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本堪钦·喜饶嘉措 热度:
所属分类:人物 > 著名人物

鲁本堪钦·喜饶嘉措 喜饶嘉措大师是中国佛教界一位卓越的领导人,一位伟大的爱国主义者,也是一位杰出的学者。他为反抗帝国主义侵略,反对内藏上层反动集团的分裂活动,维护祖国统一和领土完整,加强民族团结,为继承和弘扬佛教,庄严国十,利乐有情,为保护和发展藏族文化事业,贡献了毕生的精力。

人物介绍


\


  道韦乡贺卓庄人,清光绪十年(1884)出生,乳名多杰。父名拉隆嘉,母名拉隆吉。五岁时,在哲蚌寺阁芒札仓格西·拉然巴活佛前出家受沙弥戒,居古雷寺学习藏文。5岁时,被送至古雷寺道帏札仓学藏文和经文,7岁出家,起法名为喜饶嘉措(意为智慧的海洋)。11岁时已熟读一般经文,还能给俗家诵经说法。14岁到甘肃拉卜椤寺学习,以五年时间学完了一般学僧十二个春秋才能完成的课程。成绩斐然,深受四世嘉木样活佛的器重。16岁入拉卜楞寺,发奋求学,依止贡唐洛卓和第四世嘉木样协巴·格桑土丹旺秋等诸学者,在贡唐洛卓仓前受比丘戒。21岁去前藏,入哲蚌寺阁芒札仓辩经,虔诚依止精通显密经典和大小五明大学者却珠噶布和波堆·洛桑耶喜丹巴嘉措等善知识三十余人为师,究习大小五明和显密经论,从事讲经、辩论、著述等事业。33岁荣获‘拉然巴’称号,在罗布林卡的辩经考试中名列第一,在布达拉宫辩经法会上辩经,名声大振。是年,排参加大愿法会辩经者立宗应辩名次时,遵十三世达赖之旨意,在精通五明之学者中夺魁者,当属哲蚌寺阁芒札仓之喜饶嘉措,因而,声誉远扬。34岁,遵十三世达赖之命,校勘新刻的布敦仁钦珠文集二十六函,后又校勘《甘珠尔》拉萨新版。他的弟子甚多,最著名的有拉然巴格西·格桑嘉措、格西雄巴·楚臣嘉措等,此外,给许多求知者亲授声明、诗学和文法等,培养人才,大力发展藏族文化事业。五十五岁赴内地,中共政权成立后,为和平解放西藏,作出不懈的努力,后任中国佛教协会会长。73岁,应印度与尼泊尔两国邀请,参加释迦牟尼涅盘二千五百周年纪念大会。


生平简述 


  1905年,21岁的喜饶嘉措又长途跋涉,赴西藏哲蚌寺廓莽学院深造。他潜心佛事,精研经典,系统地掌握了大小十明的深奥教义,并贯通了藏传佛教的最高学位格西拉仁巴(相当于博士学位)。但他深知学海无涯,艺无止境,旋即又转入上、下密院修习密法,精读了宗喀巴《菩提道次第广论》,使他的学问达到了更高的境界。 自1918年开始,喜饶嘉措应十三世达赖之邀在罗布林卡行宫主持古典藏籍的整理校勘工作。经过六年的辛勤工作,完成了《布敦全集》新版29函的校勘、编辑和刊刻工作,受到西藏各界僧俗的赞誉。接着又花了8年的时间,总篡、校勘并出版了卷帙浩翰的佛学经典《甘珠尔大藏经》 ,完成了功德无量的弘法事业。之后,他还重新校刑了西藏著名学者第司桑结嘉措著的《声律学》一书。

  另外,喜饶嘉措在罗布林卡期间不定期积极从事著述,先后有《阐明疑义定鉴》、《不朽金刚霹雳矢》、《功德本体论释》等十余种著作问世。这些论著,对于维护格鲁派(黄教)教义的纯洁性,起了重要的作用。
 

