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3月20日 星期二


西桑老人的故事

2013-11-05 10:30:17   来源:《中国西藏》2013年第三期   作者:文·图/侯苗苗

西桑认真地说,回想自己当农奴的一生,现在能过上幸福的生活,都是共产党给的。如果一个人不喜欢共产党,他就是个不懂得感恩的人。中国有很多的民族,各民族之间要团结。


\
已然荒芜的朗色林庄园。

  在西藏著名的桑耶寺南面,隔江相望的地方,是山南地区扎囊县朗色林村地界,建于帕竹地方政权时期的朗色林庄园就在这里。
  
  朗色林庄园是西藏封建农奴制社会的一个缩影,它有着几百年的延续性及巨大的规模,是研究西藏封建庄园形成和发展时期的历史见证。西藏民主改革之后,朗色林庄园已然荒芜了半个多世纪。这个今非昔比的庄园,承载了许多人一生的故事,西桑便是其中的一位。
  
  西桑老人生于1927年,今年86岁。他出生在那曲,父母同在那曲的一个贵族家当佣人,从而结识成婚。西桑出生后,父母仍在这个贵族家干活,每天没有工钱,仅能得到一些吃的和穿的。西桑14岁时去了拉萨。因为父亲和军队的队长是朋友,这个队长家需要一位保姆,就让西桑到拉萨去做了。这一去西桑就再也没有见过自己的父母。在他15岁时,父母先后去世了。当时西桑在拉萨,还不知道父母去世的消息。在西桑26岁被队长的管家带到朗色林庄园后,在扎其乡另外一个村当佣人的老乡才得以告诉他父母去世的消息。西桑还有一个小妹妹,他们当年在那曲分开的时候,妹妹还很小。后来兄妹俩就再也没有见过面,妹妹也从此失去了音讯。
  
  西桑在朗色林庄园干活之前,也在其他几个贵族家当过佣人。到庄园后,一干就是四年,主要是当帮厨。旧朗色林庄园的庄园主名叫班觉晋美,他出生在朗色林,平时住在拉萨,在旧时西藏地方享有很高的地位。西桑回忆说,他在庄园当佣人的时候,班觉晋美一般不会来这里,有专门的管家在这里管理。庄园里的农奴按月发糌粑吃,有时也会发一些茶、肥肉。每月只发一次,不够也得够。白天在庄园里干活,晚上有闲余时,就去贵族家做羊毛梭,可以挣点粮食。
  
  四年后,朗色林庄园旁边开始修路,西桑就要求不在庄园干活,而要和军队一起修路。在他看来,修路是在为政府干活。至于为什么做了四年农奴后能从庄园里出来,据西桑说,因为他不是朗色林本地人,是从那曲过来的,所以去留还是有一定的自由。修完路后五六年间,他一直住在租来的没有门的房子里,在那个时候认识了他的老婆。老婆是当地人,也是农奴出身。

\
西桑老人家里的佛堂。
  
  西藏和平解放的时候,西桑二十多岁。民主改革完成后,朗色林庄园被解放,庄园的旧领地在政府的重新建制下变成了村,政府给旧农奴们安排了住处,让他们在村里种地。西桑也分到了房子,就在朗色林庄园的旁边。后来庄园装修,才搬到现在的住处。
  
  解放后,西桑在村里主要是务农。西桑有一个女儿,他与女儿女婿生活在一起,他还有一个外孙。目前他们都在泽当县打工。家中分得7亩集体承包耕地,主要用来种小麦和油菜,留作自食,还尚无温室大棚。家中除了一只陪伴西桑老人的狗以外,没有看到其他的畜禽。
  
  与我们见到的其他村民家的房屋不同,西桑家的房屋不是两层高的小楼,而是只有一层,西桑说准备给小院盖个围墙。西桑说,这房子是2011年他们从庄园附近的旧宅搬过来时,靠政府的安居工程款修建的。房屋总建筑面积112平方米,政府出资3.8万元,他们又从银行贷了2000元,共花了4万元盖起了这幢房子。客厅墙壁上挂着领袖像,像上挂着洁白的哈达。领袖像的正下方桌子上,靠墙摆着一个长方形的玻璃相框,里面是西桑女儿和孙子的几张照片。西桑老人摩挲着照片一一给我们介绍。
  
  西桑老人的老伴比他小三岁,因为心脏病去世已经四年了。老伴去世的时候,西桑非常难过。他说,几年过去了,现在已经习惯了一个人住,不会因为女儿外出打工不能在家陪他而觉得特别孤单。如果女儿呆在家里陪他,就没有人工作挣钱了。女儿做的是拉电线的活儿,一般冬天不打工,一直在家。女婿是汉族人,跟女儿一起在泽当县打工。我问为什么找汉族结婚,西桑笑着说是缘分,他觉得女婿人很好。外孙在在朗玛厅唱歌,回家很少,今年只有藏历新年的年三十那天回来,初一有人打电话来叫,就又走了。
  
  西桑全家都参加了农村社会养老保险和农村新型合作医疗。女儿会定期去扎其乡里的农行帮西桑领取60岁以上老人的养老金,除此之外西桑还能享受到县里给80岁以上高龄老人送到家里来的补助金。我问西桑知道不知道离自己家不到两百米之遥有个敬老院,他说知道,而且还去过,觉得里面特别好。但当我问他想不想去里面生活时,西桑说不想去,因为他有孩子来照顾。虽然在里面有其他老年人可以每天在一起聊聊天,但西桑表示自己一个人已经习惯了,“不喜欢聊天,人多反而拘束,不幸福”。
  
  一个人呆着的时候,西桑大部分时间在念经。有时候看看电视,在新闻节目里看到“毛主席、邓小平、江泽民、胡锦涛、习近平”等党和国家领导人就很高兴,觉得共产党和解放军特别好。西桑认真地说,回想自己当农奴的一生,现在能过上幸福的生活,都是共产党给的。如果一个人不喜欢共产党,他就是个不懂得感恩的人。中国有很多的民族,各民族之间要团结。“大家团结我就特别高兴。我们吃的穿的全都是共产党给的,所以我要为党祈福”西桑笑着说。

上一篇:在那格桑花盛开的地方
下一篇:重返岗德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