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3月20日 星期二


一个老西藏支边青年的回忆

2013-10-24 09:30:01   来源:《中国西藏》2013年第一期   作者:文·图/田翠芝

上个世纪六十年代,地处中原腹地的河南有一批热血青年义无反顾的踏上去西藏高原事农、戍边的征程,我是当年其中一员。回忆起这段尘封已久、鲜为人知的历史,不禁思绪翩跹、感慨万千。


\
1975年在澎波农场同湖北医疗队的同志留影(前右2为作者)。
  
  上个世纪六十年代,地处中原腹地的河南有一批热血青年义无反顾的踏上去西藏高原事农、戍边的征程,我是当年其中一员。回忆起这段尘封已久、鲜为人知的历史,不禁思绪翩跹、感慨万千。

  艰难的进藏路途
  
  我家在河南襄城县城,1966年春末,西藏军区要在襄城县招人,男女不限,但必须是商品粮户口。全县有几百人报名,有47人被选中,其中就有我。当时,许昌市、漯河市、襄城县三地共140多人被录取。7月下旬,我们在许昌换上军装,编了班排,就踏上了进藏的路程。
  
  火车经过几十个小时的运行,到达了西宁。在西宁待了不到一星期,我们便分乘几辆张着帆布蓬的解放牌军用大卡车,向西藏进发了。一辆车载20多个人,大家拿着背包当座位,互依互靠地拥挤着。当时,进藏公路的路况很差,出西宁没多远,就给我们一个“下马威”──日月山下的公路被洪水冲垮了。我们全体下车,帮助搬石头、运沙土填路基,抢修公路。大家个个累的上气不接下气,这使我们初尝缺氧的滋味,对青藏高原的艰苦有了最初的体会。
  
  由于路况差,加之车上载满了人,所以卡车走得很慢。根据行程安排,我们只能在兵站食宿。当时,兵站上的伙食很差,每顿都是乏味的陈大米饭和炒干菜,味同嚼蜡,许多人根本吃不下。途中如果错过了兵站开饭的时间,就只能以几块饼干充饥。越接近西藏,海拔就越高,气候也就越恶劣。出发时的单衣早就不敌寒冷,沿途我们加了绒衣加棉衣,最后裹上皮大衣还嫌冷。由于天冷和高原反应,很快就有人生病。尽管如此,我们坚决牢记进藏时带队领导叮嘱的话:“在西藏工作需要闯过气候关、生活关,去掉身上的‘娇、骄’二气。”为此,大家都表示,走一趟进藏路,就是一次洗礼、一场考验,一定要经受住艰苦,决不后退。
  
  过了格尔木,就基本上见不到树木和人家了,只剩下冷清的戈壁、空旷的荒漠,偶尔能见到游云一样的羊群、牛群和氤氲的炊烟点缀其间。我们到达五道梁兵站时,天已经很晚了,四周一片漆黑。因为这里海拔高,是青藏公路上气候最恶劣的地方之一,所以大家的高原反应都非常强烈,头疼难忍,张大嘴呼吸还觉得气不够用。一路上嘻嘻哈哈的我们,这会儿都成了“哑巴”。刚安顿下来,天就下起滂沱大雨。下雨时到处云雾茫茫、雨阵如矢,兵站的院子里也转眼积水成河。不过,高原上的雨都是阵雨,又因为这里是沙土地,所以雨过地皮干。第二天早上,带队领导照样领着我们出操,尽管大家都气喘吁吁的,可还都坚持列队,没人退缩。

\
1979年探亲时在日喀则扎什伦布寺与丈夫留影。

\
在拉萨劳动人民文化宫留影(这个文化宫现已拆除)。
  
  雨后的高原,碧空如洗,朝阳把如黛似玉的山峰变得光灿灿的,一望无际的荒漠被绿色的植被覆盖着,其间点缀着五颜六色的小花。放眼望去,整个大地犹如一匹巨幅的锦缎,美不胜收。
  
  进藏途中停车休息的时候,我们发现高原上老鼠很多,且硕大如兔,后来知道它的学名叫鼠兔。公路两旁遍布鼠洞,呆头呆脑的鼠兔蹲在不远处,瞪着圆溜溜的黑眼睛打量着人们。当你试图接近它的时候,它就忽地钻进了洞里;等没了动静,它就又钻出来,摇头瞪眼地张望你,似乎在同人捉迷藏。

  初到西藏的日子

  经过十来天艰难的行程,我们终于到达了拉萨。乘坐的卡车直接开到了八一农场。到这时,我们才知道到达了目的地,也知道我们是来当军工而不是来当兵的,因此,大家都颇有失落感,但这种情绪很快就被兴奋、新奇所冲淡。几天后,又得知郑州、开封、洛阳、新乡、安阳也有支边青年要来。据我了解,这次河南进藏的支边青年大概有1000多人。
  
  农场的军工都穿军服,但不戴领章帽徽,隶属西藏军区生产部,番号是404部队。生产部不仅务农,还办工业、商业、副食加工业、养殖业等,从某种意义上说,是军垦事业开启了西藏工业、农业现代化和经济繁荣的大门。

  当时,西藏军区生产部在拉萨、山南、林芝、米林、易贡、察隅、林周、澎波和江孜等地都设有农场。农场也称团,场按部队建制,设有司、政、后机关。到拉萨后,场里给我们发了工资(每月31.2元),还组织我们去市里购买日用必须品。当时,“文化大革命”的形势发展很快,拉萨市里的红卫兵正在闹“破四旧”。场领导特别叮嘱我们:“买东西时,说火柴,不要说洋火;说肥皂,不要说洋碱;说蜡烛,不要说洋蜡……否则,会惹麻烦。”
  
  我们发现,拉萨的人们都把去商店说成逛公司,也许与《逛新城》这首歌曲有关。但是,当时我眼中看到的拉萨城和歌词中所描述的场景不同。走上拉萨街头,到处是破旧的帐篷和低矮的藏式平房。当时拉萨只有人民路一条街道,只有一家国营商店,唯有白墙金顶、巍峨高大的布达拉宫,在明媚的阳光下显得富丽堂皇、无比壮观。
  
  拉萨的商店不大,积满灰尘的货架上稀稀拉拉地摆放着少量的商品,商品品种也很少。我们要买餐具,商店只有搪瓷碗和勺子,没有瓷碗和筷子,无可选择,我们也就“入乡随俗”。

上一篇:新中国成立后的第一个藏语班
下一篇:马可波罗游历过“吐蕃州”