\


  喜饶嘉措以其渊博学识,成为藏区学术界的泰斗,前来求教问难者,不可胜计。他先后在哲蚌、色拉、甘丹三大寺轮回讲授五部大论、著名学者如后来成为十四达赖喇嘛经师的赤江活佛、廓莽学院堪布曲丕嘉波、格西洋巴次成、藏族史学家更登群培、贡巴萨·土登吉札、更浪·洛桑坚赞等皆出自他的门下,俗家贵族也多送其子弟在喜饶嘉措座前求学,如阿沛·阿旺晋美、索康·旺钦格勒、江洛坚索南亚布、德格赛·索南旺堆、擦戎等都曾顶礼于他的座前。从此喜饶嘉措成为桃李遍藏区的大师,他的学生和僧徒中不少成为后来西藏政坛和宗教界的显赫要人。

  1936年,喜饶嘉措应国民政府教育部和蒙藏委员会的邀请,在黎丹等人陪同下,由拉萨出发,取道印度,途经香港、上海到达南京,受到蒋介石、林森等国民党首脑人士的接见。并由杨质夫作翻译,在南京中央大学、上海大菩提学会等处举行报告会。喜饶嘉措以深厚的学术诰诣,先后发表了关于宗喀巴大师传略、 《圣道三要》教义、格鲁派发展史、汉藏文化交流史等方面的长篇讲话,引起了强烈的社会反响,喜饶嘉措的大名传遍京沪。

  1937年,为了沟通和增进汉藏文化交流,让更多的汉族知识分子对藏族及其悠久的藏文化有所了解,喜饶嘉措又应聘为北京、清华、中央、武汉和中山等国立五大学开设西藏文化、历史和佛学理论讲座。大师在讲授过程中,深入浅出,举一反三,受到广大师生的热忱欢迎和高度评价。

  抗日战争爆发后,在中华民族危难当头之际,喜饶嘉措大师不辞辛劳,带领抗战宣传团走遍甘青广大蒙藏地区。发表《为宣传抗战告蒙藏同胞书》和《白螺的声音》,愤怒谴责日寇略罪行。1940年,国民政府册封大师为“辅教宣济禅师”并授大小银印两枚。

  建国后,喜饶嘉措大师受到中国共产党人民政府的敬重和信任,应青海军、政季员会之邀请,大师欣然从海南兴海县赛宗寺回到西宁,受到廖汉生、张促良等领导同志的欢迎,开始了与党合作、为人民服务的新生活。1949年12月,青海省人民政府成立,大师出任第一届政府副主席。1950年,又任西北军政委员会委员、西北民族事务委员会副主任。

\

1954年,第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期间,毛泽东主席和中国佛教协会代理会长喜饶嘉措交谈

  党的民族平等友好、宗教信仰自由的政策为喜饶嘉措大师弘传民族宗教文化事业提供了良好的条件。1950年,喜饶嘉措大师会同赵朴初居士等著名佛教界人士在北京成立现代佛学社并组织出版发行《现代佛学》月刊。1952年,他又作为发起人之一在北京召开了成立中国佛教协会的筹备会议。1953年5月,中国佛教协会成立,喜饶嘉措大师任第一副会长。9月,圆瑛法师圆寂,喜饶嘉措大师出任代理会长。1955年8月,正式当选为中国佛教协会会长。

  1956年9月,中国佛学院在北京成立,喜饶嘉措大师兼任院长。他亲自给藏语班授课、对僧俗学员除要求精研佛典、深入教理、提高文化素质外,更注重爱国爱教、德行戒律的教育。为了广泛传播 民族宗教文化,喜饶嘉措不顾高龄,多次率中国佛教代表出国访问和参加重要国际会议,成为国际交往的友好使者。每次外事活动,喜饶嘉措都以大家风度、谈笑风生、进退自如,处理得十分得体和圆满。因此,被时人誉为国际友好往来的和平使者。

  另外,喜饶嘉措作为一位杰出的学者,在发展新中国藏文翻译出版事业方面也做出了重要贡献。解放初,他校审了全国政协一届一次会议通过的《共同纲领》,指导翻译了1954年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一届一次会议通过的我国第一部宪法。后来,又参加了《毛泽东选集》的翻译审订工作。同时,为组织、建设和培养新中国第一批藏语文翻译出版队伍浸注了大量心血。

  党和人民给这位佛学大师以很高的荣誉。喜饶嘉措先后当选为青海省第一、二、三届人大代表,第一、二届人民代表大会代表,全国政协第一、二、四届委员会委员、第三届全国政协常委,青海省第一、二、三届政协常委。
解放初期、喜饶嘉措大师利用他特殊的地位和威望,在宣传党的民族宗教政策、消除历史上遗留下来的民族隔阂、促进民族团结、稳定社会秩序、和平解西藏、维护祖国统一等方面,发挥了别人无法替代的重要作用。

