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照进 香格里拉 - 最新报道 - 西藏在线

梦想照进 香格里拉

2014-08-19 09:09:44   来源:人民日报海外版   点击:   

巴拉格宗雪山脚下,是云南省迪庆州巴拉格宗旅游开发有限公司总经理斯那定珠的故乡。尘封千年的藏族村落,牛羊成群的高山牧场—巴拉格宗大峡谷如同画廊。从巴拉格宗的大山里走出去的斯那定珠,负债过亿,花了9年时间,修路、带领乡亲一起致富。人们说,从他身上,感受到了梦想的力量。

\
  斯那定珠在巴拉村。新华社记者 侯文坤摄
 
  巴拉格宗雪山脚下,是云南省迪庆州巴拉格宗旅游开发有限公司总经理斯那定珠的故乡。尘封千年的藏族村落,牛羊成群的高山牧场—巴拉格宗大峡谷如同画廊。
 
  过去,因为没有公路,从巴拉格宗到县城香格里拉要4个昼夜。从巴拉格宗的大山里走出去的斯那定珠,负债过亿,花了9年时间,修路、带领乡亲一起致富。人们说,从他身上,感受到了梦想的力量。
 
  为谋生路 走出大山
 
  斯那定珠出生的香格里拉县巴拉村,直到21世纪初,由于道路不通,生存条件恶劣,每到冬季,这里的人只能翻越几米厚的积雪外出借粮为生。
 
  “这些山山水水全都在找麻烦,我们就像被关在里面一样。”拉茸七林老人说,村民们之前并不喜欢这种与世隔绝的生活,村庄一直在走向衰落,从他小时候的60户变成了25户,到斯那定珠回来修路时只剩14户。
 
  改变源自一次4天4夜的跋涉—斯那定珠第一次到县城香格里拉,看到县城的石板路和从未见过的汽车,他激动地俯下身子趴在路上。那年,他10岁。建设一条通往巴拉村道路的梦想,就此扎根斯那定珠心底。
 
  13岁那年,斯那定珠背着父亲默默四处筹集35元路费和几十公斤水晶石,攀扶着山崖,义无反顾地沿着岗曲河离开了巴拉村。
 
  香格里拉、昆明、广州、上海,斯那定珠从摆摊零售到批发代理,生意越做越大。迪庆州第一家五金机械门市部、第一家涮羊肉火锅城,他成为迪庆州最早的千万富翁。
 
  巴拉格宗始终是斯那定珠魂牵梦萦的地方,修路始终是他认准的改变家乡命运的出路。
 
  负债千万 回乡修路
 
  1999年,斯那定珠决定回乡修路。他自己勘测地形,两年徒步4万公里,渴了喝河水,累了倚树而睡,终于完成了线路设计。2004年9月,35公里的盘山公路终于开工建设。
 
  道路沿途需要经过4个藏族村落,修路难免需要占地,为了争取支持,斯那定珠不得不一次又一次出面协商。有的村民不理解,恶语相向,甚至还有妇女往他脸上吐口水。他抹一下脸,笑着说:“孃孃,不要这样,我们慢慢商量。”
 
  在绝壁上修路耗资巨大,斯那定珠的几千万资金很快被“吸干榨净”:变卖了餐馆、五金店,抵押了房子、车子,跑遍了香格里拉的银行,借遍了亲朋好友。修修停停,停停修修,2008年初,这条天路终于完工,斯那定珠梦想实现了,从巴拉村到县城的时间,由以前的4天缩短到1个半小时。而斯那定珠,却背了上亿元的债务。
 
  通车那天,有人不停地给亲戚朋友打电话,体验现代通信的神奇;有人不停地摁动电灯开关,享受瞬间点亮山村的美好。“那一刻,我流下了眼泪。”斯那定珠说。
 
  2013年,就在景区游客迅速增加之时,8月28日、31日景区连续发生两次五级以上地震。“天路”受损30多公里,损失近2亿元。看着自己亲手修筑的公路损毁过半,他反倒安慰村民和员工:“人在,路就在。”
 
  坚守梦想 保护环境
 
  景区开发初期游客较少,斯那定珠始终面临着严峻的还贷压力。一家企业看中了岗曲河的水电,以可观的股份诱惑债台高筑的斯那定珠。他态度决绝:“绝对不行,开发电站对环境的破坏太大!”那段时间隔三差五就有人找到斯那定珠要求合作。
 
  为了斩断这些开发者的念头,他主动将巴拉格宗大峡谷申请为国家级风景名胜区,并将景区纳入三江并流世界自然遗产范围。“有了这个,谁也别想破坏这里的环境和资源。”
 
  斯那定珠开始思考如何让村民在景区开发中富裕起来。巴拉村生存条件恶劣,不少村民想要外迁居住,斯那定珠的合作伙伴原本想要买下村民废旧房屋,却被斯那定珠拒绝。
 
  随着景区建设项目增多,斯那定珠便将部分工程分包给村民施工。“既让村民赚钱,又让村民学技术。”年轻村民如果愿意,可以到景区打工;年老村民维护景区道路,也能维持温饱。
 
  通往外界的柏油路,3层藏式别墅,原来的救命粮苞谷洋芋如今成为牲畜饲料……80多岁的水庄村白玛老人用“做梦”形容家乡最近几年的变化。
 

上一篇:梦想 在雪域高原绽放
下一篇:一个藏族农民企业家的“香巴拉”梦想

|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