都珍稀的普氏原羚

  一个5岁的藏族男孩拿着一袋刚炒熟的大豆,兴冲冲地跑进屋子。床上站着一只年幼的普氏原羚。小男孩跳上床,幼羚早已迫不及待,把小桌子上的碗顶得叮咚直转。“别急,果周。”小男孩边说边用双手捧出一大把豆子放到果周面前的碗里,“快吃,多吃点你的角就长出来了。”——这个画面来自2010年,南加用北京山水自然保护中心赠送的DV自己拍摄的纪录片《兄弟》。

  画面中的小男孩是南加的儿子桑杰。而被叫作“果周”的幼羚是南加 2009 年救助的一只普氏原羚,它出生的时候妈妈就被狼吃了。普氏原羚是青海草原的精灵,在南加小的时候,经常可以看到它们成群结队地奔跑。但是,后来随着人们疯狂捕猎,其数量急剧减少。到了1988年,世界上仅存300多只。

  南加说他救助第一只普氏原羚是在2002年。那年5月,他骑着摩托车在草原上巡视的时候,偶然看见一只1岁左右的普氏原羚被卡在了网围栏上,这只幼羚已经好几天没吃东西,饿得连叫的声音都没有了。

  “我赶紧把它卡在网围栏上的蹄子拿出来,带回家救助。”南加说,一开始,想尽办法给它弄吃的,可它似乎不领情,后来又把它放在羊群里,它竟然像小羊羔一样吃起了母羊的奶。小普氏原羚完全恢复后,南加和朋友又将其送回了大自然。

  南加的家门口有个“普氏原羚救助站”,由18栋小房屋构成。南加还租下1000亩草场,给救助的普氏原羚一个美丽的家园。十多年来,南加一家共救护了10只受伤的普氏原羚和3只藏羚羊。这个成绩让他很自豪。

  在纪录片《兄弟》中出现的幼羚果周,是和南加的孩子们一起长大的。为了养好这个小家伙,南加的两个女儿白玛措、增毛才让和小儿子桑杰,每天争着给果周喂食,晚上抱着它睡觉。“至今小桑杰脸上还留有当时与果周同睡时,被果周蹄子踢出的两块伤疤。但他们一直感情很好,谁也离不开谁。”说到这只普氏原羚,南加的语气中全是父亲般的慈爱。

  不过,让南加有点担心的是,果周因为长期人工饲养,已失去了野外生活能力。为此,南加和家人决定对其进行训练,尽快让果周回归大自然。

  南加在环保方面的全身心投入,得到了家人支持。如今,两个女儿都已长大,能帮爸爸打理各种事务。大女儿白玛措跟着父亲学习普氏原羚的监测和拍照,同时,也跟着经常到湿地的一些专家学习专业知识。二女儿增毛才让中学毕业后也去畜牧学校学习兽医专业。南加的老伴也一直在背后默默支持着他,和南加一同守护这片湿地。

  恢复湿地,为野生动物打造美丽天堂

  南加从1997年起开始尝试恢复青海湖边的湿地,后来又拓展到治理沙丘。那时,草原地区都在推广“草畜双承包”。辽阔的草场,被牧民们的一张张铁丝网隔断开来,以防止别人家的牲畜跑进自家承包的草场。有的牧民,1000亩草场养了三四百只羊。养的羊太多,草场就退化得厉害。

  但南加做的事情令邻里们不解。他带着家人清理草场上的垃圾,再买来大型的水泵机,给草场浇水。接下来,他要做的便是治沙。第一年,他雇人把水泥柱、铁丝网搬到沙丘上,四周围起围栏。第二年,又投入8万元买了最贵的草籽,靠人工刨地翻土埋种,但草不是被牛羊吃掉,就是直接死掉,工作进行得很不顺利。

  后来,南加终于找到了有效的方法:从当地的植物中提取草籽,直接撒在沙地上,再请亲戚将自家的牛羊赶过来,靠牛羊脚力来回翻土,直接将草籽深埋,这样省钱省力,长出的草也不再脆弱。为防止牧民把牛羊赶进围栏吃刚长出来的草,南加还在沙丘上挂起经幡。

  “湿地和草原恢复的秘诀其实很简单,就是尽量控制牲畜的数量。现在我养的羊才90只左右,牛也只留下三四头用来挤奶。”南加说,青海湖周边沙化面积已达18万亩,现在他治理的西玛拉登沙漠区的那2000亩沙地已经很有成绩了。有些地方的草已经长到了1米多高。虽然湿地治理花费了南加差不多 120 万元,但他还是坚持:“草高了,虫子就多了,虫子多了,鸟就来了,鸟来就有生气了嘛!”

  近年来,南加的工作得到了当地政府的重视,在他家附近成立了湿地保护站以及物种监测站,许多学者、志愿者来此进行生态研究,采集了很多标本,承诺把采到的植物标本赠送给南加一份,与他共同建设一个“青海湖生态科普室”。“如果有一天这里看不到野生动物保护站和救助站,那也许会更好,说明这里的生态环境已经完全恢复了。”他幽默地说。

  2013年秋天,法国人布朗专门为南加拍了一部名为《湖神》的纪录片,在欧美国家播出后引起很大反响。

  不久前,南加还获得了《时尚先生》杂志“先生力量年度公益人物奖”。在颁奖活动现场,南加激动得说不出话来。“我希望用我这点微薄的力量,能给故乡的草原和藏羚羊争取到更多的支持。”

上一篇:一心为了传承藏族文化
下一篇:次旺俊美:千年贝叶经的守护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