  1952年前后,青海牧区的人民政权尚未全部建立,土匪、特务活动猖厥、社会秩序很不安定。喜饶嘉措大师不辞辛劳、多次前往牧区开展宣传教育工作。还率领西北军政委员会组织的民族慰问团青海分团赴黄南地区,把党和政府对少数民族的关怀和温暖带到广大蒙藏群众中。这对团结群众、安定人心、推动人民政权的建设起到了积极的作用。当时贵德县昂拉部落头人项谦受马步芳残部军官的裹协控制,企图负隅顽抗。喜饶嘉措大师受青海省委的派遣,先后四次前往昂拉劝晓项谦头人,昭示党的民族平等、团结的政策、帮助其解除疑虑。经过多方面的工作,谦头人终于认清形势,放下武器、投向人民。黄南地区人民政权建立后、项谦还担任尖扎县县长和黄南藏族自治州副州长。

  喜饶嘉措大师拥护党中央关于和平解放西藏的重大决策,积极为西藏的和平解放奔走呼号。1950年秋,大师曾多次写信给西藏的故旧、学生,并亲自向西藏发表广播讲话,说明当时国内形势发展情况,宣传党的民族宗教政策、表达他对西藏故土和人民的怀念之情,衷心希望西藏地方政府派代表谈判,争取和平解放。他的书信特别是广播讲话,在西藏各阶层人士特别是在上层贵族中产生了很大的影响,对于解除种种疑虑、稳定人心起到了重要的作用,1951年,西藏地方政府派出以阿沛·阿旺晋美为首席代表的代表团赴京和谈。途径西安时,喜饶嘉措又语重心长地叮嘱他的学生阿沛·阿旺晋美说:据我一年多来的观察,毛主席、共产党是伟大的,他们制定的各项政策是好的,尤其是对待少数民族的政策是正确的,你们完全可以信赖,由衷地希望谈判成功。大师的努力,对中央人民政府与西藏地方政府《十七条协议》的顺利签订,无疑有着积极的影响。

  抗美援朝时,喜饶嘉措大师对美帝国主义的侵略行径义愤填膺,他会同青海省民族宗教界一些上层人士、联名上书毛主席、朱总司令,要求参加抗美援朝的伟大斗争。

  1959年,西藏少数上层反动分子发动武装叛乱,公开背叛祖国,有的国家和国际组织也乘机干涉我国内政。喜饶嘉措大师对此十分愤慨,旗帜鲜明地反对制造民族分裂的种种论调。

\


  对于喜饶嘉措大师在促进民族团结、维护祖国统一等方面卓有成效的努力和贡献,党和人民政府给予了高度的评价。毛泽东、朱德、刘少奇、周恩来等同志多次称誉他为“爱国老人”“藏族学者”。毛泽东主席还曾亲自写信,对大师予以慰问和勉励。中央特拔专款在北京雍和宫后面为大师修建一处禅院,并为大师配有秘书和汽车。1960年,周总理将北京龙华寺一口重达4000公斤的明代铸造的大铜钟送给大师,青海省人民政府拔专款在循化道帏修建一座钟楼,以示对大师功德的嘉勉。

  喜饶嘉措大师对党有着深厚的感情,他用藏文写了许多赞颂共产党和毛泽东、朱德、周恩来、刘少奇等领导人的诗歌。他常说:“党对我的恩情和三宝(佛、法、僧)给我的恩情一样大,正是共产党的教育和培养,才使我的思想认识不断提高。党和人民政府信任并器重我,为了报答党的恩德,我要将一切献于众生的事业。”

  大师这样说的,也是这样做的。在重大原则问题上他总是毫不犹豫地与党和人民站在一起。他胸怀坦荡,从不陷瞒自己的观点。他很关心党和政府的各项工作,对成绩,他热情赞扬;对缺点错误,他敢于提出意见。他认为应该贯彻群众路线,发扬民主作风,让人民信任党、拥护党,并紧紧团结在党的周围。他强调坚决贯彻执行民族平等、团结、互助和民族区域自治政策,大力培养少数民族干部。此外,他还对“大跃进”期间在牧区盲目开荒,影响畜牧业生产的缺点和错误,也提出过严肃的批评。

