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3月20日 星期二


“是西藏给了我后半生!”

访“老西藏”、新闻摄影家顾绶康

2014-01-23 09:31:58   来源:《中国西藏》2013年第五期   作者:文/吴志菲

要是没有去过西藏,顾绶康不会是现在的顾绶康。“是西藏给了我后半生!”——他常这么说。从世界屋脊来,他带回了一个西藏、一个他心目中的西藏、一个他镜头中的西藏。


\
著名新闻摄影家顾绶康。吴志菲提供
  
  每逢双休日,在北京玉渊潭公园一角的树林里,一条条长绳拴起一道道藏传佛教的五彩经幡,在一幅幅经幡上面贴着一组组西藏风情的照片。经幡前驻足的观者甚多,场面颇为壮观。常来这里的游人都知道,这是新华社退休高级摄影记者、著名新闻摄影家顾绶康在义务举办自己的微型影展《西藏万象》。

  今生缘定高原

  顾绶康,1933年出生于浙江诸暨,1954年赶上新华社招工,他就到了北京,从此开始了他与摄影的不解之缘。
  
  说起对西藏的恋眷,还得从《春到西藏》这幅油画谈起。这是董希文继《开国大典》之后的又一幅油画,画面上雪山皑皑,碧空如洗,桃花盛绽,几个藏族妇女正在播种。布局匀称得理、色彩艳丽的画面,传达出的浓郁雪山风情在顾绶康心中产生了强烈的震憾。从此,顾绶康的心中萌生了对西藏的神往。1977年,百废待兴之际,新华社摄影部驻西藏分社记者三年轮换制又开始了。年已44岁的顾绶康毫不犹豫地站了出来。

\
胡耀邦、阿沛·阿旺晋美、阴法唐、土丹旦达(前排自右到左)等在一起。顾绶康 摄

  西藏,那是一片离天很近的土地,催发了顾绶康的拍摄欲望,他把镜头伸向雪山世界的各个角落。每天天蒙蒙亮,他便背上照相机,四处走访探寻,抓拍一切新闻、一切他觉得美的人和事。在西藏的近6年里,他相机不离身,多彩多姿的自然景观,诸如常年不化的雪山、峻峭的冰峰、莽莽原始森林、辽阔的牧区草原、纵横奔泻的河流、星罗棋布的湖泊都纳入了他的镜头;西藏独具一格的人文景观,诸如寺庙、宫殿、王陵,古代建筑遗址及唐卡、壁画、雕塑、戏剧、舞蹈都是他猎取的对象;性情豪爽、能歌善舞、勤劳勇敢、热情好客的藏、门巴、珞巴、纳西等民族的生产和劳动、生活、宗教活动,都是他追寻的目标。他置身于这个日新月异的雪山世界,他的镜头忙着伸向西藏社会的方方面面:城市农村、寺庙学校、乡村牧野、文物古迹、风俗民情。
  
  “藏族人有转经的习惯,早晚都转,有空就转。我背着相机,每天一大早就随人流在八廓街上转。”这样,一来二去,他成了拉萨有名的“信教的汉人”、“转经的汉人”。于是,人们接纳了他,他再举起相机,就拍下许多虔诚、真实、友善的镜头。
  
  顾绶康热恋上了这片神奇的土地和世代生息在这里的人们。他“看见山照山,看见石头拍石头”,抓拍一切新闻,也抓拍他觉得美的一切。每当拍片回来,冲洗后精心分类,编成专题;不了解的,立刻查资料或向专家请教。海内外报刊大版地采用了他反映党和国家对民族政策、宗教政策的贯彻落实方面的图片或新闻,在外宣上形成了强大的冲击波。
  
  1980年,本是顾绶康援藏期满的年份,可是他主动请求留任。由于长期活动量过大,空气稀薄、严重缺氧的高原雪域,使顾绶康原本就脆弱的心脏严重超荷,患了心脏病。这样,他恋恋不舍地住进了医院。他的病房正对着布达拉宫,每天在病床上吸氧的时候,便可以欣赏到布达拉宫的景色。有一天,一群鸟飞来,落在窗前的电线上,看上去就像是五线谱和音符。看到这个情景顾绶康马上来了灵感,迅速请人拿来相机,等到鸟群再次飞来的时候,拍下了在西藏的最后一幅照片。照片的主体是“五线谱”和“音符”,背景是雄伟的布达拉宫。顾绶康为这幅充满诗意的照片取名为《西藏的春天》。这是他拍下的告别雪域的最后一幅作品。之后,他不得不离开迷人的世界屋脊。

  采访顾绶康要近距离,而且要大声。这是他多年高原生活的另一个印记——双耳听力严重受损,当他得知及时做高压氧舱就能缓解症状时已经太晚了。

上一篇:多布杰:从铁血英雄到最酷反派
下一篇:怀念藏学研究大家恰白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