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3月20日 星期二


一心为了传承藏族文化

记民族出版社副社长才让加

2014-03-31 09:40:26   来源:中国民族报   作者:牛志男

在藏语里,“世界的眼睛”直接翻译成汉语,意思就是翻译家。在民族出版社副社长、编审才让加看来,无论是翻译家还是出版工作者,凡是为传承发展民族文化做贡献的人,都是非常受藏族同胞尊重的。


\
才让加在青海藏文批销中心。

  在藏语里,“世界的眼睛”直接翻译成汉语,意思就是翻译家。在民族出版社副社长、编审才让加看来,无论是翻译家还是出版工作者,凡是为传承发展民族文化做贡献的人,都是非常受藏族同胞尊重的。

  实现儿时的梦想

  自大学毕业到民族出版社工作以来,从最初的校对工作、藏文图书编辑、藏文翻译,到担任出版部主任、藏文室主任,再到如今的副社长一职,才让加从事藏文出版工作近30年,出版的各类藏族书籍不胜枚举。

  “小时候,我就有一个梦想,就是长大以后从事藏文图书出版工作。因为那时印象最深的,就是正规出版的藏文图书太少了。可以说1981年以前,从书店能买到的藏文书,我都读完了,有的甚至读过好几遍。”才让加说,藏族有着悠久的历史文化,但作为传播藏族文化载体之一的藏文图书却十分匮乏,这让他暗下决心要从事出版事业,为自己的民族做点有价值的事。大学毕业以后,才让加走进了民族出版社,开始一步步实现自己儿时的梦想。

  才让加一直认为,图书出版的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是分不开的,有市场的图书才能得到应有的传播效果,从而也带来一定的经济效益。为此,他经常带领藏文室的工作人员深入西藏、甘肃、青海、四川等地藏区进行调研,去书店了解藏文图书的销售状况,到寺院和学校调查什么样的藏文图书受欢迎,并征求当地学者的意见。

  多年来,民族出版社藏文图书出版不断调整结构,优化选题,在继续出版儿童、畜牧、法律等图书的基础上,增加了“三农”等方面的图书。同时,才让加还为国内几所大学藏语系和藏文专业出版了一套统一的藏文教材,改变了以往“各自为战”且教材水平参差不齐的状况。由于出版结构趋于合理,藏文图书适销对路,发行量不断爬升。

  托起明天的太阳

  出于对青少年教育的关心,才让加格外重视藏文版青少年读物的出版。他先后策划翻译出版了《看图识字》、《儿童十万个为什么》、《中外少年奇才》、《亮眼睛·幼儿知识丛书》、《七色光》、《漫游科学世界》、《视野少年百科全书》、《托起明天的太阳丛书——〈萨迦格言〉、〈水树格言〉、〈贡唐箴言〉、〈王道箴言〉》、《中学生文萃·世界历史辑》等20多种(套)图书,弥补了藏文青少年读物的匮乏,丰富了藏文青少年读物的品种。

  2010年至2013年,才让加参与主编的《中国儿童百科全书(蒙、藏、维、哈、朝)》被新闻出版总署评为第二届中国出版政府奖提名奖;《托起明天的太阳·民文版青少年素质教育译丛(蒙、藏、维、哈、朝)》、《中国儿童百科全书·上学就看(56种)(蒙、藏、维、哈、朝、彝、壮、汉)》被新闻出版总署、国家民委评为首届向全国推荐百种优秀民族图书;《赛仓·罗桑华丹文集(1-9卷)》被教育部评为第六届高等学校科学研究优秀成果奖(人文社会科学)二等奖。

  才让加还有一个愿望:出版一套学前儿童读物和一套藏族哲学方面的书。他表示,学前教育很重要,特别是藏族聚居区有着丰富的历史文化,比如乡土文化方面,藏语中牛、马、羊等动物在一岁、二岁、三岁等年龄时的称谓都不一样,其中都附着当地的历史文化。学前儿童读物不仅要出版藏文的,还要出版藏汉对照、图文并茂的,相信会取得不错的社会和经济效益。

  传承汉藏文化经典

  藏族文化在很多方面都与藏传佛教分不开。工作以来,才让加出版了一些具有浓郁藏族文化和宗教文化的书籍。其中,画册《佛教法像真言宝典》,是民族出版社建社以来出版的第一部大型画册,填补了这一领域的空白;汉文图书《释迦牟尼大传》(藏译汉)、《第二佛陀宗喀巴画传》,藏文图书《贡唐文集》、《藏医药经典文献集成丛书》等,也都取得了不错的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2003年,《释迦牟尼大传》还在国际书展中成为民族出版社第一部版权交易图书。

  为继承和发扬藏族优秀文化,才让加组织策划了《贡唐丹贝仲美文集》、《东嘎洛桑赤列文集》、《才旦夏茸文集》等大型文集的出版,在藏学界和广大读者中引起了较大反响。

  对于才让加来说,最有兴趣也最为棘手的,或许是藏译中国传统文化经典丛书的出版。由于小时候在牧区长大,才让加的汉语水平一开始并不是太好,在藏译中国传统文化经典著作的过程中,他还得一边学习汉语一边翻译,也因此对藏汉文化也有了更深入的认识和研究。2008年以来,他策划并参与编辑了《大学》、《中庸》、《论语》、《孟子》、《唐诗三百首》等共20部汉藏对照、汉文注音的经典丛书。丛书发行以来,受到藏族干部群众的热烈欢迎。

  最让才让加感到自豪的,是参与策划和编辑了民族出版社大型出版工程《藏医药大典》,并担任该书编委会副主任委员。《藏医药大典》全书60卷、6000万字,收录了638部藏医药学经典文献,为我国迄今规模最大、最权威的藏医药文献编纂工程。《藏医药大典》一出版,就引起了国际藏学界的关注,美国、欧洲等国家的大学图书馆、相关学术机构纷纷征订。2012年11月,国家新闻出版总署将其在尼泊尔国际书展上展出,引起了海外藏族同胞的关注。2013年,该书荣获第三届中国出版政府奖。

  如今,才让加又组织带领“藏文数字出版与数字传播研发推广小组”,正在研发藏文图书数字化出版与传播的技术、方法、途径和管理经营等,为民族出版社其他文种的数字化开发奠定基础、积累经验,也为藏文图书的发行开辟了新的市场途径。

  (本文图片由才加让提供)

上一篇:白玛曲珍:坚守在墨脱的莲花
下一篇:青海湖守护者南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