  喜饶嘉措大师还以高度的责任感和良好的工作作风躬身从政。他经常深入基层,联系群众,调查研究,体察民情。在宣传教育各族群众的同时,把发现的新情况、新问题及时反馈到各级政府,积极配合党和政府做好各项工作。 喜饶嘉措大师十分关心自己的家乡。为改变家乡落后面貌,他曾亲自主持创办学校、维修寺院、绿化荒山,造福桑梓。故乡道帏的土地上浸流着大师切的期望和赤诚的爱。 喜饶嘉措大师虽然身居高位,但生活十分简朴。他穿的衣服换来换去。总是那么几件。饮食以素食为主,最喜欢吃的是炒面和他老家常吃的豌豆面稀饭。他待人热情诚恳,不分上下尊卑,一律平等。他身体力行,率先垂范,以自己的表率来教育和影响干部和僧俗群众。 六十年代,随着全国性“左”的倾向滋长漫延,喜饶嘉措大师受到不公正待遇,从北京遣返青海。在1966年开始的“文化大革命”中,大师更受到严重的冲击和迫害。造反派不顾大师年老体弱,进行批判游斗。这位学贯藏汉,才高八斗的佛学大家,终因不堪残酷的折磨于1968年11月1日含冤逝世,终年85岁。他的逝世是中国佛学界的一大损失,也是中华民族的一大损失。

人生历程


  喜饶嘉措1884年诞生于青海省循化县道帖乡一个贫苫农民的家庭。循化县在青海省东部,位于黄河之滨,自古以来是多民族、多宗教的一个地方。那里的居民以撒拉、回、汉和藏族为主,分别信奉伊斯兰教、佛教,道教,还有信奉民间宗教的后来喜饶嘉措大师多次说过:循化这个地方,是个多民族、多宗教地区,但各个民族、各种宗教亲密团结,友好相处,历史上从来世没有发生过一民族针对另一民族、一种教派针对另一种教派的民族之间的武装械斗、民族仇杀和宗教战争。这种情况在其它地方还不多见。各民族同胞、各种教派亲密团结、友好相处的优良传统,使喜饶嘉措从小受到熏陶,在他幼小的心灵撒播了相亲相爱、和谐相处的种子。这对他后来的成长与发展以深刻的影响。

  道帏乡有座寺院,叫古雷寺,喜饶嘉措从小被父母送到该寺当喇嘛,当地藏语叫“ 阿卡”。“ 喜饶嘉措” 足他入寺后师傅给他取的法名,原名已被人遗忘。

  按当地习俗,小孩被送进寺院后,主要应由家庭提供生活费用,其次靠施主发放市施。可是喜饶嘉措家很穷,养不起。他只好给寺院擦拭法器、点酥油灯、添加净水.打扫卫生,用这样一些劳务来换取食物。古雷寺是座小寺院,因地处偏僻,布施的人世不多。所以喜饶嘉措从小过着十分贫穷的生活,常常是有一顿,没有一顿;饱一顿,饿一顿。在寺院里,喜饶嘉措一面做一些劳务,一面刻苦学习,藏文水平和佛学知识都有明显进步。

精通佛学


  喜侥嘉措先后在拉卜楞寺,塔尔寺等安多地区著名的寺院学经。 1905年 20岁时,前往拉萨,在哲蚌寺郭芒扎仓得到进一步深造的机会。

  他到拉萨的头一年,即1904年,以荣赫朋为头目的英国远征军翻越喜马拉雅山,对我国西藏进行第二次大规模武装入侵,烧杀抢掠,毁坏寺院,枪杀僧尼,对藏族人民犯下了滔天罪行。西藏僧俗军民在十三世达赖喇嘛土登嘉措的率领下,进行了英勇的抵抗。但是,由于敌强我弱,力量对比悬殊,藏族军民的抗英斗争最后遭到失败,被迫签订城下之盟—— 《拉萨条约》。十三世达赖喇嘛上登嘉措亦被迫离开拉萨,流亡内地。

