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3月20日 星期二


重返岗德林

2013-11-05 10:45:48   来源:《中国西藏》2013年第三期   作者:文/张小平

岗德林乡位于拉萨市堆龙德庆县乃琼区,是我的第二故乡,是我与西藏结缘的起步之地,也是我终生与西藏相伴的梦起之地。从它走进我的生活时算起,到今天,已经过去了整整半个世纪!


\
50年前和全班同学在布达拉宫下的合影。 徐盛 摄
  
  岗德林乡位于拉萨市堆龙德庆县乃琼区,是我的第二故乡,是我与西藏结缘的起步之地,也是我终生与西藏相伴的梦起之地。从它走进我的生活时算起,到今天,已经过去了整整半个世纪!

  半个世纪的记忆与牵挂
  
  1963年初春,我以中央民族学院少数民族语言文学系藏文专业三年级学生的身份第一次踏上西藏的大地,走进的第一个农村就是位于拉萨郊区的岗德林乡。在那里,我和正在经历民主改革的翻身农奴一起建立基层政权、开展生产、移风易俗。在朝夕相处中,我学习藏语,和老乡们交谈,在村民会议上发言,在小学教孩子们唱歌。在那里,我还知道了仓央嘉措,会背诵他的诗歌。4个多月的朝夕相处,使我深深地爱上了这块美丽富饶的土地和勤劳、智慧、开朗、豪放的藏族人民。

  从1963年7月20日离开岗德林,我一直没有机会再次踏入岗德林的土地。
  
  这些年来,岗德林名声鹊起,成了西藏知名度很高的一个地方。从广播、报纸和网上我得知,在堆龙德庆县这片土地上,建起了拉萨经济开发区,岗德林建起了远近闻名的蔬菜水果生产合作社。在网上能收集到几百条有关岗德林的报道。这些信息都一次次让我兴奋。我知道,岗德林正在和西藏同步前进。但是我的那些藏族朋友,他们现在生活得怎么样,哪些老人还健在,都使我魂牵梦萦。

  2011年8月30日,在离开岗德林48 年后,我利用在拉萨短期出差的机会,在友人的陪同下,终于再次踏上了这块土地。这是我的一次探亲之旅,我的回乡之旅。

  走进岗德林蔬菜大棚

  一过堆龙河上的大桥,就是岗德林的地界了。一切都是那么熟悉,一切又是那么陌生!
  
  现在岗德林以蔬菜花卉合作社闻名。我们的车在写有“堆龙德庆县岗德林蔬菜种植农民专业合作社蔬菜花卉展示交易中心”标志的建筑物前停了下来。门前有个卖西瓜的摊位,经打听是岗德林自己生产的。这让我惊讶不已。拍照后我们驱车向北径直进入蔬菜种植大棚区,想找当地的老乡问路。汽车在大棚区足足走了有五六分钟,可见面积之大。
  
  这时我看见路上站着一位身着黄色体恤衫的中年农民,便下车向他打听这里是不是岗德林,认不认识一个叫次仁顿珠的人。让我没想到的是,他就是岗德林的人,更巧的是他和次仁顿珠住一个村——恰噶村,他们还有些亲戚关系呢!他叫丹增吾珠。他满口答应领我们去小次仁顿珠家。
  
  我们自然要先看看这些塑料大棚。在整齐笔直的水泥大道两侧,齐刷刷地坐落着几十座蔬菜大棚。走进丹增吾珠承包的大棚里,只见他的爱人正在埋头为西红柿整枝除草,大棚里温度很高,散发着西红柿和豆角、辣椒清新好闻的气息。他家承包了四个大棚,种蔬菜,每年都有不错的收入。

\
岗德林八村公交站牌。

  藏式民居印象

  在丹增吾珠的引领下,我们穿过青稞地,来到次仁顿珠家。正是收割的季节,地里堆放着金黄色的青稞垛,散发着清香甘甜的味道。
  
  这是一座藏式庭院,一扇大型的藏式民居大门,大红色的基调,雕梁画柱,屋顶有牦牛角装饰,洋溢着祥和的情调,使我顿生出一种天然的亲切感。出来迎接我们的是次仁顿珠的大女儿边巴。她告诉我,爸爸去拉萨过雪顿节了,过一两天才能回来。这不免使我感到遗憾,但我毕竟是40几年后再次走进了次仁顿珠的家!我兴奋地走进院里,就像走进我自己的家,没有一丝陌生感。院子里干净清爽,煨桑炉、手压水井、自来水、厨房、储藏间应有尽有,院里还停放着摩托车。

  46年前,我走进的次仁顿珠的家是个很破旧的房子,那是我在西藏的第一个家。
  
  现在我看到的房子是几年前新盖的,属于“安居工程”。这一代新房早已实现人畜分住。依照古老的习惯,新的藏式民居仍然讲究房屋离开地面而建,这样既防潮,又有一种居高望远、敞亮明快的感觉。新屋前是一个一二十平米大小的平台,实际上就是一座花坛,几十盆花草,把这座农舍装点得红红火火。牵牛花爬满了一墙。我不禁感叹:半个世纪了,次仁顿珠屋里的藏柜上摆放着许多奖状和证书。经询问才知道,大女儿边巴是村里的科技特派员,另一个女儿在西藏民族学院毕业后分配到阿里噶尔县工作,儿子在拉萨做保安工作,几个孩子都有文化,都很出息。

  边巴一边忙着打酥油茶,一边给次仁顿珠拨通了手机,听到我来了,他高兴的不得了,马上让女儿把手机递给我。
  
  次仁顿珠也有手机了。这不禁使我感慨万分。1963年我第一次来到岗德林的时候,那时别说是电话,连广播喇叭也没有,开会要一家一家地通知。离开岗德林后,由于没有通讯工具,我和次仁顿珠中断联系30多年。1997年我援藏期间虽然有一次短暂见面,但因为他仍无电话,所以我回内地后联系又中断了。我在电话中对他说:这回你有手机了,再也丢不了了,我可以随时把你找到!电话那头传来了他爽朗的笑声。

上一篇:西桑老人的故事
下一篇:那年去墨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