  喜饶嘉措到拉萨的时候,拉萨和整个西藏当时正沉浸在一片悲愤的气氛之中,有识之土在反思,在奋斗,在寻求祖国富强和民族复兴的道路,爱国主义热情空前高涨。 20岁的喜饶嘉措,也是个热血青年,所有这一切,使他受到感染,受到震撼。受到教育。他虽然没有参加那场气壮山河的抗英斗争,但也使他受到一次爱国主义的洗礼。逐渐使他学会了、懂得了要把个人的命运,与民族的兴衰荣辱,祖国的存亡绝继紧密地联系在一起。

  这期间,他辗转名刹古寺,遍访高僧大德,精心苦读。潜心向学,虔诚佛事,钻研经典。对藏传佛教必修的大小五明进行了系统的学习和研究,精通藏传佛教的主要经典显宗5 大部和慈氏5 论。 “ 显宗5 大部” 是:《因明学》,《般若学》、《中观学》、《俱台学》和《戒律学》。 “ 慈氏5 论” 是:《现观庄严论》、《庄严经论》、《宝性论》、《辩法法性论》和《辩中边论》。以及历代高僧对它们的注疏和阐释。此外还学习了藏密的基本经典。 12年以后, 1916年的拉萨传召大法会上,当着来自全国藏区的几万名僧众, 32岁的喜饶嘉措以他渊博的知识,雄辩的口才,智压群芳,以优异的成绩获得了藏传佛教的最高学位——拉让巴格西。

  一年多以后,即1918年,十三世达赖喇嘛土登嘉措委托喜饶嘉措主持校勘编订著名佛学大师布顿的著作《布顿全集》和第司·桑杰嘉措文集。由于这一工作做得很出色,深得十三世达赖的赞赏和信任,也得到宗教文化界的广泛赞誉。因此,十三世达赖又委托喜饶嘉措主持校勘编订并重刻藏文《大藏经·甘珠尔》。这是一项极其重要而又十分繁难的事业。喜饶嘉措受命之后,即着手组织专家学者和雕刻经板的工匠,开始工作。

  《大藏经·甘珠尔》是一部重要的佛教经典,在历史上《甘珠尔》有多种版本,布达拉宫脚下的居民区,叫“ 雪” ,那里有个较大规模的印书院,曾刻印一部《甘珠尔》,传统上称作“ 拉萨版《甘珠尔》 ” 。由于年代久远,很多木板都已磨损,字迹模糊,需要重新雕刻。喜饶嘉措大师的主要任务就是对照原来的版本,指导工匠雕刻。在雕刻过程中,喜饶嘉措发现拉萨版有一些明显的错漏,他对照纳塘皈和德格版等其它版本,做了一些校勘,改正了一些明显的错漏。这是一项十分细致、又十分艰巨的工作,没有相当的水平就无法识别,也就无从校勘。从1918年开始,到1932年,持续了14年,尚未完成。直到十四世达赖喇嘛时代,才告结束。

  解放以后,喜饶嘉措担任中国佛教协会会长、中国佛学院院长,成为中国佛教界众望所归的一位领导人。赵朴初在谈到大师在佛教协会的建设和我国佛教工作方面的贡献时说: “ 大师在主持中国佛教协会工作期间,认真贯彻共产党和政府制订的方针政策。他到祖国内地名山圣地视察工作,每到一地,必关心僧尼生活。他坚持,佛法在世间,不离世间觉' ,要求佛教徒‘ 为创造现实的人间极乐世界而奋斗' 。他十分重视僧伽教育,在兼任中国佛学院院长时,亲自给藏语班授课,除要求他们精研佛典、深入教理。提高文化素质外,更重爱国爱教、德行戒律教育。对于政府的工作,他既大力协助,又无私建言。他尖锐批评有些人不认真学习和研究宗教政策,不了解各民族地区风俗、习惯、宗教信仰的不同特点,把正信佛教混同于迷信,对下面正当的宗教信仰横加干涉,为亲者痛,仇者快。他的坦荡胸怀,中肯批评,至今扰如见其人,如闻其声,发人深省。 ” 朴老又说: “ 喜饶嘉措大师对佛学显密兼修,解行并重,精通慈氏五沦,尤擅于中观,深研大小五明,辩才出众。在校刻大藏经《甘珠尔》、《布敦全集》、《德司·桑杰嘉措全集》等宏篇巨著,整理其他藏文佛经中,部作出了很大贡献。他长期讲授宗喀巴大师《菩提道次第广沦》,深入探讨《大毗婆沙论》、《大智度论》奥旨,撰《济龙活佛传》、《驳旧派的反驳》、《劫火阵》等,并为黎丹等人校订《汉藏大辞典》。《喜绕嘉措文集》仅是其著述的一部分。他对佛教哲学、文学、藏族文学、文化、历史都深有造诣。 ”

大师愿望


  热爱全世界人类的善良的人们:现在世界上正在进行着极难忍受的、非正义的战争和残酷的压迫,好战者在肆无忌惮地使用闻所未闻、见所未见的毁灭性的武器,在惨无人道地杀戮善良者的生命和掠夺财产,疯狂地摧毁自由,阻碍贸易,侵略他国领土、领海、领空,强在他国境内建立军事基地,他们作尽了一切伤天害理、寡廉鲜耻的滔天罪恶,使大地上充满了暴风雨般的苦难,棘荆般的歧视,烈火般的敌对状态。这种不能容忍的、比魔鬼和野兽还野蛮的行为,激汤着正直善良的人士的良心和慈悲而至于泣下,也觉醒了深受灾害的广大人民,他们认识到:与其在灾难下无谓地死亡,孰若团结一心,效法着“集蚁杀狮”的譬喻,起来作英勇的斗争,就是牺牲也是光荣的。识者认为:假如那般人中败类的好战者,不知敛迹而继续作恶,诚如平常所说:“不破卵壳,不出鸡雏,不灭诸恶,不能成佛。”只有各国人民团结成为一支牢不可破的大军来消灭它和鎭压它,此外再无其他方法了。

  可是我们是极端反对战争的,经云:“无诤无辩为上乐,丰衣足食最幸福。”即自己之不愿受苦难,卽知他人亦不愿受苦难;即自己之喜爱快乐,卽知他人亦喜爱快乐;即自己之憎恨战争,卽知他人亦憎恨战争;即自己之珍视幸福,卽知他人亦珍视幸福。战争除毁灭人类的前途外,毫无其他任何意义。胜利永远属于眞理而决不属于行骗者,属于广大羣众,而决不属于一小撮人。

  人无不宝贵其自己的生命、财产、亲属、鄕土的,假如压迫者本身的父母、子女、丈夫、妻子、朋友遭受到杀害的痛苦、财产被掠夺的痛苦和文化被毁灭的痛苦,试问能忍受吗?以自己为例,推而广之,不去压迫他人,是最善良的品质,也是能够保卫世界和平的大英雄。假如自己不能忍受极其微小的痛苦,而对于残酷的压迫他人却丝毫无动于衷、那就无论贤与不肖,皆知其较禽兽有过之而无不及了。

  各权威伟人们!消除敌对,彼此伸出友谊之手,以实际行动,衷心地友爱合作,忏悔过去压迫的罪行,并保证今后不再重复,互相坦白地承认、消灭并原谅错误,互相发扬和称颂善良,彻底清除罪恶思想的残馀,扩大人道主义的思想;这样,和平是绝对可以获致的。

  贪瞋、我慢、嫉妬的恶行,决难结成美妙的果实。拿出善良的心为全世界广大人民建设、恢复并发展幸福的经济和文化的生活而努力是最高尚的;分别国家、民族、优劣的壁垒,把人类导向苦难,是最卑鄙的。相互在平等的地位上和轻松的气氛中,普遍建立起如金练般牢不可破的和平关系,不仅是善良者的愿望,也是我们佛敎所指的“世界太平年岁丰,粮食佛法俱增长,安乐圆满而充实,一切希望皆实现”的宏愿。

  人类的安危,掌握在各大国的手中,愿你们控制我慢、贪、瞋发扬和平慈悲的精神,把一切人看成自己深恩的父母,使世界上永远不需要杀人的武器,互相亲如同胞兄弟般地和平共处。并望伟人们创造出一个崭新的异体同心的表率来倡导天下,使世界上一切人类洋溢着平等幸福的海潮,写下一页万年犹新的光辉灿烂的历史。

  一个奉行佛法的老沙门,谨合掌当胸为此虔诚祈祷,并以所有一切法力功德,悉皆迥向全世界快乐幸福的生活祝其早日实现。

  善良的人们!团结起来为和平的事业而奋斗吧。 

标签:喜饶嘉措 爱国 学者

上一词条:华宝藏 下一词条:张经武

| 收藏
更多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